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网首页
四川 | 原创| 国内| 国际| 娱乐| 体育| 女性| 图片| 太阳鸟时评| 市州联播| 财经| 汽车| 房产| 旅游| 居家| 教育| 法制| 健康| 食品| 天府新区| 慢耍四川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频道  >  文化要闻
新闻热线:028-85171608 QQ:2226834809

用糖画鸡蛋壳作画文化传承人手中的鸡味年俗

2017年01月09日 10:28:26
来源:天府早报
编辑:张皙

鸡自古有着“文武勇仁信”五德,是取之不尽的题材

  生肖鸡年就快到了,各种各样的鸡饰物、鸡年货、鸡美食也让人提前感受到了鸡年的喜庆和温馨。自古以来,鸡的“文武勇仁信”五德,代表了人们道德的追求,因此成为许多文人墨客取之不尽的题材,民俗上也有博大精深的文化:“鸡”与“吉”谐音,又被视为吉祥之禽,在四川的民俗文化中,关于鸡的形象也以各种形式存在着:可以是剪纸里昂首挺胸的雄鸡,糖画里拖着长长羽尾的锦鸡,即使其又小又薄的蛋壳也可以经巧手雕琢变成艺术品。生肖鸡年就快到了,天府早报记者近日走访探寻,以“鸡”为题,为你串联起民俗年味儿。

  蛋壳画传承人陶蓉

  120元买下一颗“怪蛋”创作

  成都锦里,游人如织。蛋壳画传承人陶蓉和弟弟陶新生的蛋壳画摊位吸引着不少游客驻足。生肖鸡年就要到了,陶蓉计划创作一些以鸡和凤凰为元素的蛋壳画作品。

  蛋壳变身精美工艺品

  陶蓉美术中专毕业,一次突如其来的兴趣,提笔在鸡蛋上画了一幅画。她将这个蛋保留在家中,后来被一位搞工艺品销售的朋友发现,帮她拿去卖了10元钱。陶蓉很惊讶地发现,她在蛋壳上画画居然能卖钱。此后,陶蓉便放下工作,把全部精力投入到蛋壳画上。陶蓉的蛋壳画工艺大致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在蛋壳上雕刻花纹或者图画,另一种是直接用工笔画的技艺在蛋壳上绘画,关羽神勇、黛玉楚楚、山水神秀、卡通可人……题材丰富。

  不论是雕刻、微书或是绘画,陶蓉一直拿蛋壳做文章。“不同的材质可以做不同的画。”陶蓉说,比如接近于茶色的蛋壳可以拿来雕刻,白色的可用做镂空处理;青色的鸭蛋壳适合画山水,白色的则可以画人物、脸谱。此外,大到鸵鸟蛋小到鸽子蛋,陶蓉都有办法将它们“物尽其用”,来制造不同的艺术效果。

  一次就开百枚蛋创作

  传统蛋壳画是在整个蛋壳上作一幅全景画,或者镂空制作成为蛋壳微雕工艺品。可陶蓉却在半面蛋壳上绘画、雕刻、甚至是写微书。能够用于创作的蛋壳,一定是表面光滑没有颗粒的。很多时候,陶蓉一次就需要打一百多枚鸡蛋,怎么处理这些蛋清和蛋黄?“只能送给朋友和邻居,有时候我们小区门卫都叮嘱‘最近别给我送鸡蛋了’。”

  三四年前,陶蓉在市场上发现一颗形状奇特的鸡蛋,她形容其外形就像乌龟背上驮了一条小蛇,“长得那么怪,哪个买嘛。但我看到它就真是爱不释手。”精明的商家似乎看穿了陶蓉的心思,直言这颗蛋不卖,“跟我同去的朋友喊价‘60元卖不卖’,对方不松口,后来我抛下一句,‘120元卖不卖,不卖我就走了’,才把这颗怪蛋拿下。”陶蓉用120元“高价”买下的这颗鸡蛋,后来由弟弟陶新生刻上了《弟子规》,成为了一件精致的蛋壳画作品,并被一位买家相中。

