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网首页
四川 | 原创| 国内| 国际| 娱乐| 体育| 女性| 图片| 太阳鸟时评| 市州联播| 财经| 汽车| 房产| 旅游| 居家| 教育| 法制| 健康| 食品| 天府新区| 慢耍四川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频道  >  文化产业  >  舞台艺术
新闻热线:028-85171608 QQ:2226834809

纪录片《我只认识你》感动大众 导演赵青讲述幕后故事

2017年11月15日 09:44:13
来源:北京日报
记者 袁云儿 编辑:姜兰

  没有强烈的戏剧冲突,没有过分煽情的画面,两位耄耋老人的日常生活,却让人感受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真情,也引发了公众对阿尔茨海默症、养老等社会话题的关注。纪录片《我只认识你》正在以众筹观影的模式在全国上映,目前已在豆瓣获得8.4的高分,这样一个关于记忆、关于爱、关于尊严的故事,打动了太多人。

  幕后 绵延一生的爱情

  叔公树锋今年91岁,叔婆味芳今年89岁。大约十年前,叔婆确诊患上了阿尔茨海默症,俗称“老年痴呆”。她渐渐忘记身边的亲朋好友,就连儿子站在眼前,她也坚持认为是某个亲戚。她唯一认识的,就是叔公。

  多年前,正值芳华的叔婆对叔公一见钟情,然而,当时的叔公早有了未婚妻。本以为二人的缘分到此为止,谁知命运之手还是让他们走到了一起。上世纪60年代,叔公的妻女接连病逝,生活坠入最低谷,叔婆竟也一直单身未嫁。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在叔婆42岁那年,她终于等到了叔公。婚后数十年,二人恩爱如初。

  儿子常年定居国外,叔婆患病后,叔公是叔婆唯一的照料者,他生怕自己倒下之后,老伴儿无法独自生活。有一次叔公得了肺炎,医生要求马上住院,他哽咽了:“我住院了,她一个人在家就没办法生活了。”

  叔公逐渐力不从心,他想为叔婆和自己的未来找一条出路,遂起了两人同进养老院的念头,但已经“不懂事”的叔婆能接受这一决定吗?

  作为两位老人的外孙侄女,从2012年起,导演赵青开始用摄影机记录二人的日常生活,以及“要不要去养老院”这一揪心命题。她看到了叔公叔婆不离不弃的爱,看到了他们对养老方式的艰难抉择,也想借此思考阿尔茨海默症、养老等社会话题。近三年时间,她拍摄了150小时素材。

  拍摄 有时是一种煎熬

  刚开始拍摄的两三次,赵青带着专业摄影师来到叔公叔婆家。但她发现,叔公面对镜头比较矜持,“有点端着”,而这不是她想要的东西。赵青迅速调整拍摄方式,决定现场只能有她一个人在,导演、掌机、收音都是她一个人弄,只有这样,才能让老两口儿进入“日常最自然的状态”。

  赵青的镜头里,叔公像对待正常人一样安排叔婆的日常起居。带着她去外面锻炼,一起吃早饭、买东西、去公园赏花、去戏院听戏,一天进进出出好几次。患病的叔婆则仿佛“返老还童”,变得天真可爱:打扫卫生时将鞋套套在头上,自称“清洁阿姨”;叔公为她准备了一袋发卡,她却老是找不到;赵青拍了她这么久,她还是把赵青当成客人,每次都要带她参观房间……

  赵青一直感到,叔公对于老两口儿未来有着深深的忧虑。二人第一次入住养老院的第二天,叔婆便开始闹,说为什么要让我住别人家,有家为什么不能回。叔公跟她解释,两分钟后,叔婆便忘了,又开始闹。闹到最后,叔婆真生气了,开始像训小学生似的训叔公。而叔公也不回应,只是默默坐着。看着他俩一个发脾气,一个无可奈何,拿着摄影机的赵青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哗啦啦往下掉,然后就去卫生间哭,哭完再出来拍。

  亲人与导演的双重身份,让拍摄对赵青来说也是一种煎熬。有一次,她无意拍到叔婆把手伸进了马桶,她马上上前阻止,谁知后来叔婆又开始了第二次、第三次。这时,赵青便不再干预。她告诉自己,要学会控制,跟拍摄对象之间要保持一种疏离感,因为在不干预的状态下呈现出来的内容更有力量,更能说明他们的状态。

  积累的素材越来越多,叔婆的状态越来越差,什么时候应该结束拍摄?当时两位老人已经搬进一家养老院居住,有一天阳光正好,叔婆非要把一件已经干了的衣服挂起来再晒晒,叔公劝她不用了,但她还是拼命伸着手臂,艰难地把衣服挂了上去。阳光照进房间,那一刻,画面安静美好。“我当时突然觉得,片子可以结束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有这样的念头。”赵青说。

  映后 慰藉人心的力量

  10月28日重阳节那天,《我只认识你》在上海影城举行点映,千人的巨幕厅几乎满座。观众不断被片中叔婆的憨态逗笑,又在某些时刻,传来轻轻的啜泣声。

  放映结束后,当叔公牵着叔婆的手出现在观众面前时,全场爆发持续半分钟的掌声,还伴随着激动的尖叫和欢呼。叔公指着叔婆,笑着对观众说:“你们看了一个半小时,她睡了一个半小时,还是我把她掐醒的。”

  现在,叔公叔婆还住在养老院,电影里如同少女般可爱呆萌的叔婆,病情已经不可逆转地恶化,完全不能和影片拍摄时相比。她已经没办法进行交流,语言和智力退化到0岁水平,需要穿纸尿裤,吞咽功能也已经退化,只能吃半流质食物。但她仍然打扮得清清爽爽。

  不少观众从电影里找到了慰藉人心的力量。一位观众说,他的老伴儿得阿尔茨海默症好多年,他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但看到叔公对叔婆的不离不弃,他觉得自己不是孤单的。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的医生李霞,是阿尔茨海默症的权威专家,也是叔婆的主治医生。多年来,她一直致力于该病的科普。《我只认识你》播出后引起了极大的社会反响,让很多人意识到“这个病原来是这样的”“照顾病人这么辛苦”。她特别庆幸,能有这样一部影片可以向大众普及阿尔茨海默症。

  完成影片后,赵青给叔公拷了一份影片视频。叔公说,夜深人静时,等叔婆睡着了之后,他会拿出来,看看三四年前叔婆状态好的样子,“看的时候很难过,但还是忍不住拿出来。”

  原标题:“拿着摄影机,眼泪哗啦啦往下掉”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