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网首页
四川 | 原创| 国内| 国际| 娱乐| 体育| 女性| 图片| 太阳鸟时评| 市州联播| 财经| 汽车| 房产| 旅游| 居家| 教育| 法制| 健康| 食品| 天府新区| 慢耍四川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频道  >  书香四川  >  书画展览
新闻热线:028-85171608 QQ:2226834809

老成都“铲屎官” 张大千养十条松潘狗最霸气

2018年06月07日 16:28:00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杨晨 编辑:郑璐涵

  张大千《自画像与黑虎》。

  1927年全民养猫防鼠疫俗歌。

  1931年严禁当街喂放牲畜布告。

  光绪三十三年养狗规则。

  如今“铲屎官”队伍日渐壮大,各类萌宠博主也频上热搜,殊不知这猫奴狗奴自古就有。从达官贵人到骚人墨客,甚至寻常黎民百姓家,养宠物之人不在少数。

  不过,有钱人家养狗多为消遣娱乐,而平常人家多是考虑守门看家,各有各的目的。在老成都时期,针对大街小巷乱窜的牲畜家禽,当时的政府部门也作出了相应的管控,这些也在如今成都档案馆保留的历史档案里有所体现。看来这百年前的“铲屎官”,也并非是个容易差事。

  而老成都“铲屎官”里,最有趣的莫过于张大千,寄居成都昭觉寺期间,竟然养了10条松潘狗。养狗当然不单是消遣,也为了作画。其名作《自画像与黑虎》,就是他送给第四任夫人徐雯波的礼物。

  

  为狗作画张大千养了十条松潘狗

  因为狗看家护主,所以在大众心中,狗一向是机敏忠诚的形象化身。而这一特性,也被历代的画家表现于作品之中,中国史上著名的画狗大家就有如郎世宁、刘奎龄、黄胄等。不过,常言画有四难,画人难画手,画兽难画狗。因为人与狗的关系亲密,大家对狗熟悉,所以画作中稍有“瑕疵”,就会被人诟病。

  要想画好这人类最好的朋友,少不了仔细的观察。于是一些画家选择养狗,并非只为了兴趣娱乐,而是以便模拟作画。张大千就是其中一位。

  1943年秋,张大千从敦煌返蓉后,一直没有固定住所,直到1947年,才举家寄居于成都昭觉寺,在那生活期间养了10条松潘狗。每天狗狗排泄物的清理也是家中一大工程,而这项任务张大千则指派给了儿女而并非佣人们。当小辈们表示不满意这样的安排,或者嫌弃狗狗粪便脏的时候,还会受到一顿来自“铲屎官”的教育:“养狗不是为了玩,而是为了作画;你们学习忙,佣人比你们还要忙呢。要懂得体谅佣人,没有他们的帮助,我能潜心作画,你们能专心读书吗?”

  在张大千的画中的确也不乏这些狗狗的身影。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自画像与黑虎》。这是张大千送给第四任夫人徐雯波的礼物,画中有自画像和一条名叫黑虎的藏獒。画中犬凶猛,怒目大眼,犬齿尽现,头、尾、爪画得十分谨慎精细,根根犬毛分明。可见画家对其观察仔细,流露出爱惜之情。

  据说这条藏獒是他在敦煌的时候朋友送的,不料后来带回成都饲养不久,因水土不服,狗便病逝,张大千甚是悲伤。

  在2010年中国嘉德秋拍中,张大千的这幅名作《自画像与黑虎》拍出了4536万元的高价。

  贰

  激将卖画 立誓“黄金千两不画虎”

  除了狗,老虎也曾是张大千家中的“玩伴”和绘画素材。

  小时候,为了随时观察老虎的形态、神情和习性,并进行写生,描画的训练,张大千与二哥张善孖在苏州居住的时候还养过一只小老虎。相处时间久了,感情深了,小老虎显然也没了森林之王的霸气,每天都摇头晃脑跟在张大千后面。

  钟情老虎,但张大千却立誓不画虎,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文史学者刘继兴在《张大千为何“黄金千两不画虎”》一文中表示,此中原委,还须从他二哥张善孖说起。

  张善孖长张大千17岁,他们兄弟十人,张善孖排行老二,他排行老八。张善孖善画虎之各种形态,作品精妙沉雄,笔下的老虎不但威猛,而且有妩媚温柔的一面。张善孖作有《金陵十二钗图》,画的是十二只极具女性气质的老虎,各摘《西厢记》句题之,颇为人称道。张善孖住苏州网师园时还特意养了一只小老虎,以作绘画观察之用,成就了一段“人虎相处”的佳话。张善孖自号“虎痴”,人皆尊其为“虎公”。

  画艺和名气都在张善孖之上的张大千不愿压倒张善孖,故很少画虎,即使偶尔画之,也是为了消遣自娱,从不送人,更不出卖。

  1935年春,有一天,兄弟二人在一起喝酒,喝得酒酣耳热之际,他对张善孖说:“我今日作一幅画,你来补景题诗,以表我们兄弟之谊。”接着,他画了一幅六尺中堂《虎啸图》,画毕,酒力也涌上来了,笔一扔,被人扶着休息去了。

  此画用笔老辣,构图奇特,画面上枯松倒挂,怪石嶙峋,一只斑斓猛虎迎风长啸,神态栩栩如生,令人望而生畏,风格与张善孖迥异。张善孖在画上补景作诗,还写了褒赞他的跋语。恰好有一个日本人来访,见了这幅由张大千画虎、张善孖补景题诗的画,再三请求张善孖割爱,价钱再高也要买。见张善孖犹豫不决,日本人继而用激将法说:“你应该让人知道你八弟还擅长画虎。”张善孖为扬弟名,将画卖了。这一切,醉酒中的张大千全然不知。

