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巴蜀与中原水乳交融 它们是四川出土的中原式青铜器铜器

2018年11月29日 13:52:08 来源:四川日报
吴晓铃 编辑:张瑞潇

牧正父己觯

覃父癸觯

  文物档案

  覃父癸觯

  (音:[zhì],古时盛酒、饮酒用具)

  文物级别:二级文物 年代: 商末周初 出土时间:1959年 出土地点:彭州竹瓦街窖藏 收藏地: 四川博物院

  偏居西南的古蜀,是李白诗中“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之地。古代四川真的如此封闭吗?显然不是。三星堆出土的海贝、金沙出土的十节玉琮等文物,早已证明古蜀与周边及亚洲地区展开过经济和文化交流。在四川博物院,1959年在彭州竹瓦街窖藏出土的两件刻有“牧正父己”和“覃父癸”铭文的铜觯,也能证明古蜀和中原地区曾有过密切交流。两件典型的中原家族器物出现在四川,被专家们认为极可能是古蜀人参与周武王伐纣时的战利品或周王颁赐的掳获物。

  两件铜觯来自中原地区

  1959年,彭州竹瓦街出土了一批青铜窖藏。其中除精美铜罍之外,还发现两件铭青铜觯,它们器形看似大致相同,器身扁圆、敞口,器颈微敛、腹微鼓、高圈足。细看之下,“牧正父己”觯的器身饰有变体的顾龙纹一周,正中饰兽头,圈足为变体夔纹,内底刻有铭文“牧正父己”;“覃父癸”觯器身饰云纹,内底刻有“覃父癸”铭文。

  四川博物院副院长谢志成介绍,两件器物出土后,学术界很快展开研究,“专家们认为,这两件觯制作精美,从形制、花纹以及铭文款式来看,可能为商末殷人的家族之器。觯底的‘牧正父己’和‘覃父癸’,应当是氏族及其名号。”这并非臆断。最近几十年,考古学家陆续在陕西关中平原西部的宝鸡竹园沟墓葬商代晚期的铜爵,以及陇县韦家庄1号墓商代晚期的铜尊、铜盉上发现过同样的铭文。尤其是“覃父癸”觯的铭文,与竹园沟墓葬出土的“覃父癸”爵上的文字,无论行款还是字体风格皆为一致,因此认为其为同一批次器物,也有可能是同一家族之器。

  已故著名历史学家徐中舒还考证过,“覃父癸”之覃,应该是殷代主酒之官,其子孙因此以覃为氏。他认为殷代虽然已进入阶级社会,但奴隶主之间的氏族制依然存在。凡祖父的兄弟皆称祖,父的兄弟皆称父。“覃父癸”觯,应该就是覃氏兄弟为其父癸所作的祭器,而“牧正父己”觯也是同理。

  或见证古蜀人参与周王伐纣

  远在中原的家族器物,为何会在千里之外的四川被发现?专家们认为,这极可能是史书中记载的蜀人参与周王伐纣的战利品,或是周王颁赐的掳获物。

  谢志成说,《尚书·牧誓》篇曾记载周武王伐纣时,联军有“庸、蜀、羌、髳、微、卢、彭、濮”8个部族。而来自中原的两件觯在四川出土,其埋藏年代又在周开国之后,应当就是蜀人参加伐纣之役的最直接物证。正是当年包括蜀在内的8个部族奋勇杀敌,最终“战一日而破纣之国”,商灭。新成立的周将缴获的战利品颁赐给参战的8个部族,自是理所当然。

  能够率部族远赴中原助力武王伐纣者,身份地位自然很高。事实上,出土两件铜觯的彭州竹瓦街窖藏,还同时出土了铜罍,铜罍礼器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古蜀的王族获颁战利品,并将其带回蜀地作为周王褒奖的见证,世代沿袭。直到遭遇突然变故,最终将其埋于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