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导演的责任与样式的思辨

2018年12月26日 16:22:52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徐培成 编辑:张瑞潇

  作为戏曲导演,既要排戏还要教戏做示范。特别是当下,随着社会的大发展、大进步,人们的文化生活丰富多样,艺术品种多元化,全社会整体的文化水平日益提升,观众艺术审美的需求与标准亦越来越高。我们戏曲导演要排好戏,首先要明确导演的责任,要把握剧本的三个特点:要有强烈的时代质感,穿越历史,观照今天,服务今天;剧中主人公要有明确的主动行为贯穿全戏,并在行动中展示主人公的境界与智慧;全剧必须突出主人公情感的脉络,力求以情动人、以戏感人,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将艺术寓教于乐的功能最大化。

  举例说明,2015年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我为安徽省徽京剧院排练了《抗倭英雄戚继光》。我注重突出戚继光组建戚家军英勇抗击倭寇的强烈爱国主义精神,把历史上中华民族英雄的家国情怀同今天倡导的爱国主义精神贯穿一线,使新编历史剧服务于当今社会的时代责任感、使命感尤为突出。

  在突出戚继光的主动行为方面,全戏一开场就展示了戚继光深谙兵书战策,以骄兵之计战胜倭寇,救出被掳去的众乡民,紧接着,戚继光到义乌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解决民间纠纷;组建戚家军,接纳奇人造狼筅,大练鸳鸯阵。在戚家军组建中为严明军纪,戚继光排除了亲情的干扰,对扶养自己长大成人的亲舅舅动用了军法,整肃了军纪。在倭寇声东击西的大举进犯中,戚继光洞察敌情,兵分两路,以三千戚家军战胜了两万倭寇的进犯,取得了大明朝载入史册的以少胜多的战例,成为中华民族抗倭历史的光辉一页。这出戏的成功,原因除了全体演职人员的拼搏努力外,还有导演与编剧密切合作的成果。

  戏曲导演要有独特戏曲样式的呈现。有人说,话剧是体验派,戏曲是体现派。而今天的戏曲舞台上,众多剧种都有着自己不同的表现样式,而且,我亦赞同不同剧种应有不同的表现技巧及样式。当然,戏是车,曲是辙,声腔艺术是表现不同剧种的主要手段。我个人以为戏曲导演的呈现方式应该注重以下几点:

  一、戏曲要注重夸张变形的表演方法。

  戏曲的四功“唱、念、做、打(舞)”,五法“手、眼、身、法、步”本身即是技巧的规范,更是表演艺术的法则。这些都是老一辈艺术家从生活中提炼、加以艺术升华的心血结晶,用好“四功五法”就是体现戏曲夸张变形的表演样式。主要演员要站有点、亮有相,群众演员要聚有形、散有线,充分发挥戏曲以歌舞演故事大写意的表演风格。

  二、戏曲导演要遵循“情是灵魂,节奏是生命”的艺术规律。

  “唱戏唱情,演戏演人”,特别在唱念方面要以情带声,声情并茂,情出人物,情出味道,情是最高难的艺术技巧。节奏产生美,节奏出绝活儿,节奏是戏曲艺术的生命。厉慧良先生在《艳阳楼》饰演的高登,为什么一个上马能赢得五次掌声?尚小云先生为什么在《昭君出塞》的上马动作中赢得三次掌声?其诀窍就是节奏掌控得十分高超。导演就是掌握节奏的总设计师和现场总指挥。

  三、戏曲导演要充分发挥戏曲文戏武唱、武戏文唱的艺术特长,也可以说是文戏舞唱、舞戏文唱。

  比如京剧的《驱车战将》,就是典型的武戏文唱。而黄梅戏的《夫妻观灯》就是文戏舞唱。昆曲的《林冲夜奔》就是文戏武唱。我在排练《抗倭英雄戚继光》《奇女无容》《巾帼小将》《杨靖宇》《吉鸿昌》《诸葛亮临危受命》等戏中都是有文有武,文武兼备。这样既调动观众的审美情趣,又丰富了艺术表现手段,同时更提高了演员的艺术技巧,让戏更加具有艺术观赏性。

  四、在戏曲的舞台上还要特别注重“此处无声胜有声”表演样式的充分发挥。

  戏曲艺术中的“起霸”“走边”“马趟子”“打把子”等程式技巧都是老祖宗几百年留下来的珍贵财富。这些技巧的呈现既能展示演员的高超技艺,又能让观众得到美的享受。为此,我每出戏中都注重使用这种“此处无声胜有声”的传统技法,并在继承中坚持守正出新、守正出奇的创作理念,精心设计、精心排练,力求好的艺术效果。

  总之,新编历史剧的创作排练,一定要突出戏曲本身的艺术特点,一定要在强化突出剧种本体的前提下守正出新,在学习继承发展的过程中取得更大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