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网首页
四川 | 原创| 国内| 国际| 娱乐| 体育| 女性| 图片| 太阳鸟时评| 市州联播| 财经| 汽车| 房产| 旅游| 居家| 教育| 法制| 健康| 食品| 天府新区| 慢耍四川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频道  >  文化要闻
新闻热线:028-85171608 QQ:2226834809

“配音王子”童自荣:一生只做一件事

2017年12月06日 14:37:44
来源:广州日报
编辑:张皙

  有这样一个声音,它曾塑造了《佐罗》里侠骨柔情的侠客佐罗、《少林寺》里匡扶正义的小和尚觉远、《玩具总动员》里幽默搞笑的牛仔、《西游记之大圣归来》里阴森恐怖的大反派混沌……这个声音华丽潇洒,却热衷于躲在幕后,用激情为一代中国影迷带去众多经典人物形象。这个声音来自于配音艺术家童自荣。

童自荣新书签售

  文、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晓璐

  最近,童自荣的新书《让我躲在幕后》在上海举办签售会。当童自荣大步从休息室里走出来时,展台底下的书迷影迷们瞬间爆发出热烈的、自发的欢呼声。虽然头发早已花白,脸上也添上了褶子,但当天,童自荣的精神状态很好,说话依然高亢潇洒,清脆华丽。

  用声音诠释角色

  熟悉配音行业的观众们都知道,从上译厂里走出来的童自荣有一个别称:“配音王子”,当然这不仅是因为他的声音高贵如王子,事实上,他也曾在多部电影中为绅士、王子等人物形象配音,广受好评。

  1944年出生于上海一户普通人家的童自荣自小就喜爱看电影,时间久了,他对那些电影幕后的配音工作起了浓厚的兴趣。配音这件事在彼时童自荣的心中如同一块遮着布的磁铁,神秘而富有吸引力。

  童自荣高中毕业时先考了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以期待能离配音近一点。“考大学时,家里人都反对我从事艺术行业,我祖父一口咬定我的能力不适合在这个圈子里生存。”童自荣向记者回忆道,“他对我的性格判断无误,我确实不活跃、放不开,在公众场合有些害羞,但他们阻止不了我,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其实我真正想做的不是演戏,而是在棚里,用声音诠释角色。”

  大学四年,童自荣一直在等待机会。1972年,面临毕业分配的童自荣等来了这个机会——熟知童自荣梦想的表演课老师将童自荣的意愿传达给了当时上译厂的厂长陈叙一。

  之后的五年,童自荣在各个电影里跑着龙套。“换作别人或许会气馁,但是对于我而言,能踏进上译厂,成为配音演员是我毕生最大的梦想,现在梦想成真了,我又岂会放弃。”

  不气馁、不放弃,童自荣以一种常人无法想象的用功坚持着。每天早晨7点半,童自荣都会提早半小时进厂,开始一天的准备工作。他习惯于躲在角落里,或窝在椅子里,或踱着步,一遍又一遍地背着台词,酝酿感情,即便这一整天,他只有一句台词。

  一生只做配音一件事

  这些努力被老厂长看在眼里,直到有一天他终于给了童自荣第一个主要角色——美国电影《未来世界》中的男主角记者查克。至此,童自荣开始了配主角的配音生涯。

  1979年底,童自荣遇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角色佐罗——在其后很多年,童自荣与佐罗一直密不可分。外界提起佐罗,一定会想起童自荣的声音。

  《佐罗》在中国一炮而红,这其中用声音重塑人物形象的配音演员功不可没。

  外界不知道的是,在为《佐罗》配音的过程中还曾有过这样一个小插曲:《佐罗》的台词全录完后,演员组曾一起参与鉴定,听完全部台词后,在场的工作人员居然谁也没有发声,童自荣暗自以为过关了,谁料老厂长突然开了口,他说道:“‘佐罗’可以配得更好。”此话一出,童自荣便知道那意味着要补录台词了。所以,之后观众所听的版本已是修改后的版本了。“但老厂长确实指出了我之前考虑不周的地方,他告诉我:‘要放松。’”童自荣这样说道。

  其后,童自荣为多部国内外优秀影片配音,他的声音虽极具特色,但童自荣总会通过自己的方式诠释出不同的人物形象。

  几十年来,童自荣俘获了无数影迷的心,也获得了业界的认可——2005年,曾获中国电影百年优秀电影艺术家称号;2015年,曾获得汉密尔顿幕后英雄突出贡献大奖。

  他的这一生可谓只做了一件事——配音。

  对话:艺术要靠时间慢慢打磨

  广州日报:未来您还有什么工作动向或未了心愿?

  童自荣:我最近正在策划组织一台庆祝上译厂60周年大庆的晚会,这台晚会将完全由我们上译厂的员工举办完成,一方面希望能庆祝上译厂生日,另一方面也想扩大配音行业的影响力,为配音再做一点事。

  广州日报:那您觉得未来配音演员应该如何发展呢?

  童自荣:这些年配音行业似乎有一点回暖迹象,但是配音行业目前的窘境还未完全打破,所以我觉得未来配音演员在传承过去优良传统、精神的同时,也应该与时俱进,可能以后配音演员将不只在幕后,会同样需要在台上展现才能。

  广州日报:您如何看待时下许多译制片是速食产品的现象呢?

  童自荣:这个现象是许多老一代配音演员都在伤脑筋的问题,如果这个现象改变不了,译制片的质量上不去,那么译制片就不可能再造辉煌成为经典。艺术不能靠机灵,是需要时间慢慢打磨,用充分的准备保证质量的。希望未来市场成熟后,或许能改变这个现状。

  记者手记:有着侠义之心的“书呆子”

  记者与童自荣见过两面,这位用声音工作的配音艺术家确实如坊间所言,算不得善谈之人,只偶尔谈起配音或是老厂长的时候,回忆里的细节才算得上具体。

  童自荣将自己更多的心思都放在了工作上——因为沉迷于背台词,童自荣曾经骑着自行车被卡车撞飞;为了下午配音时嗓子不充血,宁愿不吃午饭……

  “我整日恍恍惚惚活在角色里,却因此苦了我太太。”童自荣说除了老厂长,他最感激的便是自己的枕边人,“我有时自己也难以想象,这过去的一天又一天,她既要工作,又要打理家务,还要带着两个孩子,她的生活该是多么辛苦,但她却从来没有向我抱怨过一次。”对于童自荣太太而言,丈夫在配音事业上能有所作为就是对她的付出最好回报,毕竟她大约是这世上最能理解童自荣这份痴心的人了吧。

  上译厂另一位配音艺术家苏秀评价年轻时的童自荣就是一个“不大与人交往,活在电影角色里,更不会审时度势的书呆子”。但有意思的是,童自荣却在采访中自喻自己内心深处还是有一股锐气和锋芒,他好打抱不平,平生最鄙视明哲保身,“所以为‘佐罗’配音时,我特别能理解佐罗的向往与追求,理解他的侠义之心,可以说,我就是‘佐罗’。”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