  剪纸传承人龙玲

  剪过最小的鸡仅指甲盖大

  一把剪刀,一张红纸,在栩栩如生的剪纸鸡作品里,都有一个主题故事和美好寓意。剪纸作品多是平面的,但剪纸传承人龙玲却寻思着变化,将剪纸图案印上绣球——这不,鸡年春节就快到了,以剪纸鸡为元素的绣球寓意阖家欢乐、吉祥如意,在市场上热销。

  在龙玲的家里,各种以鸡为主题的剪纸琳琅满目。“每一幅作品都有一个故事。”龙玲向记者展示了一幅几年前剪的“八鸡八鼠”图:八个面代表“发”,“鼠”寓意招财,“鸡”象征大吉,整幅作品寄予来年财运多多;另一幅作品是近期完成的生肖鸡剪纸——两只鸡立于大石上,其中的大红公鸡做昂首挺胸状。龙玲说,“石”谐音“室”,“鸡”谐音“吉”,“室上大吉”寓意合府安康、生活富裕,作品里盛开的繁花预示着花开富贵、吉祥如意。

  擅长现场即兴创作的龙玲在和记者聊天间隙,随手捡起一块剪纸剩下的边角余料,顷刻之间,一只小鸡已初具轮廓。龙玲透露,她剪过的最小的鸡仅有指甲盖大小,而最大尺幅的长达十几米,由十几只不同形态的鸡组合而成。为了剪出栩栩如生的鸡形象,龙玲多年来留心观察鸡的形态、姿势甚至也亲自喂养过鸡,“鸡是十二生肖里做得最多的。”龙玲说,一方面鸡有着吉祥的寓意,另一方面鸡又是人们饭桌上的食材,非常常见。

  龙玲的剪纸艺术在传承的过程中也在不断创新,她一直在思考,如此让剪纸艺术更贴合市场,走进大众生活。最开始她尝试将剪纸作品融入扇子、小挂件、万花筒,到现在她把它们做成了灯笼、绣球——用无纺布材料制作的绣球共有12片,代表着“月月红”。

  糖画传承人陈启林

  一口气绘7只形态各异的鸡

  糖画以糖作“画”,在四川民间又称“倒糖饼儿”。过去,糖画艺人肩挑摆摊,走街串巷,人聚落摊,现做现卖。

  上世纪80年代初,糖画传承人陈启林成为一名糖画学徒,3年出师,“最开始是用笔画出熟悉的动物形态,再学着倒出大小均匀的糖饼、牵糖丝,最后才是用糖作画。”1989年春节,在原文化公园灯会展上,主委会邀请陈启林负责做一条糖龙,经过他主骨,并指导制作下,团队用了3吨糖,做了一条长约20多米的糖龙,市民因没有见过体型如此硕大的糖画,整个灯展期间,每天从早到晚,一直都有人排着长队,要和“巨龙”留影,大家都说“排着长龙看糖龙”。

  糖画最大的特点就是“观之若画,食之有味”,一把满盛金色糖稀的勺子便是画笔,在陈启林手中宛若书画家笔走龙蛇。记者好奇问“陈师傅画过哪些形态的鸡?”他笑着表示,愿意露上一手,于是,舀起一勺糖稀,在光洁的大理石板上开始作画。陈启林画鸡有的仅几笔勾勒,一只奋起奔跑的雄鸡形象就立体起来;有的先用线条勾出轮廓,再以糖代墨填色,细节处用刀按压,刻画出蓬松羽毛。不一会儿的功夫,七只形态各异的鸡已铺满大理石板:尾羽长长的锦鸡身姿娇美,体小清秀的小鸡呆萌可爱……在成都人的童年里,转糖饼是抹不开的记忆,“现在的孩子尝的不再只是糖饼的味道,更多的是一种对传统文化的感受和体验。”陈启林感慨地说。

  记者 段祯 摄影 赵霞 实习生 陈祝悦

无标题文档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