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有“顿”“渐” 功夫在画外

2018年12月28日 14:39:44 来源:四川日报
记者:余如波 编辑:张瑞潇

  蜀山深居,纸本水墨。 叶瑞琨作

  说到四川的山水画,叶瑞琨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名字,这位64岁的成都画家,最近迎来了从艺以来最大规模的个展。12月22日,“憩情八遐——叶瑞琨个展”在成都麓山美术馆举行,分“清风与归”“取其意气”“碧山人来”和“坐究四荒”四部分,展出其1982年至今创作的水墨、彩墨、金碧山水、写生和铅笔速写等近200件作品。

  叶瑞琨受业于“三峡画派”而加以变化,作为一位推崇综合素养的画家,他的不少作品“功夫在画外”。他根据古人诗意、文意进行创作,还在自己的作品上撰文记事、议论,甚至为自己的作品创作题画诗。

  画家,首先是文化人

  走进麓山美术馆仔细欣赏,不难发现“憩情八遐——叶瑞琨个展”的布展颇有“心机”。展线开端是叶瑞琨小尺幅的写生和水墨作品,犹如一顿美食中的“开胃菜”。随着参观的深入,艺术家的彩墨、金碧山水作品等“硬菜”“大餐”渐次出现,不仅色彩从单纯的黑白逐渐变得浓郁,画面尺幅也逐渐增大,作品气象更趋雄浑壮阔。

  作为一名山水画家,叶瑞琨每年不少时间在外奔走,采风、写生足迹遍布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省内的九寨沟、剑门关、上里古镇、青城山、峨眉山、黑竹沟,省外的丽江古城、三峡、富春江,以及老挝、尼泊尔、英国、意大利、瑞士、俄罗斯等各国风光,都在叶瑞琨大量写生、水墨作品中依次呈现,展现了一个“艺术化”的世界。

  有趣的是,叶瑞琨不单用图像描绘风景,还以古人“笔记小说”的方式,在画面上写作游记或记录创作时的随想感悟。如在英国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的速写上,他不仅写道“其内部装饰与外部建设皆精美绝伦,英国王室之各项重要活动都在这里举行”,还特别提及达尔文、乔叟、莎士比亚、丘吉尔等很多名人长眠于此或设有纪念堂。

  欣赏这样的作品,观者不仅有视觉享受,还获得一次“科普”。这种独特偏好,或许与叶瑞琨对艺术的理解有关。“中国绘画并不是单纯的绘画,反映出来的还有哲学思想、世界观和画家本人的学养,所以中国画家应该在书法、篆刻、诗歌上都有一定的造诣,否则就是一个匠人。一个画家的自我定位,首先是一个文化人。”

  水墨和金碧可以并行不悖

  叶瑞琨“文人化”的艺术理念,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创作题材的选择。纵观其参展作品,表现陶渊明、苏轼、杨慎等古代文人诗意、文意的不在少数,不过他也在其中悄然掺入个人的理解。例如描绘杨慎的“滚滚长江东逝水”,叶瑞琨的画面却不见波涛翻滚,而是展现高山密林下的一叶扁舟,用隐逸之气代替原词的豪迈之情。

  叶瑞琨的授业恩师,是“三峡画派”开创者、著名画家岑学恭,不过正如他自己所言,“我的画整体处理上受到老师的影响很大,但在局部和个性化处理上,已有完全属于个人化的特点。”叶瑞琨的作品同样笔墨厚重,但细节处理和出生于北方的岑学恭不同,他很灵巧地将细节嵌入厚重的整体里,作品在严谨中透出灵性。

  在对古人精神的追慕中,叶瑞琨尤其钟爱苏轼,他将《前赤壁赋》《后赤壁赋》《石钟山记》《记游松风亭》《喜雨亭记》等名篇都变成绘画作品。尤其是两篇赤壁赋,叶瑞琨采用不同的艺术手法反复再现,有时是相对写意、简淡的水墨,有时却是繁复、富丽的金碧山水。在他看来,二者可以并行不悖。“水墨画就像‘顿悟’,用了学养与修为的积累,画的时候偶然得之;金碧山水则像‘渐悟’,要通过无数次的涂抹、填画,逐渐达到那种单纯的高度。”

  叶瑞琨透露,2019年,他打算做一个油画专题展览,未来还会画一些大幅纯水墨作品。“我想把水墨画成巨幅,用墨问题可以解决得很好,但笔形一定要好看。小笔换成大笔,如何控制变得紧要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