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网首页
四川 | 原创| 国内| 国际| 娱乐| 体育| 女性| 图片| 太阳鸟时评| 市州联播| 财经| 汽车| 房产| 旅游| 居家| 教育| 法制| 健康| 食品| 天府新区| 慢耍四川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频道
新闻热线:028-85171608 QQ:2226834809

好电影,这样遇见爱它的观众

2018年03月19日 15:12:04
来源:北京日报
记者:袁云儿 编辑:李娉竹

在电影《村戏》点映现场,该片导演郑大圣正与观众互动。

  本报记者 袁云儿

  选一部商业院线没有的纪录片或艺术片,在朋友圈等社交网络上召集到足够多的观众,就能在影院组织大家集体观影。众筹放映,如今正在影迷群体中悄然兴起,它让观众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也让好电影遇到了爱它的观众。

  观众

  散场后不是各奔东西

  上周六的一场雪,有点儿影响了人们出行,却没有阻碍住从北京各个方向赶来的影迷,共赴一场电影的约会。

  下午一点半,星美影城世界城店的入场口前,一张小桌子上按场次、座位分类摆好357张电影票,旁边的易拉宝上印着电影海报,这就是电影《村戏》的众筹点映领票处。

  临近开场,来领票的观众数量激增,还排起了队。站在桌前的点映发起人丛紫(化名)一边核对观众手机上的购票记录,一边把电影票和纪念品发给他们,忙得团团转。领到票的观众可以直接入场。

  这既不是去电影院买票看电影的普通商业行为,也不是电影公司组织的官方活动,而是一次完全由观众自发组织的众筹观影。

  促成这次观影的,是目前国内首家众筹观影平台——大象点映。在其微信服务号上,点击“购票观影”,便可以发现各个发起人在各个城市发起的放映活动,每场活动都附有影院地址和放映时间。观众需要购买电影票才算报名成功,如果报名人数达到目标,放映就会真正举行,否则放映取消,观众会收到退款。

  这是观众郭莹第三次参加众筹点映。她刚刚硕士毕业,因为学的是纪录片专业,关注大象点映已经很久了——纪录片是该平台重点推广的电影类型。谈及众筹点映的好处,她坦言,首先是能看到一般影院里看不到的好片子,“而且你会提前为观影空出时间,会提前了解影片信息,更有仪式感。”

  不同于一般观影散场后观众各奔东西,众筹观影往往会在影片散场后举行各种活动,比如交流、主创问答、影迷沙龙等,通过一场放映结缘的观众还会组建微信群。郭莹记得,上次参加纪录片《我只认识你》众筹点映,放映结束后发起人组织大家即兴交流。这部纪录片讲述的是阿尔兹海默症患者的经历,观众席里好几个人主动发言,讲述自己的故事。他们有的是曾经出国在外,不能陪伴患病的家属;有的回忆起公公去世前最后的一段日子,讲到动情处,声音都哽咽了。“那次交流的效果特别好,大家的故事让我们有了更真切的体验。”她说。

  平台

  从电影创作者到推广者

  大象点映创始人吴飞跃说,创立众筹观影这一模式,最初其实是为了“自救”。

  2015年,吴飞跃和导演秦晓宇合作执导了一部讲述打工诗人的纪录片《我的诗篇》。电影拍完后,在国内外的电影节、纪录片节上也拿了不少奖,他们希望影片能走进院线,让更多人看到。然而,联系了大大小小的发行公司,得到的答复都是“纪录片太小众了”“别瞎折腾了,发了也没有人看,拿完奖赶紧拍商业片去吧”“给我们几百万宣发费,我帮你发发看”……好不容易联系100家企业做了包场放映,现场观众的反响也让他大失所望。