  此事不胫而走,第二天就有一个画商找上门来,一见张大千就连声赞扬他画虎技艺超过了张善孖,愿以高出张善孖十倍之价收买他的虎作。张大千闻之大怒,也因自己醉酒而画虎懊悔不已。画虎是张善孖的专长,自己岂能一较短长?为了让张善孖独擅其美,张大千发誓以后不再画虎,便提笔写下两行字回答字画商:“大千愿受贫和苦,黄金千两不画虎。”自此,他立下“二戒”,一戒画虎,二戒酗酒。

  当代先锋诗人、作家蒋蓝说,张善孖、张大千兄弟一直深具“虎豹情结”。1938年冬,张大千携家人绕道香港、重庆,在青城山上清宫居住,因为华南虎不易获得,但豹迹遍及青城山野。传记《画坛巨匠张大千》记载说,一个傍晚,青城山上已是夜色朦胧,张大千携夫人及心智、心瑞、保罗到上清宫前面的旗杆附近散步,突然从不远的一条深沟里传来了豹子锯木头似的吼叫声,其他人都被吓得慌了神,只有张大千镇定自若。他让大家都回去,那时他目力尚好,要留下看个究竟。夫人拗不过,只好领着孩子们先回家。到家后,每个人都提心吊胆,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张大千才面带笑容返回。张大千说躲在一棵大树后面想等豹子出沟,但总是只听吼声不见豹子的踪影,后来吼声越来越远,他只好回来了……

  叁

  讨好六姨太 养条金毛骚扰锅盔店

  一提起老成都时期恶霸一方的“花花太岁”,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获得这一恶名,主要与其经常强霸民女脱不了干系。此人便是刘文辉干儿子石肇武,早年投身绿林,因杀沐川县县长杨文斌而威震江湖。与把兄覃筱楼等被刘文辉招安后,其又先后任连长、团长、警卫旅长。

  据四川省民俗学家刘孝昌介绍,在石肇武为自己打造的“肇第”府上,藏娇数位,有明媒正娶的,也有强抢霸凌的。其中,因生得乖巧又口齿伶俐,江南烟花女出身的六姨太最得石肇武喜爱。

  为了讨六姨太欢心,石肇武不知从哪弄回一条金毛犬,为佳人解闷。据说这金毛犬还是“宫廷御供”品种。见了这金毛犬,六姨太自然开心,还吩咐下人为自己的宠物定制“金窝”,且狗狗的食物也不得怠慢。更夸张的是,石肇武还派专人照顾金毛犬,负责照顾金毛犬的日常起居吃喝拉撒。

  狗仗人势,金毛犬自然也神气。负责照看它的专人也不敢有何怠慢,带出去遛弯时,人牵狗变成了狗牵人。一日在街上路过一家锅盔铺,金毛犬见铺内家犬十分兴奋,便立马蹬着狗腿上前。锅盔老板见状顺手拿起木棒吓唬金毛犬。那还得了,敢动六姨太的狗!石家的下人们立马扑上去将老板一阵痛打。

  被打的锅盔铺老板知道狗主人是谁后,也不敢多言什么。不过没过几年,二刘之战(安川战役)中,石肇武被21军刘湘属下李家钰部击败生擒于邛崃。因石肇武驻防成都时无恶不作民愤极大,首级运至成都少城公园(即人民公园)示众三天。

  肆

  严禁当街喂放 养犬需领皮圈铁号牌

  别看现如今对宠物饲养有防疫准则,或者各处也有宠物携带规定,早在百年前,因为有“饲养宠物”的情况出现,相应的约束和管理也呼之欲出。

  由成都市档案馆提供的一份1931年市政府发布的公告显示,严禁当街喂放牲畜。当然在这里更多的是指牛,羊,猪等家禽,不过猫狗的管理也有包含。光绪三十三年(1907)的一份档案显示,当时的警察厅更是对成都城内养狗进行了明文规定。

  档案中明确,考虑到街上行人曾受他人饲养犬的惊扰,所以要对犬类喂养进行管控。其中就提到了凡是家中有犬之人,均需到指定的分局领取狗用皮圈,以及铁质的号牌。估计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对城内狗狗进行统计,并对应各自责任人,便于管理。

  虽有“名义上”的管控,但对于宠物饲养,特殊时期老成都也曾持积极支持态度。成都市档案馆提供的一张1927年由当时警察厅印送的《劝民养猫防鼠疫俗歌》显示,当时政府就通过童谣传唱的方式,告诉市民如何防疫。

  歌中显示,鼠疫传播快危害大,为防止鼠疫的发生,要求各户在日常生活中就要做好减灾措施。其中就鼓励养猫,让其多抓老鼠断其后代。而死老鼠也不得在家中久留,应统一拿到郊外,同草包一起焚烧,以免细菌滋生造成疫情。

  其实,不管是出于对市容考虑,以条文通告规范“铲屎官”行为,还是为防范疫情又鼓励养猫杀鼠,老成都的这些政府行为也并未起到根本解决问题的作用。如刘孝昌所说,条条框框不过只是针对普通老百姓,达官贵人千金小姐的“宝贝”们,照样在街上横行霸道。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杨晨 档案资料由成都市档案馆提供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