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网首页
四川 | 原创| 国内| 国际| 娱乐| 体育| 女性| 图片| 太阳鸟时评| 市州联播| 财经| 汽车| 房产| 旅游| 居家| 教育| 法制| 健康| 食品| 天府新区| 慢耍四川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频道  >  书香四川  >  文艺评论
新闻热线:028-85171608 QQ:2226834809

现在还流行“黑”城里人吗?

2017年02月14日 11:11:08
来源:羊城晚报
编辑:张皙

  “地域歧视”之类的情节在前几年的都市剧中很常见,城里人总是牛气冲天地“欺负”乡下人。没想到,最近在深圳卫视晚间黄金档热播的电视剧《淘气爷孙》,又把这类矛盾重新激化呈现给观众,导致有观众连喊弃剧:“编剧尺寸拿捏有问题,三观不正。”

  导演侯明杰在接受采访时解释,这样的题材具有现实意义,“我们想通过这部戏关注老人与孩子之间的代沟,有时候我们会发现,老一辈教育孩子,反而是在互相教育,老人从孩子身上也得到很多东西。”

  城里人VS乡下人

  都市类电视剧为了加强戏剧冲突,往往会在情节设置上做极端化处理,“城里人”与“乡下人”的矛盾就是编导们爱做文章的一个点。《淘气爷孙》的故事讲述:80后小夫妻王东和陈薇薇有个5岁的孩子嘉乐,孙子在城里外公外婆的溺爱下成长,由于外公住院,远在东北乡下的爷爷奶奶来到上海照料孙子,一场关于地域文化、生活习惯和教育理念的大战就此展开。

  虽然剧情的最终结果都会是乡下人逐渐适应大城市、“规规矩矩”地生活,城里人也不断适应乡下人的节奏,四个老人为了各自的儿女以及一个孙子达成一致意见,但是,由于《淘气爷孙》随时随地显露出的“地域歧视”场景,让许多观众觉得不舒服。

  剧中,爷爷奶奶来到上海照顾外孙,姥姥一上来就冲爷爷使出下马威:“老王,我跟你说,现在到了上海了,你得跟上上海的步调。”“行李要用消毒水擦一擦,嘉乐的身子骨比较差,你们摸他时手要消毒。”“亲家,你好像对孩子的耐心不够,说话嗓门太大了。”“你在你农村抽烟,怎么抽我不管,但现在这是大城市,不行,我建议你把烟戒掉。”……不仅是姥姥一脸嫌弃,就连爷爷奶奶不会用“智能马桶”,也遭到孙子戏弄。

  关于孩子的教育,也引发了“城里”外公外婆与“乡下”爷爷奶奶的严重分歧。外公外婆溺爱孩子,任由孩子自由发展,坚决不打,就连起床、上厕所都要按照日程表进行,孙子小便时要爷爷、外公吹口哨,刷牙时要播放《小苹果》,撒泼打滚就能要到高级玩具;而乡下爷爷的教育理念完全走向了另一个极端,爷爷是特种兵出身,一直想用军事化的方式教育小孩,为了不让孙子养成坏习惯,势必将恶人做到底,孙子淘气,爷爷不仅要揍人,甚至不让孙子吃饭,但对小孙子的爱也融化在“淘气老顽童”的一举一动中。

  凤凰男VS孔雀女

  随着剧情发展,“爷孙”大战、“亲家”大战已经从主线变成辅线,由于邻居顾青引起的一连串误会,王东和陈薇薇的婚姻陷入危机,各种对撕大戏开始上演。“凤凰男”和“孔雀女”的结合再次引发观众热议:“妈妈说,好女不嫁凤凰男?婆婆说,娶妻不娶孔雀女?”

  刘欢饰演的“凤凰男”王东来自农村,作为倒插门女婿,家庭地位低,对家庭中所有人爱得卑微没底气,却又想极力证明自己,改变家庭地位。刘欢在接受采访时说:“王东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左右逢源。他会牺牲自己,去讨好丈母娘,安慰自己爸爸,最终的目的是想让家庭更和睦。”王东就好像家中的粘合剂,虽然活得很艰难,但也不可或缺。徐芃溪饰演的“孔雀女”陈薇薇是个时尚辣妈,有新时代女性的成熟与干练,但也多少带有一些傲娇,遇事有时得理不饶人。

  “凤凰男”和“孔雀女”在近年的社会新闻中,经常被作为“黑化”对象出现。《淘气爷孙》似乎在寻找这两类人结合的平衡点,“凤凰男”具备吃苦耐劳的韧劲,“孔雀女”也有视金钱如粪土的个性,即便生活一地鸡毛,两人总能找到调和办法。刘欢如此解读这种夫妻相处模式:“不管是夫妻还是男女朋友,两个人的相处一定要建构一个平等感。”

  虽然这部剧三观的建构有些极端,但对于一部春节档播出的电视剧,“合家欢”属性也很明显,“家”才是《淘气爷孙》的内核,正如“爷爷”杜源宣传这部戏时关于“幸福”的解读:“幸福的家庭就是大家有时间能在一张桌子上去吃饭,我觉得这是最幸福的事。”

  龚卫锋

无标题文档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