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网首页
四川 | 原创| 国内| 国际| 娱乐| 体育| 女性| 图片| 太阳鸟时评| 市州联播| 财经| 汽车| 房产| 旅游| 居家| 教育| 法制| 健康| 食品| 天府新区| 慢耍四川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频道
新闻热线:028-85171608 QQ:2226834809

加减出入 揭秘成都手游走出国门“回春”四字诀

2017年09月11日 10:31:20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钟美兰 王勤 编辑:姜兰
 

  成都格斗科技有限公司办公室

  《浴血长空》:

  下载量一度高居美国苹果App Store应用总榜第一

  《少女前线》:

  韩国苹果游戏榜成功登顶

  《苍翼默示录》:

  一年内获得苹果App Store首页推荐累计3000多次

  ……

  回春之路

  ●2012年 尼毕鲁海外试水成功,成都发布移动互联网产业扶持政策,成都移动游戏大会召开,这一年被称为成都手游元年。

  ●2015年 成都手游企业黑马,曾收获200万美元投资的成都卡尔维科技有限公司宣布破产,成都手游进入冷却期。

  ●2016年至今 成都手游企业和从业人员双下降,而整体产业规模与之前相比差异不大,多家企业实现出口合同金额超1000万美元。

  8月17日,由成都本土企业动鱼数码研发的手机游戏《浴血长空》获得GooglePlay和苹果App Store全球推荐,在24小时内,下载量高居美国AppStore应用总榜第一和游戏下载榜第一——成都本土研发的游戏,首次登顶美国双榜。此前不久,成都数字天空发行的手游《少女前线》,在韩国苹果游戏榜成功登顶。去年4月,成都格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91Act)研发的《苍翼默示录》在全球发行,一年内获得苹果App Store首页推荐累计3000多次。

  然而,成都手游的发展,也经历了曲折。从2015年开始,因为成都手游企业急剧减少,外界普遍唱衰成都手游,而成都商报记者调查发现,经历市场洗牌,成都手游行业虽然出现了从业人员和企业数量的下降,但是整体产业规模与洗牌前相比差异并不太大。而且,去年多家企业实现出口合同金额超过1000万美元,许多公司开始利用优势,布局海外市场。成都手游,正在焕发第二春。

  现状

  多家公司

  去年出口合同超千万美元

  早上坐地铁上班,车厢里许多上班族都会捧着手机,玩《王者荣耀》等手游打发时间;到了周末,邀三五好友“开黑”,更成了时兴的娱乐方式。《王者荣耀》,正是一款由成都团队打造的手游,除了它,还有不少手游从成都走出,取得了成功。成都手游,现状如何?

  卖得好

  “仅靠一款游戏,就已实现盈利”

  8月17日,由成都动鱼数码研发的3D空战手游《War Wings》(中文名《浴血长空》)在全球安卓、苹果双端同步发布。

  据动鱼数码副总裁李杨介绍,目前《War Wings》已同步登陆除了中国大陆地区之外的所有国家和地区,在北美和欧洲等全球多地区表现抢眼,除登顶英美地区ios榜单总榜第一外,累计在34个国家和地区登顶,130个国家和地区进入前10。GooglePlay商店内评分稳定维持在4.5分左右,截至8月28日,在GooglePlay上《War Wings》已获得20000余次优质评论,双平台全球累计超过30000余次推荐。

  91Act的创始人姜磊每天都打开APP Store看该公司游戏《苍翼默示录》的排名。去年4月在全球发行后,该游戏已经被APP Store编辑累计首页推荐3000次。“一个手游品质好不好,看苹果应用的编辑推荐次数;卖得好不好,看月流水和营业收入。”姜磊说。

  《苍翼默示录》已经为该公司创造了数亿元的流水收入。“我们仅靠这一款游戏,公司2016年已经实现盈利。”姜磊说。

  来自成都高新区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尼毕鲁、炎龙、卓杭、雨墨、数字天空、艾塔科技等多家企业当年出口合同金额超过1000万美元。“从成都的文化输出产品来看,这个体量非常大。从目前和未来来看,能达到这么大体量的文化输出的产品只能也只有手游。”成都高新区移动互联网协会秘书长张正刚说。

  走得远

  成都公司爱丁堡建工作室

  此外,不少成都的手游企业,都已布局海外。2016年4月到6月,91Act耗时一年研发的《苍翼默示录》,开始在东南亚、北美、欧洲和韩国等地区先后上线。

  91Act创始人姜磊说,《苍翼默示录》以二次元客户(喜欢动漫的客户)为目标,是一款2D对战格斗游戏。因为公司团队小,除了有特别规定的国家和地区之外,91Act都是自己发行,不投广告吸引流量,以质量取胜,这款游戏上线一周年来,已经被APP Store编辑首页累计推荐3000余次。

