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学者郦波:杜甫精神支撑华夏民族挺过劫难

2018年11月20日 09:31:58 来源:四川日报
记者 吴梦琳 编辑:粟蓓
  

郦波讲杜甫。

  11月19日晚,由四川历史名人文化传承创新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主办、四川日报报业集团(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承办的“名人大讲堂”第二期开讲,南京师范大学教授、文化学者郦波继续讲述“诗圣”杜甫。

  作为《百家讲坛》主讲人,《中国诗词大会》《中国成语大会》等节目嘉宾,近年来郦波频频亮相,以其博学多才、幽默风趣征服了不少“粉丝”。昨晚在《义重锦官城——杜甫与成都 儒家与华夏》讲座现场,他也延续了旁征博引、穿越古今又言谈幽默的风格,引得观众掌声不断。

  讲座中,郦波从《春夜喜雨》《望岳》《登岳阳楼》三首杜甫不同时期的诗歌入手,从微观角度详述了杜甫的“义重锦官城”。他认为,杜甫一生颠沛流离但一直心系家国天下,在遭遇灾难,山河破碎之时,正是有着杜甫精神的华夏儿女,将家国重新凝聚起来,支撑着中华文明挺过这么多劫难并实现复兴。

  □本报记者 吴梦琳/文 杨树/图

  写成都的那场春雨

  是表达对生命和生机的期待

  “最初接到邀请时,让我选择讲哪一位名人,我就决定讲杜甫。我讲杜甫也讲过很多次,但是在成都讲杜甫,又有不一样的意义。因为杜甫旅居蜀地的那段经历,对他整个诗歌创作和人生,都有特别的意义。”讲座开始,郦波坦言,自己年少时,其实也不太懂杜甫,年龄越大,却越爱老杜。

  “自古文人多入蜀,夔门一出便成龙。”郦波说,杜甫也不例外,他一生写了1400多首诗,在成都就作了400余首,后到夔州又作了400余首,在巴蜀时期他所创作诗歌总数就占到了一生诗歌总量百分之六十多。

  郦波从杜甫在成都所作的《春夜喜雨》讲起。当时杜甫辞官离京,一路颠沛流离入川,到成都修建草堂,一年多以后写作了这首诗,诗歌轻快活泼,充满着喜悦之情,与大家印象中的忧愁苦闷的杜甫的形象完全不同。

  “杜甫在成都旅居的时光,应该是他一生中最为安定的时间。天府之国生活富足,他在这里受到朋友的优待和照顾,生活环境又十分优美,这些都让杜甫心情愉悦,也给了他无限的创作灵感。”郦波运用训诂学等,对这首诗歌进行了新解。他提到,在诗歌中,处处体现着杜甫的喜悦之情,尤其是最后一句“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一般认为花是轻,为什么说重呢?”郦波说,这个字要与后面的锦官城联系起来,因为其实锦官城不是完全等同于成都,当时成都分为大城小城,锦官城是指成都的小城,因为蜀锦而得名。“花与锦是常常相连的,古人说鲜花着锦、锦上添花,都是象征着美好的、旺盛的生命,杜甫说‘花重锦官城’其实也是在当时背景下表达一种对生机、对生命的期待。”

  “所以从更深的文化内涵上来说,《春夜喜雨》最重要的字,应该不是‘喜’,而是‘润’,大旱之后、春天时分的一场雨,滋润着万物,也滋润着杜甫。”郦波说,大家习惯用一面镜子去考量一个历史人物,但杜甫其实是很多面的,尤其是在成都的杜甫,是一个轻松的、欢快的,成就出了“江畔独步寻花”的这样充满情趣的杜甫。

  支撑杜甫的精神

  凝聚伟大华夏走过多次劫难

  后人对杜甫的评价很多,如果浓缩成一个词汇,也许就是忧国忧民,这不是一时,而是一生。

  离开四川之后,杜甫晚年的生活更加孤苦,登上岳阳楼时已是迟暮之年,这位形容枯槁的老人写下了“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

  “这是怎样的一种宽阔宏伟的眼界啊,能够雄跨古今,气压百代,从洞庭湖写到整个神州大地,日月乾坤。”郦波感慨,杜甫在喜悦时能够想到天下,在自己的生活极其悲凉之时,依然是“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不是为自己的悲惨命运哭泣,而是为北方战事又起,家国离散而哭泣。

  “杜甫一生命运确实都比较悲惨,但是他一生总能从自己的命运由己及人,本能地忧念天下苍生。”郦波说,支撑杜甫这样走过他的一生的精神,正是来自于儒家文化、来自于中华文明的滋养,而从古至今,也正是与杜甫一样的拥有这样精神的千千万万的华夏儿女,在中华文明遭遇劫难之时,在国破家亡之时,能够依然凝聚起来,为天下苍生的命运而不停奋斗、牺牲自己,让中华文明能够挺过劫难,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郦波说,这也正是他将讲座命名为“义重锦官城”的原因,杜甫的“义”是一种超越个体的、系关整个民族的“义”。讲座后,郦波还与来自不同行业的文化传习志愿者进行了对谈,从如何让外国人更好地读懂杜甫,谈到如何进一步挖掘杜甫精神打造城市文化,既有诗词古句的旁征博引,也有英文单词、网络用语的顺手拈来,进行一场特别的对话。

  近年来,除了学术研究和在高校授课以外,郦波一直在坚持开展传统文化大众普及教育、通识教育。“锦江春色来天地,玉垒浮云变古今。”接受记者采访时,郦波还点赞了四川历史名人文化传承创新工程,他说,在古代传统文化中蕴含着很多现代的启示,挖掘传统文化,一方面可以从中找到我们自己的根脉,对自己有自知、自明和自我坚守;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联通古今,在更好地传承的同时,从中吸收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