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弦:最崇敬的诗人,我选杜甫

2018年12月18日 14:27:30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陈谋 编辑:张瑞潇

  今年8月,国家级的第七届鲁迅文学奖公布获奖名单,著名诗人、散文家胡弦榜上有名。为了弘扬天府文化、传承诗圣精神、擦亮成都“诗歌之城”名片,成都商报社联合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策划推出“鲁奖诗人走进草堂”系列讲座暨诗歌朗诵会。

  12月21日下午3:00,鲁迅文学奖得主系列讲座第二场主角确定当代著名诗人、散文家、第七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获得者、《扬子江》诗刊主编胡弦,地点定于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仰止堂。除了以《诗歌,诗意,生活》为主题展开为时一个小时的诗学讲座,胡弦还将分享他的鲁迅文学奖获奖诗集《沙漏》,举办名为“让人耽留的美,总是美如虚构”的胡弦获奖诗歌朗诵会。

  昨日,针对第二场鲁迅文学奖得主讲座暨诗歌朗诵会,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专访了胡弦。

  写作

  总是要重新开始,有没有奖都一样

  成都商报:这次你确定的讲座题目是《诗歌,诗意,生活》,怎样阐述这样的主题,有诗歌的诗意生活,三者紧密相连,是吗?

  胡弦:有诗歌参与的生活肯定更有诗意,或者说,有诗歌的参与,可以让我们更好地理解生活和生命的本质,去辨认和确认美的价值。

  成都商报:草堂,你如何看待这处诗意栖居地,以及杜甫?

  胡弦:在草堂读诗,会有一种仪式感,让人的心亲近另外的时间和空间,并感受到杜甫这样的圣者更真切的存在,以及自己心中对诗歌的那份虔诚。对于我个人,如果从中国古代的诗人中选一位我最崇敬的诗人,我选杜甫。

  成都商报:近几年你获得了很多奖项,有创作者对奖项趋之若鹜,有的又避让不及,这些褒奖赞誉对诗人创作是否有影响呢?

  胡弦:奖项,也是评价体系的一部分,从社会层面讲,它比纯粹文字的影响还会更大些。但我没怎么刻意去规避,因为它对我写作的影响不大。写作,总是要重新开始,有没有奖都一样。

  求变

  不一定每次都有突破,但可摆脱旧我

  成都商报:当年你还是乡村教师的时候就开始写作,从散文到诗歌,最后在诗歌创作上坚持了三十年,是什么在吸引你一直坚持耕耘在诗歌领域?

  胡弦:写出一首好诗,如同得到诗神的特别眷顾,在我,其欣悦超过写其他的东西。所以,这里面不存在坚持,写诗对我是一种热爱。

  成都商报:你的写作从乡村题材、古迹遗迹,延伸至山水之间,读起来会感受到古典韵律与艺术感。无论题材,还是体验,是否与你的成长环境、文学启蒙有关?

  胡弦:人就是他的环境。在写作的不同阶段,生活在变,接触的人和读的书在变,经验在变,对语言的理解、感知也在变,它们作用于一个人,写出了什么东西,更像一个自然出现的结果。

  成都商报:你的诗歌创作没有一成不变,你一直在尝试改变和突破?

  胡弦:是的,一成不变意味着重复,重复就是终结,你将成为一个活化石。求变,可能不一定每次都有突破,但可以帮助你摆脱旧我。

  警惕

  诗人最难突破对自己熟悉的写作模式的认知

  成都商报:你认为,一个诗人最难突破的是什么?

  胡弦:认知,对自己熟悉的写作模式的认知。每当我得心应手甚至熟能生巧的时候,我就提醒自己要警惕,要再打量一下自己的写作,重新认识自己。

  成都商报:最近进行的创作是什么?新的出版计划吗?

  胡弦:我有一些写作上的想法,但同时也听从自己的感觉。有一本新的诗集在出版社。编辑的愿意是想做一个选本,但里面大概有一半的新作。所以,这是个混合的本子。

  成都商报:作为诗歌编辑,谈谈当下诗人们的诗歌创作存在哪些问题?

  胡弦:作为诗歌编辑,我总是希望看到更多的具有新面孔新感觉的诗——我们的创新能力似乎在减弱,而大量的同质化的作品却源源不断。诗人,也许更应该意识到自己应该结束什么。

  征集令

  听胡弦讲座 赠鲁奖诗集《沙漏》

  18日至19日,凡通过成都商报微信号《诗歌集结号》相关活动推文留言报名的诗歌爱好者,皆可报名。名额为80人,报完为止。每位报名者,除了现场聆听胡弦的诗学讲座,欣赏文懿、冯耀、玛芮米娜塔等朗诵艺术家朗诵的胡弦获奖诗作,还将获得胡弦的鲁迅文学奖获奖诗集《沙漏》1本。

  请报名者留下您的姓名、职业、手机号码和身份证号码。收到成都商报《诗歌集结号》通知的报名者,可凭借身份证免费进入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参加此次公益讲座活动。

  《顽石》

  据说,一块顽石变成宝玉的时间,要比面如冠玉的人变成一块顽石慢一些。

  那是在夕阳下,在那种缓缓的沉落里,我们和一块石头压住了黄昏的一部分。

  小说怎样构成?

  我听过一个假人的嘀咕:一切都是真的。

  而疯子的呓语:假的,假的……

  ……缓缓沉落中,无用之物才是超现实的——它收留了故事的一部分痛感,以之维系我们生活中多出的那部分。

  一块结石。它爱着这世界,在远离这世界的另外一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