  “有的一听导演和演员名字都不认识,马上就走了;有的捧着爆米花进去看,看了一半儿出来了;有的带着孩子来,小孩看得有些莫名。”吴飞跃直言,《我的诗篇》是一部“挑观众”的电影,他希望能通过作品与观众达成深层次交流,而随意走进影院、对影片毫无认知的人,显然不是该片受众。

  一次讨论中,吴飞跃的一位高中同学提议,不如引入互联网思维,把“众筹”这一概念运用到电影放映中来。第一次测试,是在吴飞跃的老家福建晋江。老同学在高中同学会中发出通知,说吴飞跃拍了部电影,问有多少人想看。大家一听,都格外捧场。放映那天,同学、校友、老师来了好几百人,吴飞跃也专程飞回去,和大家交流,气氛相当热烈。

  这次试验成功后,他们开始在全国以众筹点映的形式推广《我的诗篇》。该片最终通过这种方式在205座城市实现1000场放映,票房250万元。直到现在,这部影片仍然可以通过众筹点映,登上某家影院的大银幕。众筹点映的成功,向那些对《我的诗篇》“判死刑”的发行公司证明,纪录片、艺术片在中国是可以有分众市场的,只要能找到对的观众。

  最初只是为了解决自己的问题,没想到却为整个行业探索出一条新路,吴飞跃的身份,也从创作者转变为推广者。

  “大部分纪录片和文艺片都没什么宣发费用,关注度不高,在影院很难从商业大片‘嘴’里抢到排片,往往还没找到自己的观众,就匆匆下档。众筹点映则为这些影片找到了精准受众,而且支持长线放映。”吴飞跃透露,目前影片入驻大象点映不需要投入成本,还能获得票房分成。而对观众来说,众筹点映既能让他们看到好电影,还能实现“观影社交”,交到志同道合的影迷朋友。

  谈及选片标准,吴飞跃说:“首先要是一部良心之作;第二要有一定的艺术价值和社会意义;第三,看完之后你会愿意推荐给自己的亲人朋友。”目前,该平台上共有20多部影片,都是近几年的口碑佳作,比如《摇摇晃晃的人间》《生门》《村戏》《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等。

  发起人

  不是冲着10%分成去的

  波莉是杭州一所小学的老师,她已经在大象点映上成功发起过11场放映,是发起人中的“大V”。

  去年9月,她给班上的孩子放了《我只认识你》预告片,看完后,孩子们都很感动。一个平时不善言辞的小孩悄悄告诉她:“老师,刚刚我的喉咙被哽住了。”

  当时,波莉问大家:“有谁愿意和我一起发起这个纪录片的观影?”全班同学齐刷刷举起手。于是,大家约定以“605班的23个孩子”(包括波莉自己)为名,发起《我只认识你》点映。

  为了召集到至少100位观众,孩子们有的为影片设计海报,有的联系打印店做易拉宝,有的在校内摆摊儿吆喝,有的发动周围所有认识的人……历时八天,终于成功找到足够的观众,最终有119位观众一起观看该片。放映结束后,除了交流、写观后感,孩子们还去医院看望了患有阿尔兹海默症的老人们。

  “从召集观众,到成功放映,再到后续的交流互动,一部电影产生的影响是不可估量的。在此过程中,我既把好的作品送到了更多人身边,又交到了朋友。”波莉笑言,自从成为发起人后,她甚至感觉每天的生活都“更有劲儿”。

  想成功发起一场点映,在选定影片后,需要首先确定放映时间和地点,一般来说,时间定在双休日白天、影院交通方便的场次能吸引更多人。大象点映已覆盖全国80%以上的影院,发起人确定影院后,平台会和影院沟通包场和放映工作。点映票房将纳入票务系统,除了片方、影院和大象点映参与分账,发起人也会获得本场票房的10%作为活动经费,用于制作海报、邀请嘉宾等。

  “没有哪个发起人是冲着10%的分成去的,做一场放映,我们投入的时间和精力要高多了。我们愿意去付出,还是因为爱电影。”一位发起人说。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