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网首页
四川 | 原创| 国内| 国际| 娱乐| 体育| 女性| 图片| 太阳鸟时评| 市州联播| 财经| 汽车| 房产| 旅游| 居家| 教育| 法制| 健康| 食品| 天府新区| 慢耍四川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频道  >  文化产业  >  舞台艺术
新闻热线:028-85171608 QQ:2226834809

话剧《苏东坡》登陆重庆 诠释文化巨擘“诗意人生”

2018年07月04日 10:55:22
来源:四川日报
记者:余如波 编辑:郑璐涵
  □本报记者余如波
  
  “各位,在眉州有这样一个传说,说的是苏轼名字的由来……”灯光暗,乐声起。7月3日晚,由四川人民艺术剧院有限责任公司和眉山市共同出品的话剧《苏东坡》登陆重庆国泰艺术中心。这也是继今年3月在北京国家大剧院演出后,该剧再度出川。
  
  《苏东坡》将在重庆演出两场,并由此启动为期半个多月的省外巡演,之后走进在苏轼生命历程中占有重要地位的湖北黄冈、广东惠州、海南儋州三地。
  
  两个半小时
  
  讲述苏轼如何成为“苏东坡”
  
  舞台中央,一辆木车摆放其中,既象征着苏轼名字的由来,又代表了他颠沛流离的一生。话剧开场,祸从天降,苏轼因“乌台诗案”被捕下狱。“苏轼,遇到老子你娃娃背时!”急促的马队音效和司鼓击板声中,官兵鱼贯而入,将观众瞬间带入剧情。
  
  “乌台诗案”发生时,苏轼刚好44岁,话剧《苏东坡》便由此发端,两个半小时中塑造苏轼被贬后辗转黄州、惠州、儋州等地,依然乐观豁达、富有情趣、守正不阿、为民造福的政治家、文学家、美食家等形象。直至生命的尾声,兄弟苏辙以及曾经的政敌王安石、章惇先后上场,评价他“一生不恶,死必不坠”,最终为该剧画下句点。
  
  苏轼被贬黄州后,经济拮据,生活困顿,只好在郡城东面的一块荒坡上亲自耕种,以解“困匮”和“乏食”之急,并自号“东坡居士”。该剧编剧姚远表示,剧名之所以称《苏东坡》,就是写“苏轼”是怎样成为“苏东坡”的。“他在东坡的时候,把数十亩土地上的瓦砾捡干净,也把内心打扫干净,那时候他就不再是苏轼了。”
  
  “以前总以为苏轼潇洒倜傥、一代才子、风光无限,后来才发现他的后半生充满悲凉。”姚远说,“但他把生命中的苦涩消化成诗意,屏蔽了他的厄难,变成一道彩霞绚丽于历史的地平线之上。”
  
  融入大量“川味”
  
  《苏东坡》平易近人
  
  文学、书画、思想、政治、民生、美食……苏东坡是一位少见的“全才”,林语堂称之“不可无一难能有二”。不过在该剧导演查丽芳看来,苏东坡并非可望而不可及的圣贤,而是一个生活在现实之中,有血有肉,有着与常人一样喜怒哀乐的“入世文人”。
  
  如何打破人们长期以来对苏东坡的标签化印象,在舞台上塑造一个平易近人的东坡形象?主创们在剧中融入了大量“川味”。“《苏东坡》是四川人做的话剧,有四川人骨子里的幽默,这与苏东坡的豁达、乐观是相通的。”查丽芳说。
  
  演出中,不少情节引来重庆观众会心的笑声。例如第一场“乌台诗案”中,听闻御史台隶卒即将要捉拿自己,苏东坡表面上心慌意乱,实际却在担心“我还能不能吃西瓜”,将美食家的“吃货”本性展露无遗。“瓜”“安逸”“巴适”等四川话台词时不时出现,一下子就拉近了苏东坡与观众的距离。
  
  《苏东坡》还创造性地融入川剧“帮腔”,以及戏曲表演中的“串场人”角色,让观众对苏东坡的人生有更深的思考和理解。“到场的观众能背苏东坡诗词的,票价打折;知道苏东坡是四川眉山人的,票价折上折。”串场人不仅交待故事背景、人物身份,串联各场情节,更以幽默的台词和表演带来奇特的舞台效果。
  
  巡演东坡“故地”
  
  呈现四川历史名人风采
  
  去年3月,我省实施“四川历史名人文化传承创新工程”,苏轼便是首批十位入选历史名人之一。先期启动的话剧《苏东坡》历时三年,六易其稿,成为工程实施后推出的首部相关大型文艺作品。“通过苏轼的仕途串起他的诗文成就、情感生活,立起一个具有艺术典范性的四川历史名人形象。”四川人艺党委书记、董事长罗鸿亮说。
  
  今年3月,《苏东坡》受邀进京,参加国家大剧院2018年“全国人民艺术剧院话剧邀请展”演出,受到北京观众和专家学者广泛好评。著名作家、学者、故宫博物院影视研究所所长祝勇认为,话剧《苏东坡》尽管只截取了主人公部分生平事迹,却比较有代表性地反映出苏东坡整体的政治生涯和心路历程,可谓“以小见大”。
  
  重庆演出结束后,《苏东坡》将先后在湖北黄冈、广东惠州、海南儋州上演,把一个“川味”苏东坡形象呈献给当地观众。为何是这三座城市?罗鸿亮介绍,苏东坡在晚年创作的《自题金山画像》一诗中,写下“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的诗句,而它们都是苏东坡被贬之地。当他回顾自己的一生,并没有沉迷于礼部尚书等任职经历,也没有提及主政密州、徐州、湖州等往事。“失意也罢,坎坷也罢,他却丝毫不减豪放本色,真是不可救药的浪漫。”
  
  (本报重庆7月3日电)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