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网首页
四川 | 原创| 国内| 国际| 娱乐| 体育| 女性| 图片| 太阳鸟时评| 市州联播| 财经| 汽车| 房产| 旅游| 居家| 教育| 法制| 健康| 食品| 天府新区| 慢耍四川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频道  >  文化产业
新闻热线:028-85171608 QQ:2226834809

兵临城下 张献忠三攻泸州记

2019年01月17日 16:26:01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陈鑫明 编辑:金宣辰

乾隆泸州雁塔

明阵亡将军王万春和妻冯氏墓

《蜀碧》记录了张献忠屠杀四川史料

张献忠塑像

王万春将军后人王文福之墓与王氏家族后人

泸州古城墙

  □陈鑫明 文/图

  2017年4月中旬,在泸州市纳溪区丰乐镇的龙潭里大石沟许家屋基后山发现明阵亡将军王万春和妻冯氏墓、明阵亡三将军坟;在观音寺土地坎坡上,还有一处将军坟。阵亡将士是与明末张献忠部攻陷泸州城时抵抗而阵亡的,在龙潭里王氏宗谱中有记载。

  张献忠剿四川,史书上有载。一说三次入川,一说五次入川占蜀。乾隆《直隶泸州志》、嘉庆《直隶泸州志》、民国《泸县志》中有载。张献忠的大西军,第一次攻陷泸州是崇祯十三年十二月。十六日第二次是崇祯十七年七月。初四前后两次攻占泸州,均为攻占成都作桥头堡。占领泸州下控重庆,上临西川,水陆并进可得天府之富。然而无论是官书,还是民间族谱中记事,大西军两次攻占泸州城,杀州官、杀守城士卒。屠城三日,杀秀才、贡生、举人一大批知识分子和朝廷命官,还杀害无辜的百姓。民众逃亡,社会惨境,市井荒凉、草木凄零,百里不见人烟。在明末清初蜀乱之时,泸州历史是死亡与恐怖、黑色记录。

  壹

  一攻泸州温玉洁南门外问斩

  明崇祯十二年(1639年)五月,张献忠在谷城起兵。七月在房县与左良玉部交战后挥师入川。《明史记事本末卷》七十七载:“崇祯十三年(1640)十二月己酉,贼走泸州,贺人龙等以兵蹑之。辛亥,贼陷泸州。泸州三隅皆陡绝临江,止立石站一路可北走。贼既走绝地,(万)元吉谋以大兵自南捣其老营,伏兵旁塞险要,蹙贼北窜永州,逆而击之,可以尽歼之。乙卯,元吉兵至立石站,贼营先移渡南溪,官兵隔水追之不及。癸亥贼越成都,走汉州、德阳复至绵河。”

  崇祯十三年(1640)8月,书生温玉洁向张献忠进献攻取泸州大计,张献忠如获至宝,认为这个“温麻子”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遂为温玉洁授帅旗,任命为都督,让其统领3万人马去攻打泸州。出征路上,有战将提醒:“泸州是座坚城,知州苏琼、明军守将罗于莘一文一武,很有本事,不可贸然进攻。”温玉洁冷笑一声:“重庆都打下来了,难道几万人马还拿不下小小泸州?”

  抵达泸州前,信心满满的温玉洁派出信使到泸州城劝降。不料,泸州知州苏琼、明军守将罗于莘撕碎了劝降书,还命人割掉了信使一只耳朵。温玉洁气得麻脸发绿,立即下令向泸州城火速发兵。温玉洁分兵五千,让副帅刘进忠带队从陆路进发,他率两万五千人马顺江而下,相约会师泸州城对面的江北小镇。

  第二天,江上的晨雾刚刚散去,攻城战打响了。几百艘战船扬起篷帆,像离弦之箭驶向江对岸。船一靠岸,大西军将士潮水般扑向城墙。此时,泸州城头除飘扬的旗帜,没有任何动静。然而,当大西军手持刀矛喊叫着往城头攀爬时,守军出现了。战鼓一响,守军拼命向敌人射箭、扔石头、洒石灰、泼开水……攻城者连人带梯被掀翻,即使攻上城也被砍死,城墙下很快尸积如山。

  城墙久攻不下,坐镇指挥的温玉洁沉不住气了,他不断将留守江北的部队派过江去增援,并传令给刘进忠:到天黑之前一定要拿下泸州!

