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网首页
四川 | 原创| 国内| 国际| 娱乐| 体育| 女性| 图片| 太阳鸟时评| 市州联播| 财经| 汽车| 房产| 旅游| 居家| 教育| 法制| 健康| 食品| 天府新区| 慢耍四川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频道  >  文化要闻
新闻热线:028-85171608 QQ:2226834809

敦煌壁画临摹师 临摹品也有创作和生命

2017年01月06日 15:44:25
来源:四川日报
记者:吴晓铃 编辑:苟艾琳

  观众拍下绚丽多彩的壁画临摹品。

  2016年12月26日,“丝路之魂——敦煌艺术大展暨天府之国与丝绸之路文物特展”在成都博物馆开展。在负一层的敦煌壁画厅,70幅临摹壁画精品浓缩了敦煌壁画的多姿多彩。如今,大师临摹的壁画已成准文物。

  为了尽量在壁画自然损毁前留住它的精美,中国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对敦煌壁画大规模临摹。今年54岁的临摹师高鹏,是众多临摹师中的一个。他和同伴们数十年如一日,用手中画笔再现了中国传统绘画的超群技艺和华美壮丽。高鹏认为,即使临摹品,也有画者的创作,同样也充满生命。

  壹

  严格

  耳朵到眼睛的距离用卡尺卡

  敦煌壁画有多美?1944年,著名画家张大千在重庆展出自己临摹的敦煌壁画,让热血青年段文杰从重庆远赴甘肃。史苇湘、欧阳琳等老一辈壁画临摹师,正是被敦煌壁画的壮美打动,终生留在了敦煌。

  1981年,刚从中央美院毕业的高鹏,同样也是怀揣着梦想到了敦煌从事壁画临摹。那时的条件,和老一辈相比还没太多改变。“我们就住莫高窟外土坯房,一间小库房要住五六个人。喝的水,就是窟前沟里的。”高鹏说,临摹条件还算有改善,“老前辈们通常只能用汽灯,或者拿镜子把洞外阳光反射进去,再用白纸反射到需要观察的地方,我们那时已经有电灯了。”

  刚到敦煌的临摹师可以进洞临摹,“但敦煌艺术研究所有严格的‘三查四检’,也许两三年、五六年后的作品仍然是废品。”高鹏说,作品出炉送检最严格的时候,壁画人物耳朵到眼睛的距离都要用卡尺卡。而为了避免画师偷懒,直接在壁画上蒙白纸勾勒临摹,敦煌艺术研究所第一任所长常书鸿还要求画师不允许原比例临摹。

  为此,画师们最多的工作要花在观察壁画上。他们的眼睛就像“扫描仪”,一点一点地将所有信息复制到脑海里。直到对洞窟壁画的结构、色彩完全成竹在胸,才开始真正的创作。

  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训练,高鹏如今已可以在评判年轻画师的临摹品时,“一眼就能看出错在哪里。”

  贰

  费时

  画一平方米至少一个月

  再现壁画恢宏是一个精细活。高鹏说,“在以前没有3D技术时,我们前10年、甚至15年临摹的每一幅画都必须在洞里完成,只为临摹时不出一点差错。即使现在,像我这样画了30多年的临摹师,完成1平方米的壁画也可能动辄就要1个月甚至3个月。”

  在张大千、段文杰时代,临摹还只能徒手起稿勾勒,现在则可以通过幻灯片将洞窟壁画的影像打到墙上,蒙上纸、铅笔勾线,再对照洞窟原壁修稿。当自认底稿可行之后,还得同事相互评判,一定要得到大家认可,才可进行后期着色部分。高鹏说,临摹敦煌壁画,主要就是为了尽可能定格它的现状。“所以我们选择的颜料都是矿物颜料,绘画技法也是一样的。敦煌壁画经过一千多年还能存在,我们的临摹品应该也有很长的保存时间。”

  然而画形容易,画神难。业界有一种说法,敦煌壁画如此气势恢宏、题材丰富,绝非普通工匠能够完成,其间一定有各个时代的绘画大师参与创作。怎样再现他们的风采?同样要费时琢磨。高鹏说,同样一幅临摹品,普通人可能觉得看起来和原壁画差不多,“但我们就能看出有的笔法很黏,有的则具有人文的雅致气息。”

  如此繁复、枯燥的程序,有的临摹师受不了苦中途离开,更多的人选择了坚守。高鹏说,他曾在临摹榆林3窟时,在洞里一呆就是十四五个小时,午饭也不愿出洞吃,“上世纪80年代,榆林窟一个月才有一两拨游客,安静氛围中,留给临摹者的就只有精美壁画的震撼了。”

  

  创作

  要融入画师的情绪和思考

  在这次敦煌壁画展厅中,很多人感叹“比在现场看更震撼”。也有人质疑:临摹品就是假的,假的再好看也不如真品有价值。鲜为人知的是,早年常书鸿、段文杰等大师临摹的壁画,早已成为准文物。高鹏说,临摹敦煌壁画本身就是在与大自然的侵蚀赛跑,而很多临摹品不光是把壁画刻板复制下来,还体现了临摹人高超的艺术创造力。

  此次展出的壁画中,大多风格古拙,颜色的黯淡、画面的缺失,被临摹人真实表现出来,俨然让人身临其境。但段文杰临摹的《都督夫人礼佛图》却色彩艳丽,人物衣袂飘飘的造型,容易让人想到“吴带当风、曹衣出水”。

  这幅礼佛图,实际上受风沙侵蚀,如今早已不存在。段文杰早年临摹时,也已经残破不堪。但他据自己深厚的艺术修养,在颜色处理上,还原了浓烈的盛唐气象。这种张大千开创的复原临摹,甚至比原创更有难度,“它既要求临摹品不能与原作相差太多,又要融入自己的情绪和思考,要画得传神。这幅临摹的礼佛图,如果不具备挥洒的个性和开阔的心胸,绝对临摹不出艳而不俗的效果。”高鹏说。

  这种戴着镣铐的舞蹈,高鹏和他的伙伴们乐在其中。“我们现在也有壁画的3D打印品。结果有一次展出,策展方一对比打印品和临摹品,当即选择了临摹品。因为临摹的壁画能看出画家的情绪和创造力。”也正因为如此,年轻时不甘一辈子为他人作嫁衣,高鹏也曾一度动摇过,后来却慢慢体会到了无尽的快乐。“很多人总要问,这样为别人的作品牺牲一辈子值不值得?”高鹏说,敦煌壁画有4.5万多平方米,凝聚了历史上各个朝代艺术的精华。如果我们能再现其中的极小部分,让大家不去敦煌就能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之美,那就已经是他最大的成功了。

无标题文档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