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的如意曲

2018年11月28日 15:10:35 来源:成都晚报
刘 火 编辑:张瑞潇

  倘若我们不知道武则天是中国历史上的唯一女皇,下面这首情诗,也可入选任何一部爱情诗选集:

  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

  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

  这首诗叫《如意娘》,《全唐诗》有一诗前小注:“商调曲,武则天皇后所做也”。这小注一方面可以断定《如意娘》为武则天所作,但另一方面,这小注的后半句即“武则天皇后所做也”则大有问题。武则天作这首诗时,并不是皇后,编全唐诗时,武则天当大周的皇帝已经过去了一千多年。据考,这首思君的情诗,作于感业寺。

  据《新唐书·列传第一·后妃上》上记,“文皇后崩,久之,太宗闻士彟女美,召为才人,方十四。”武生于唐高祖武德七年即624年,14年后即唐太宗贞观十二年。贞观二十三年,太宗归天,时年25岁的武则天入感业寺为尼。史称或八卦讲,这首情诗是写给高宗李治的。已经无考,武则天做太宗才人时,何时与太子李治“好”上的。但可以肯定的说,武则天与年轻有为的李治,定是一见钟情。如果不是这样,我们不能理解“看朱成碧思纷纷”这般的相思,更不能理解“憔悴支离为忆君”这般幽情。若干年后的李商隐写下的“蜡炬成灰泪始干”的千古名句,很难说没有武则天的“不信比来长下泪”诗句的影子。“不信比来长下泪”的悲伤,把一位青春正炽,相思正浓的尼姑,晕染得一塌糊涂。典出梁元帝“芙蓉为带石榴裙”的“开箱验取石榴裙”,则把悲伤写得无以复加:“如果你来感业寺,你看看吧,你看看吧,想思流下的泪,已经染透了(你送给我的)红裙子。”

  史称或八卦讲,当已经从太子升格为执掌大宝的李治看到这首相思的诗、这首怨妇的诗时,感动得一塌糊涂,急速把武则天接出了感业寺。于是,武则天,通过她的聪明、智慧、能干、果敢、阴谋、阳谋,以及杀伐,从贵妃、皇后、天后、双圣……一步一步地走向了中国历史上独一无二的武周时代!武周一朝,成为从贞观之治到开元盛世的重要节点,成为从初唐到盛唐的奠基。正史、野史对武则天诸如滥杀李氏族人、重用酷吏等等,生前身后都蜚短流长,其实是皇权主义和男权中心的变态表达。

  抛开武则天的这些传奇,就武氏诗来看,也非等闲之辈。《全唐诗》录武诗47首。尽管大部分都属皇庭、御前的应酬之作。但一些诗,依然可以看到则天大帝的另一种情怀。譬如:“九春开上节,千门敞夜扉。兰灯吐新焰,桂魄朗圆辉。送酒惟须满,流杯不用稀。务使霞浆兴,方乘泛洛归。”这首题为《早春夜宴》的诗,就显现出武则天作为诗人的情怀和诗艺。这首诗让笔者想起另外一个话题。几年前,我到广元拜谒武则天与蜀地密切相关的皇泽寺时,看见种桑养蚕的连环石版雕刻,不由想起武则天对农事的关心。《新唐书·列传第一·后妃上》记有,上元元年即674年,这年,武则天“进号天后”,随即建言十二事。第一件事就“劝农桑、薄赋徭”。可见那种桑养蚕的连环石版雕刻事出有因。此时的武则天,不再是写相思《如意娘》的才人武则天,而是掌管大唐朝政的天后武则天了。

  即便如此,武则天并没有忘记她与李治的爱情。692年,她还把自己的皇帝年号改为“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