  天色渐渐暗下来了,泸州城依然没有拿下。这时,泸州守将王万春,已率军出城,潜伏在江北小镇周围,向温玉洁的大本营发起奇袭。身高力壮的王万春带一路人马,直奔温玉洁指挥部——东岳庙,将温玉洁当场活捉。次日午时三刻,温玉洁被押到南门外江边问斩。

  贰

  二攻泸州张献忠血洗城池

  张献忠闻讯大怒,亲率大军蜂拥攻打泸州。12月18日从水东门攻入,城内巷战数日,于22日泸城陷。张献忠杀了州官全家,又将罗于萃全家皆杀之,下令屠城三日。

  这是张献忠部第二次挥师入川,第一次攻陷“西南要会”泸州。在1640年12月16日至24日泸州守城战中,据曹履吉《忠烈泸州苏公传》中记载,“州官(知州)苏琼,江南石埭人。崇祯六年(1633年)举人,七年(1634年)进士。奉命守景州(河北景县南,明省修县)有战功。崇祯十四年(1641年)调任泸州知州。时张献忠已入川,为保境安民,苏琼捐俸募义勇丁壮聚忠山,昼夜守防,地头池面置有法火神器(火炮、弓弩),贼不得近城而置足。适奉杨阁部嗣昌令,调戎卒五百以从征,城内无兵守防。12月16日,有松潘备兵使黄谏卿新任分巡下南道泸,逼令启开城门,献贼部乘势闯入,孤城无援,苏琼寡不敌众,贼刃颈上,迫降之,公大骂:‘犬豕敢屈天子良臣,亡命弄戈,直旦夕鬼耳!’贼怒支解之。詈声犹乌乌,复抉其舌,刳其肠。”

  “舒夫人在署中,闻公讣,哭曰:‘君死国,我当死夫!’乃引刀自断其头,自流皆碧色。仆婢七人相谓曰:‘主父母死,我辈义不独存!’三触树,两创地,两自尽皆死之。居民坐危迫中不自恤,而街号巷哭,风惨云愁,贼亦为之心动。”清乾隆乙卯《直隶泸州志》载:“苏忠烈公祠内立殉难之夫人舒氏;四仆:夏迁、刘明、苏富、郑贞;三婢:秀贞、秋兰、玉簪。秀贞司文翰,主管文章、文辞、公文信札。秋兰习武知兵,献围城时,率三百女兵上城助战。张献忠部由城下水东门攻入城内,苏琼率兵迎敌桥(下水井沟处)拒敌,力战而伤。秋兰闻之率兵往援亦伤。苏琼惨遭杀害,秋兰自刎。秀贞自尽,玉簪触树身亡。”

  明怀宗崇祯皇帝有《谕祭泸州苏琼及妻舒氏文》:“维尔忠烈,秉质清刚。……于戏!阖门惨殒,血染清波。万姓悲思,歌残黄乌。人之云逝,朕所轸怀。伤兹烈魄之乘箕,宣慰英灵之泣月。特颁谕祭,且治归藏。永祀祠以劝旌,庶钦承于无 。崇祯十六年十二月十一日。”

  明崇祯状元、杞县刘理顺《挽泸州守苏公阖门殉难》诗云:

  南渡无文字,独存正义歌。

  所争扶大义,方不愧巍科。

  一念惟酬国,全家遂饮戈。

  他年到泉下,我欲拜荆轲。

  将军无卫霍,北府倚谁雄。

  为吏一腔血,在天百尺虹。

  新亭空洒泪,剑阁有余忠。

  未死颜如甲,能无念楚弓。

  清乾隆《直隶泸州志》中载,1640年12月16日至24日,张献忠陷泸州。屠城,遇害的地方官员和秀才、贡生、举人有数百人,其中110人入忠孝节义祠。其中有举人韩洪鼎、李永蓁,秀才方伯元、曾荐祚、方旭、钟子英、鱼嘉鹏,贡生林之龙及其妻子、父母、子女。还有泸州凤仪乡七宝寺僧晞客、嘉明陈氏丁壮700余人。民间抵抗张献忠屠泸州城的战斗从未停止。

