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虚白:武侠突破困局需回归人性

2018年11月05日 14:38:03 来源:中国新闻网
高凯 编辑:粟蓓

武侠小说《挥戈》新书见面会 高凯 摄

  “人格缺失的悲剧性,反过来放大了普通个体的人性光芒,也为新武侠提供了突破口侠突破困局”,谈及武侠小说现状,刚刚推出新作《挥戈》的作家杨虚白日前在北京表示。

  由惊鱼文化、作家出版社联合出品的武侠小说《挥戈》27日在人民大学明德书店举办新书见面会。活动邀请了《挥戈》作者杨虚白和《反骨仔》作者李亮,由编剧、知乎红人林二担任嘉宾主持。

  杨虚白,大陆新武侠代表人物。早年曾于《今古传奇》连载“挥戈”系列,被誉为“回归古典意向,上朔武侠传统”的代表。

  《挥戈》取“鲁阳挥戈”典,寓意一人之力挽狂澜于既倒,虽不见得能达成,但也要奋力挥出那一戈。书中主角吴戈是山阳县吴老捕头收养的孤儿,曾为报吴捕头血仇,只身斩杀江南大盗,并在此役中顿悟刀法真谛。然而在其后的江湖行走中,吴戈的经历与曾经传统武侠小说的主人公颇为不同,杨虚白笔下的吴戈是一个被动叛逆者,他固执但隐忍,所谓“小人物武侠”,微观入眼,从小处见侠义,个体人性他们的核心描摹对象,如此一来,侠客的形象不再模糊,而成了实实在在的人。

  杨虚白提到他对侠义的理解,以余华的《许三观卖血记》举例,当许三观得知一乐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后,非常痛苦,一度想抛弃一乐,但当他决定把一乐带回家的路上,那份挣扎后的决然,代表着超脱自我和大环境的勇气,那便是侠义。杨虚白认为,传统武侠中的大侠在人性上多数并不完整,英雄必须是伟岸的、无私的,但伟岸无私的英雄只具备神性,往往不具备人性的真正光芒。

  他认为,未来的武侠小说文笔应向巨著靠拢,思想上回归人性,填补传统价值体系里人格的缺失。

  对于自己创作武侠小说的初衷,杨虚白说,因为生活中的自己,受到方方面面的约束,无法达到理想状态,也无更多余力去推动改善这个世界,因此迫切需要构思出一个英雄,替自己去体验和行动,但事实上,自己作品中并不回避主人公和他所处社会的冲突与割裂,“最终。在这种矛盾下,是人格缺失的悲剧性,反过来放大了普通个体的人性光芒,也为新武侠提供了突破口侠突破困局。”杨虚白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