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网首页
四川 | 原创| 国内| 国际| 娱乐| 体育| 女性| 图片| 太阳鸟时评| 市州联播| 财经| 汽车| 房产| 旅游| 居家| 教育| 法制| 健康| 食品| 天府新区| 慢耍四川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频道  >  文化产业  >  文化遗产
新闻热线:028-85171608 QQ:2226834809

“秦蜀之路 青铜文明展”正式开展

2018年08月07日 09:51:48
来源:成都日报
记者:李雪艳 编辑:郑璐涵
  “中国”之源——何尊来蓉。昨日,“秦蜀之路 青铜文明展”在成都博物馆正式开展。本次展览集结了来自成都平原、关中平原、汉中平原三地的青铜重器,共计250余件,其中包括55件一级文物。该展览将持续至11月11日,其间免费向公众开放。三地的青铜重器齐聚成博,首次将成都、汉中、关中平原三地从青铜文明的角度来比较,一展三地在青铜时期的辉煌,以及在青铜文明史上的地位。同时,通过这些珍贵文物的相似性和共通性,反映三地之间的文化交流,商周时期秦岭南北的文化交流面貌。
  
  青铜,作为人类冶金史上最早的合金,一直被视为文化的标志、文明的象征。此次参展的青铜器具有数量多、等级高、种类全等特点,包括堪称我国第一部“青铜法典”的亻朕匜铭文;被誉为最早的廉政谈话的四十三年逨鼎铭文;汉中地区目前发现的大型铜礼器——亚伐方罍;造型独特、纹饰华丽的兽面纹觥等。同时,我省文物诸如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藏青铜人头像,金沙遗址博物馆藏铜人面形器,茂县牟托一号石棺墓、青白江双元村春秋战国时期船棺墓群、彭州战国窖藏等出土的青铜器等,也展现着商周至战国时期蜀地青铜文明的璀璨。
  
  “我想观众们最不可错过的莫过于来自宝鸡青铜博物院、被称为‘中国’之源的青铜器——何尊。它是中国首批禁止出国展览的文物之一,本次来蓉也是它自此之后首次离开宝鸡出展。我们也专门设置了一个序厅展出何尊。”本次展览总策展人黄晓枫介绍。据了解,灿烂的青铜文明早已点燃了蓉城观众的热情,据了解,预展一周多的时间,已迎来十万余人次参观。
  
  除了高规格的展览一饱眼福,观众还可挑选创意十足的文创产品,将文物“带回家”。成都博物馆文化产业部为观众们准备了近200款丰富的文创产品,小到青铜纹饰文身贴,大到仿青铜器摆件,甚至还有可现场制作的印花体恤与布包。展览期间,成都博物馆还会陆续为观众奉上30多款新的文创产品。同时,该展览配套讲座及社教活动也将于近期与观众见面。
  
  “中国”之源何尊来蓉 这是它离家出展时间最长的一次
  
  火与铜在千年时光的锻造下,熔铸成灿烂的青铜文明。“秦蜀之路 青铜文明展”在蓉开幕,带来一场青铜文明的饕餮盛宴。精美的纹饰、珍贵的铭文讲述着动人的故事。今日起,本报推出“专家带你看门道”系列报道,青铜专家来当讲解员,为你介绍展览中的文物亮点,解读文物背后的故事。
  
  国宝何尊 记载“中国”之源
  
  “我们宝鸡总共来了七家博物馆共165件文物,这其中首屈一指的就是何尊。这也是它离开宝鸡出展时间最长的一次。”进入展区,观众们首先看到的文物就是何尊。它为何如此特别,宝鸡青铜器博物院副书记肖琦告诉记者,何尊的珍贵之处,就在刻于尊底的12行、122字铭文中。铭文中的“宅兹中国”是“中国”一词的最早记载。仅仅两个字,记录了辉煌的历史,承载着“中国”的文脉。“中国”二字也并非现如今的意思。“中国”是一个方位词,居住在中央统治地区。“而其中‘宅兹中国’,大意为‘我要住在天下的中央地区’。”肖琦介绍,不仅仅如此,这段铭文还记载了两段历史。一个是西周早期贵族“何”的祖先辅佐周文王统一天下,且自己受周成王训诰的殊荣。第二个是周成王营建东都洛阳的重要历史事件。“西周建都是在西安以西,而商代则是在东部。所以周成王要建都洛阳巩固统治。何尊就是这件重大历史事件的物证。”
  
  “何尊除了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外,器物的造型和纹饰也相当精美。”肖琦介绍,何尊自上而下的纹饰以动物为主题,作为沟通天地的媒介。腹部为饕餮纹,高浮雕的手法让饕餮巨目裂口,粗大的卷角翘出器外,有腾跃欲食的动感,神奇威严。下部为周人崇拜的凤鸟纹,以云雷纹填地,疏密有致,纹饰严谨,静立的何尊散发着谲秘、威仪的气质,透露出“狞厉之美”。
  
  亚伐方罍 铭文、纹饰暗含文化交流
  
  本次展览中的亚伐方罍器型完整、纹饰精美,十分引人注目。罍是古时用于祭祀重要的礼器。展出的亚伐方罍的颈部一周装饰以雷纹为底的连体兽面纹,与器盖纹饰上下呼应,腹部还有蕉叶纹等精美纹饰。“仔细看方罍左耳下方,就有铭文‘亚伐’,这是一个氏族的名字。”指着铭文处,本次展览执行策展人魏敏介绍。
  
  亚伐方罍于1976年出土于城固苏村小冢,是汉中地区目前发现的最大铜礼器,出土时是一对方罍,两器尺寸大小略有不同,但形制与装饰方法基本一致,皆应是属于“亚伐”族氏的同组用器。1978年,河北灵寿西木佛村的一座商代晚期墓葬中出土一件青铜卣,卣盖及器身上也有“亚伐”铭文。“陕西与河北相隔如此遥远的距离,“亚伐”铜器分布得如此分散,这可能与当时的战争、封赏或氏族联姻有关。也就是说汉中与河北地区在当时是有文化交流的。”魏敏告诉记者,“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方罍上部的蜗纹,这种纹饰在汉中、关中,乃至成都平原的一些器物上都有出现。其实,只要你们仔细观察,在我们展厅里就能发现不少文物都有这样的纹饰。”
  
  礼器“禁” 承载禁酒思想
  
  “商周时期,青铜器发展达到高峰。不同的是,商礼注重酒器,而周礼注重食器。商朝不禁酒,商纣王也正是因为酒导致自身的灭亡。到了西周,虽然有酒器,但统治者并不提倡饮酒。我们的展厅里就有这样一件文物,劝导人们不要嗜酒。”魏敏带着记者来到展厅一侧,这里的一个青铜器长方体器座四侧面边沿部素面,正中饰直棱纹,直棱纹外饰以雷纹作地的夔龙纹长方形边框。整个铜禁造型规整,庄严肃穆。
  
  “这种器物就叫做‘禁’,之所以这样命名,这是传达出统治者禁止饮酒的思想。”魏敏介绍,“禁”这一礼器,作于周武王灭商之后。为吸取商因纵酒而亡国的教训,周公命令康叔在殷商故土卫国宣布禁酒令《酒诰》,传达了“无彝酒”“执群饮”“禁沉湎”等禁酒思想。“禁”这一青铜礼器,应该就是诞生于这一背景之下。
  
  本组稿件由本报记者 李雪艳 报道 摄影 谢明刚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