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樟柯:忠于自己的世界 是真实而非自恋

2018年09月28日 11:02:47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粟蓓

  在刚刚过去的中秋,因新片《江湖儿女》上映,导演贾樟柯马不停蹄地飞到各地路演。该片上映5天票房即超过5000万的业绩,对很多商业片来说,并不算特别显眼,但对于贾樟柯而言,是个惊喜,这已经打破《山河故人》的纪录。

  有人说,山河无故人,江湖有儿女。那么,江湖是什么,江湖儿女什么样?9月24日,本报记者专访贾樟柯,聊起江湖儿女,已经在圈里沉浸了20年的他,毫不避讳地把镜头再一次对准他感兴趣的人群,展现他们在时代变迁中的变与不变。□本报记者杨琳

  1

  江湖 变化的人情世道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故事,千人千面。《龙门客栈》《英雄本色》《古惑仔》……在电影里,每个年代都有不同的江湖,它是刀光剑影,是颠沛流离,是两肋插刀,是肝胆相照……在贾樟柯看来,“写江湖,就是写不断变化的人情世道。今天,其实每个人都在江湖上,离乡背井、四海为家,所以江湖越来越是一个广义的概念。”

  在《江湖儿女》的世界里,亦是如此。巧巧(赵涛饰)和江湖大哥斌哥(廖凡饰)在时代变迁、江湖风浪中共同走过相爱相守、江湖械斗、牢狱之灾。江湖上的人,来来去去。斌哥在名利重压下背弃了过往经历以及身边的人,而原本在江湖之外的巧巧却因为坚守爱情继承起江湖信念和情义。

  《江湖儿女》的起点放在2001年,整部影片跨越17年。“我想拍一个时间跨度比较大的电影。因为江湖的故事,对我来说并不单单想讲街头热血、荷尔蒙飞扬的那个年纪,我也想谈在时间变化过程中对人的影响。”故事从2001年开始,贾樟柯也经过深思熟虑,“它是世纪之初,旧的江湖道义原则跟新的价值观、为人处世方法混在一起,就好像斌哥,过去有情有义、忠守江湖原则,但是也收一点儿钱,帮人铲事。”

  贾樟柯还解读了一个重要的情节。无论是在狱中还是出狱后,斌哥从未来看过巧巧,出狱后巧巧只身来到奉节找刁亦男饰演的大学生,希望通过他找斌哥,巧巧的价值观还是“江湖”里的人情社会,但大学生对她说:“现在我们都企业化了。”“我觉得这是整个电影的一把钥匙,我们所说的江湖变迁,其实‘企业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点。这之后,可能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没有过去那么简单,或者说比过去更简单了,那仅仅是钱了。”贾樟柯说道。

  2

  儿女 被时代裹挟依然有情义

  在很多人看来,《江湖儿女》是一部“大女主”电影,巧巧和斌哥经历了街头暴力、入狱,也经历了相爱、背叛,他们分离又重逢,但始终没有组成家庭,17年的时间,也见证了她成长中的变与不变,她变得果敢成熟,但依然保有江湖儿女的情义。

  电影中,故事的地点依然在贾樟柯以前曾经拍过的大同、三峡等地,但在不变的舞台上,有被时代裹挟的儿女。贾樟柯对斌哥这个角色的理解,是一个“迷失者”,“他从一个有情有义、江湖豪情的男性,逐渐在生活过程中,迷失自己,追求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有钱有权。”贾樟柯说,这也是他在写剧本时第一次反思男性角色。

  巧巧曾为救斌哥入狱,出狱后历经千辛万苦到三峡找到斌哥,却发现斌哥已有新欢。多年后,斌哥瘫痪,巧巧在大同收留了他。“斌哥对巧巧有过毁灭性的打击,在三峡分手之后,她其实对斌哥已经没有感情了,但是为什么要收留斌哥呢,是因为义。我过去不会把情义分开,因为小时候受的教育是有情有义,但这个世界上人和人不会一直有情,但义是需要的,义意味着做人的一种底线,一种恻隐之心,作为人对他人的一种体察。”

  原本只是想跟斌哥好好过日子的巧巧,经历过一系列的变化后,终究从一个弱女子变得强悍,甚至到最后她变得可以超越情感、不依赖爱情生存下去。“巧巧这样一种决绝,我觉得是一个悲伤的事情,但同时也是一种自主的、有力量的方式。”

  3

  电影 票房突破,唤醒非传统观众

  截至25日,《江湖儿女》上映5天票房超过5000万,这个成绩放在热门商业片中,并不突出,但已经让贾樟柯感到惊喜了。“《江湖儿女》打破了我上一部影片《山河故人》票房纪录,超出我和整个宣发团队的预期。本来我们以为这个电影应该是长线的,但是没有想到在中秋节,已经有很多观众走进影院。而且从每天1000多万的票房收入来看,应该是除了过去喜欢我电影类型的观众之外,还唤醒了非常多非传统的‘贾樟柯电影’观众。”

  相比于贾樟柯以往的电影,《江湖儿女》是类型化最明显的一部,这或许是这部影片在商业上能取得突破的原因之一。当然,这部影片也引来不同的看法。贾樟柯的电影始终绕不开他的家乡山西,他电影的女主角似乎也是“任人唯妻”,《江湖儿女》或多或少跟贾樟柯以往的作品有所关联。有人说《江湖儿女》是集贾樟柯作品之大成,也有人说贾樟柯这是自恋。

  看到这样的评价,贾樟柯没有一丝尴尬。他直率地说:“我觉得一个导演忠实于自己的情感世界,忠实于自己所感兴趣的人跟事,这称不上是自恋吧。只有你忠实于自己,所描写的人才是电影最有价值的部分,才最能够把自己的真情实感调动出来。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电影历史上几乎所有的导演都是忠实于自己的。总有一些人,对于很多人跟事是一直无法忘记、无法忘却、无法离开的,我可能属于这种人,我无法离开我喜欢的人群。这就是真实的贾樟柯而不是所谓自恋的贾樟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