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网首页
四川 | 原创| 国内| 国际| 娱乐| 体育| 女性| 图片| 太阳鸟时评| 市州联播| 财经| 汽车| 房产| 旅游| 居家| 教育| 法制| 健康| 食品| 天府新区| 慢耍四川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频道
新闻热线:028-85171608 QQ:2226834809

成都船棺葬复原出“古蜀第一床”

2018年01月09日 14:27:17
来源:四川日报
记者:吴晓铃 编辑:于右昕
  18年前,成都市商业街大型船棺葬的出土,以当时全国发现的最大船棺规模成为2000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18年后,这批船棺葬的出土文物又有了新发现。1月8日,记者从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文保中心获悉,经过近8年的研究和修复,当年从船棺中出土的一批漆木残件已成功修复出两张富丽堂皇的木床。商业街船棺葬年代为距今约2500年。这两张修复完成的木床,也成为迄今为止中国发现的最早漆木床,为了解古蜀上层人物的生活方式和艺术审美,增添了重要材料。
  
  □本报记者 吴晓铃
  
  A 10年时间不敢“轻举妄动”
  
  1月8日下午,记者在文保中心见到了两张修复完成的木床,在古色古香的大型漆案、漆几等物件中尤为醒目。工作人员介绍,大床长2.55米、宽1.3米、高约1.8米,小床则长1.95米、宽1米。修复完成的床,可以看到通体髹黑漆。除了床的内侧,其余部位都用朱、赭两色绘制了庄严、神秘的回首状龙纹以及蟠螭纹。大床的最顶部,还刻有各种疑似文字的神秘符号。虽然只剩“骨架”,两张床仍然以其巨大的体量和繁复的纹饰,显出墓主的尊贵地位。
  
  这两张床在刚刚出土时,还只是散落于不同船棺和灰坑之中的“漆木残件”。经过持续多年的研究和修复,木床才得以重现真身。
  
  文保中心主任肖璘介绍,商业街船棺葬在发掘以前早已被盗。在当年因现场施工意外发现墓葬时,剩下的只有船棺和各种“不值钱”的漆木器。考古和文保人员赶到现场时,抢救出了300多块漆木件。在淤泥中泡了2000多年的这些木构件严重糟朽,并且处于饱水状态。工作人员只能用湿布包裹带回实验室,重新置于水中以稳定其所处环境,进行应急保护。然而,它们在水中一泡就是10年。
  
  肖璘说,商业街船棺出土评为全国十大考古发现,所有人都期待能从这批出土文物中破解出关于古蜀的密码。然而因为当时漆木器脱水、修复技术尚不成熟,谁也不敢轻举妄动。直到10年以后,湖北荆州文保中心的漆木器脱水保护技术取得重大突破,双方才进行合作修复这批器物。
  
  这个过程异常漫长。第一步是“换血”。肖璘说,浸泡水中的漆木器,含水量最高达300%。还能支撑它们成形的除了糟朽的结构,就是水了。如果粗暴地晒干或烘干,就将全部收缩损坏。为此,荆州文保专家实验出一种乙二醛复合液。将漆木器放在这种液体中,液体慢慢地渗透到木头中间,挤出水分的同时,固化木头结构。仅仅这个过程就持续了3年左右。
  
  B 古人留下木床组装“说明书”
  
  脱水后胎体固形的木头,重新阴干。根据出土时清理后的照片,文物医生们再进行修补、上色等繁复工序。
  
  简单的漆木几、漆案相继根据榫卯结构留下的凹槽顺利拼接。木床的部件虽然置放在不同的船棺中,但根据考古报告上绘制的详尽文物构件图,文物医生们也渐渐地拼出了木床的大概模样。只是,床顶拼成穹顶形状的木条每排多达十几根,它们的排列顺序一时难住了大家。
  
  在2010年发布的商业街船棺考古报告上,考古人员根据经验绘制了两份木床复原图,然而根据这个示意图,这些木条却无论如何都无法组成床顶。正在大家一筹莫展时,床梁和木条上的一些神秘符号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文保中心工作人员杨韬介绍,当时大家只关心这些符号是不是古蜀文字、怎样破译。后来突然发现,这些符号共有两组,“只要把木条放在刻有相同符号的凹槽处,竟然就严丝合缝了!”这个古人留下的组装“说明书”,最终让木床成功复原。而复原后床的形状,其顶部和考古报告上的略有不同,以实物修正了考古报告中对这两张古蜀木床的认知。
  
  肖璘表示,古人事死如事生,因此要把生前享乐的器物带到地下。“这些符号,应该是工匠在制作零部件时留下的,以便他自己进行拼装。然而船棺太小,最终木床分拆才得以安放,没想到给今人留下了组装线索。”
  
  C 精美漆器揭开古蜀文明一角
  
  漆器,因制作工艺的繁复,在古代往往只被拥有一定身份地位之人使用。商业街船棺墓葬出土以后,被认为至少是古代蜀王开明王时期王族或贵族墓葬。而这批漆器的修复亮相,成为了解古蜀上流社会生活方式和艺术审美的重要材料。
  
  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江章华介绍,商业街船棺出土的漆器留下了诸多密码,“漆器上的龙纹更多模仿的是春秋时期中原地区所出土的青铜器上的龙纹,显得十分古朴。而秦汉时期的漆品生活气息更浓,其纹饰更加秀丽。这些细小的区别,不仅得以让我们推测漆器生产的年代至少在战国早期,也成为了解当时人们艺术取向的一个重要实证。”
  
  根据文献记载,成都2000多年前就拥有发达的漆器工艺,尤其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大量西汉初年的漆器,直接烙印上文字标明出自成都。然而成都究竟从何时就已经拥有了高妙的制漆工艺呢?江章华认为,商业街船棺出土的这两张豪华漆木床,以及各种古色古香的漆木生活用具,完全可以证明当时蜀人的漆器工艺就已很发达。而这个时间点,可以把成都漆器工艺发达的时间提早两三百年。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古代漆木器发达的一直是楚国,但目前全国范围内发现的距今2500年左右的木床,只有商业街船棺出土的这两张。江章华说,“很多人以为古人睡觉用榻、不用床。而这两张床的复原,为我们了解战国时期古蜀人的生活方式提供了一个有趣的侧面。”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