  “靠质量取胜的公司,说得最多指标是编辑推荐数。而对靠广告投放流量的企业来说,说得最多是流水,这部分企业流水多,但是因为有广告分成,利润并不高。”姜磊说,这款游戏下载量长期保持在榜单二十名以内,“对于我们小公司来说,一个产品甚至不需要成为爆款,只要在细分市场找准自己的定位,一年就能够带来千万元的利润,这个利润对于几十个人的小公司来说,足够大。”

  成立于2014年的成都天象互动科技有限公司,从2016年起,开始全面布局海外市场。

  “一方面受腾讯和网易两大巨头的夹击,另外一方面,像我们这么大体量的企业,到了一定发展时期,需要更大体量的业务和更广的市场。”成都天象互动公关负责人张岚说,天象互动出海有两种方式,一种是逐渐渗透,另一种是大胆嫁接。

  2017年2月,天象互动在英国爱丁堡成立了天象爱丁堡工作室,成为第一家进军苏格兰游戏行业的中国企业。“海外用户喜欢的游戏风格和形象都与国内有很大的差异,因此我们的研发团队都来自当地,他们更加熟悉海外用户的口味,避免走弯路。”

  成都手游垂直化平台游戏茶馆CEO王佳伦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手游企业出海已经成为一种趋势,也是成都区别于北上广深等城市的重要特征。

  背后

  “加减出入” 成都手游再启航

  实现高流水,做出了特色,走出了国门,成都手游,成功的秘诀何在?一言以蔽之,就是“加减出入”四个字。

  加

  ■ 手游企业在成都遍地开花,2013年成都手游企业多达600家,从业人员达到3万人,手游年产值超过130亿元。

  数据显示:

  手游企业曾多达600家

  尼毕鲁,在2008年到2011年,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公司,主要做产品外包。随着智能手机时代来临,该公司创始人迅速意识到,未来是属于移动手机游戏的,带着前三年积累下来的1000万元资本,他们开始抢滩手机游戏领域。

  2011年6月,他们的第一款游戏——《海岛帝国》在苹果App Store上线,很快取得了不错的市场反响,并通过游戏内道具及广告,取得丰厚盈利。

  “从我们做第一款游戏开始,我们的定位就是全球。过去是,现在是,未来也是。”9月8日,尼毕鲁CEO徐子瞻对成都商报记者说,从2012年到2014年,尼毕鲁在海外平台游戏的收入,占公司全部游戏收入的98%以上。

  尼毕鲁试水海外成功,与2012年6月成都发布移动互联网产业扶持政策,和2012年底成都移动游戏大会召开,被并列称为成都手游元年开启的三大标志性事件。2012年,被称为成都手游元年,成都,被誉为手游第四城。

  次年3月,知名应用商店市场数据分析服务提供商App Annie对外发布2012全球App开发商收入榜前52位名单,其中2家中国企业上榜,这两家企业均来自成都高新区——成都数字天空科技有限公司和成都尼毕鲁科技有限公司,分列第48和第52位。

  “行业内打听,这两家企业月流水收入过千万,又是首次两个中国手游企业上榜,这些事件给入局手游行业的创业者带来极大的信心。”成都手游垂直化平台游戏茶馆CEO王佳伦说,两家公司的海外数据刺激和吸引了许多手游行业创业者,人员开始从北上广回归,手游企业在成都遍地开花。

  一年后,来自成都高新区的数据显示,2013年成都手游企业多达600家,从业人员达到3万人,2013年手游年产值超过130亿元。

  减

  ■ 成都手游行业虽然出现了从业人员和企业数量的下降,但是整体产业规模与之前相比差异并不太大。

  从业人员:

  “捞一笔就走”会被淘汰

  2015年春季,成都手游企业的一匹黑马——成都卡尔维科技有限公司宣布破产,标志着成都手游行业进入冷却期。

  卡尔维至今为圈内人士所津津乐道。2011年,卡尔维开发了一款游戏《战神之怒》,在当时迅速受到关注,该公司先后获得200万美元的投资,但不过短短的两年,该公司就宣布破产。

  它的突然崛起、快速扩张以及迅速坍塌,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成都手游发展的阵痛。来自成都高新区的数据显示,成都手游企业已经由2013年的600家锐减为300家,从业人员也从3万人下降到了1.3万人。成都手游企业和从业人员双下降,让整个行业乃至外界开始唱衰成都手游。

  不过,无论是幸存者还是失败者,都认为当时过多的手游企业是不正常的状态。

  “有不少人是抱着捞一笔的心态进入这个行业,在游戏品质和长远打算上没有下足功夫。当行业快速发展,玩家对游戏要求越来越高,自然就被淘汰,这是一个非常正常的现象。”徐子瞻说,这是一个行业的正常洗牌过程。

