四川新闻网首页
四川 | 原创| 国内| 国际| 娱乐| 体育| 女性| 图片| 太阳鸟时评| 市州联播| 财经| 汽车| 房产| 旅游| 居家| 教育| 法制| 健康| 食品| 天府新区| 慢耍四川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频道  >  川菜美食  >  川菜课堂
新闻热线:028-85171608 QQ:2226834809

犹记当年肥肠面

2016年04月18日 14:12:48
来源:成都日报
编辑:李仕丽

  猪大肠为一道不错的菜肴,小可街边叫卖,大可登宾馆酒楼。我喜欢吃肥肠系列食品,想来与我小时候那段“肥肠面情缘”有些关联。

  新中国成立前夕,我4岁多就开始发蒙了,背着一个小书包,跟着大哥哥们到北街小学去念书。我家住在灌县(今都江堰)离堆公园附近,过了南桥后还要经南街、东街、锦幅街才能到达学校。中午散学没有回家,就到外婆那里吃碗肥肠面,饭后直接返回学校,大大缩短了往返距离,也减轻了我这个小娃娃的劳顿。外婆家住在东街“水利府”旁边,所谓水利府就是管理都江堰水利工程的衙门,1949年后变更为“都江堰水利管理处”,地址也移迁到公园路。当时,水利府前的空坝里就摆了个肥肠面摊摊,生意十分火爆。肥肠面摊摊不卖早点,上午10点前到我外婆铺子里搬出寄放的厨具桌凳,并撑起一把大大的桐油纸伞,这才生火煮起一大锅肥肠。看样子肥肠头天晚上已经炖软,一倒进锅里就油爆爆的,香味扑鼻。摊主是一个小半百的男人,另有两个女人,分别为40来岁和20多岁。将近中午,前来吃肥肠面的人渐渐增多,也包括水利府中的官员们。当我到达外婆家时,虽然摊摊上顾客还多,但那碗香喷喷的肥肠面早就放在铺子里了。每当我吃到一定时候,那个20多岁的女人总爱舀点肥肠添在我的碗里,并笑眯眯看我一会儿。

  久而久之,我似乎意识到她像一个人——站在北街小学外边山头上的疯女人。差不多我们学校每天在操场里开早会时,有个女人就站在文庙山下的小山头上看着我们,老师说那是个疯子不要理会,还要我们多加小心。我将此猜想告诉外婆,外婆肯定地说,那个疯女人就是肥肠面摊主的侄女。她家在农村,前不久自己的小孩在水塘里被淹死就气疯了,被丈夫撵了出来,寄人篱下。外婆说她是清洗肥肠的能手,先用盐巴去掉肥肠的臭气,又用醋和葱叶揉去肥肠的腥味,然后放在地面上搁置一段时间,再次清洗后才放进毛边锅里清炖,并加入生姜、花椒等。她头晚上没有睡多少觉,天亮后又急急赶到学校外的山头上远望学生们,以思念孩子。其实,她大多数时候清醒,偶尔短路,从来没有打人骂人。她模样俊俏,那些来吃肥肠面的顾客都禁不住要多看她几眼。

  1949年底成都和平解放,解放军进入灌县,农村的土改运动即将开始。一天中午,那个年轻女人的丈夫从农村赶来将她带走,她走之前特地为我添加了双倍的肥肠,又抚摸着我的头、噙着泪水离开,她让我至今难忘。

  自从她走后,肥肠面摊摊的生意大不如先前,大概因这里只能饱口福而没有眼福了吧。

无标题文档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