  姜磊甚至认为,泡沫挤掉,整体上提高了成都手游的竞争力。“大量资本涌入带来了泡沫,那个时候不管是否是技术骨干,只要有从业3到5年的经验,月薪可高达3万元,大大提高了运营成本。”

  卡尔维核心成员王毓立反思当年的失败时认为,失败的原因在于盲目夸张,到处收购团队,不管是否具有研发力量,当时两三千万的投资全部都耗费在3支收购的团队上,最终一个产品都没有研发出来。“那个时候大家都在抢人,只要有从业经验的都会被抢,但是事实上这些人根本没有单独研发产品的能力。”王毓立说,当时《战神之怒3》先后卖过国内外的代理权,但是最终都没有发行,原因是产品只研发到30%就被发行商抢购,产品因为技术不到位无法成型而流产。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经过市场的洗牌,目前成都的手游行业反而实现了一种健康有序的发展。王毓立说,现在游戏产品至少完成度要达到80%,发行商才会购买,在购买时,还会充分评估团队的后期运营能力。

  记者梳理数据发现,成都手游行业虽然出现了从业人员和企业数量的下降,但是整体产业规模与之前相比差异并不太大。对比高新区公布的数据发现,2013年手游年产值超过130亿元;2016年51家规模以上游戏企业营业收入为120.5亿元,两者比较接近。

  出

  ■ 成都手游企业在海外更具优势,这种优势使得成都手游企业有能力去抢夺海外市场。

  行业媒体市场负责人:

  优势是研发力量,劣势是发行渠道

  “经过市场的检验,幸存下来的企业各有自己擅长的领域,而这种能力的提升,使得企业出海更具有竞争力。”姜磊说,借助出海,成都手游有望迎来新的契机,文化产品就跟乘坐飞机一样,飞机航运成本是固定的,每多发行一个国家和地区就多增加一位乘客,可能赚双倍甚至更多的钱。

  9月4日,AppAnnie分析数据后认为,一方面,中国移动游戏市场蕴含着巨大的增长潜力,但是由于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小型发行商在本地脱颖而出的难度越来越大,尤其还要对抗腾讯和网易等巨头强大的营销能力和市场覆盖,因此无论从策略还是财务方面的考虑,海外市场都越来越具有吸引力。

  另外一方面,全球移动游戏市场近年来发展迅猛,蓬勃发展的国际扩张与盈利机遇大势已定,再加上腾讯和网易巨头对于本土市场收入的逐步蚕食,其他发行商纷纷被迫出走海外。

  对此,多位圈内人士表示,这只是一方面原因,而更重要的是,成都手游企业在海外更具有优势,这种优势使得成都手游企业有能力去抢夺海外市场。

  被称为手游行业资深媒体的《游戏葡萄》的市场负责人认为,成都手游企业的优势是规模小但研发力量雄厚,《王者荣耀》和《花千骨》两个现象级游戏诞生在成都就是一个例证;劣势是资源比较匮乏,发行和渠道比较弱,《王者荣耀》同样是一个例证,研发在成都,而发行由深圳总公司在负责。

  李杨评估,目前成都幸存的300家企业中,有80%到90%企业都是研发企业,从国内市场来看,国内大的发行和渠道商都主要集中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

  姜磊认为,中小型企业的特点是具有创新性。一些非标准化的游戏产品只能诞生在小企业,成都与北上广相比没有优势,但是一旦放在国外,成都的劣势就被抹平了,海外市场能够让成都扬长避短,让创新性产品发挥最大的效益。“这些非标准化的创新性产品在非常成熟的海外市场,用户更加愿意为此付费。”

  入

  ■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因为各地文化差异,用户的口味非常不一样,这一点,研发方面必须考虑。

  业内人士:

  手游出海需“入乡随俗”

  出海形势一片大好,但是出海还需要考虑各地文化差异。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因为各地文化差异,用户的口味非常不一样,这一点,研发方面必须考虑。

  姜磊认为,跟优质IP合作是一种获得全球竞争力的游戏经营模式。《苍翼默示录》与日本Arc System Works合作,把街机游戏《Blazblue》优秀的动作设计和流畅的打斗还原到了手机上。“通过原作IP所沉淀的品牌和内容,产品品质能达到更高的水准。”

  AppAnnie分析数据后提出了建议。目前全球范围内策略类游戏通过直接应用内购买实现了最佳盈利,但是活跃用户数最高的当属街机游戏,要想在境外获得成功,发行商要在应用中融入可以灵活转换的设计和玩法元素,打造出能够在所属类别中产生广泛吸引力的游戏。

  成都商报记者 钟美兰 王勤 摄影报道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