  叁

  三攻泸州替主死难忠勇节义

  据《明史纪事本未》载,崇祯十六年(1643年)五月,张献忠取汉阳,过长江攻占武昌,自称“大西王”,建立大西政权。八月南下湖南,攻占岳州、长沙,九月攻占永州,十月攻占常德,十二月攻占吉安,几乎控制湖南、湖北、广东、广西广大地区。为其发展,张献忠决定第三次进军四川。

  “崇祯十七年(1644年)初,张献忠率大军三十万人马,水陆并进。正月攻占夔州,兵至万县,长江水涨,屯留三月。五月克梁山、忠州。六月初,张献忠召开诸将军事会,议定攻占成都路线,决定由重庆取成都。大西军分三路并进,一路由合川、遂宁,攻涪州,是为内水;一路由泸州、内江攻向简州,是为中水;一路自泸州、叙州、嘉定(乐山),攻向彭山,是为外水。三路大军兵临成都则无险可守矣。”

  张献忠率大西军取成都,三条线路两条择定泸州。为夺取“西南要会”重镇泸州,作为粮饷供给地。“张献忠亲率10万人马,步骑夹岸,以护舟师,牵缆而进。六月初八,攻下涪州。七月初四,兵临泸州城下。”

  乾隆二十七年《直隶泸州志》载:“崇祯十七年(1644年)七月初四,张献忠大西军攻泸州,时四川分巡下南道副使黄谏卿率兵民守城,以死拒敌,城破,黄谏卿被俘,劝降不屈被杀。守城总旗官、泸卫指挥使王万春,此刻正率卫所两千官兵拒敌于西门城外,已与大西军转战数日。得知黄谏卿遇害,率人马回城与之鏖战于城南关丧牙脑(山岩脑)一带,敌众我寡,万春中箭落马身亡,夫人冯氏及家人殉难。万春子于藩时年25岁,少年英雄。为报国恨家仇,招募义师与大西军作战。于藩部难挡敌众,退至江安二龙口。义师被追散,身边仅剩七人。敌追至长江岸,义仆白侯又号白将军,凭一身武功护主后撤,见敌追不舍,危急之时白侯解下于藩白战袍披上,返身迎战,请主王于藩渡江,以图克复。敌误认白侯是将军王万春子,众拥上围城。于藩见状,拔箭射敌救仆,白侯挥手示意快走。自己跳入江中,敌乱矢击之,白侯受重伤遂没水中。白候替主死难,忠勇节义。

  王于藩上岸后,适逢明将高明佐部,二人合力复取泸州,交战中高明佐中箭身亡,正收将军尸体时,又闻敌将至,便草率将父王万春、母冯氏、义仆白侯、高明佐将军及拼死难诸官兵同葬于城南关丧牙脑、木龙岩、使君岩。八月,张献忠的骑兵从资阳,水军从嘉定、眉山、新津,直达成都城下,九日占成都,于十一月十六日在成都建立大西政权。

  清顺治十年(1653年)十二月十八日,王于藩为明阵亡将士立碑为纪。康熙元年(1662年),王于藩被朝廷任命为泸卫守备,世袭泸卫指挥使,将阵亡将士坟迁至泸南忠信乡龙潭里大石沟许家屋基后山,人称“将军坟”。

  明阵亡将军墓

  佐证张献忠三攻泸州史

  2017年4月18日,笔者来到纳溪区丰乐镇龙潭子大石沟许家屋基后山上,发现了“明阵亡三将军墓”(王万春、白侯、高明佐)。找到了“王公万春母冯氏之墓”。在观音寺土地坎王坟坡找到了“王于藩将军坟”。在地方史志中看到州官苏琼及妻舒氏、义仆婢女七人殉难的官书记载,将军罗于萃、分巡下南道使黄谏卿、王万春指挥使、将军王于藩、明将高明佐的人物传记以及龙潭里《王氏宗谱》中义仆白侯的记述。证明明末张献忠三次攻打泸州的史实。

  清乾隆四十年(1775年),泸州民众仰蒙高宗纯皇帝轸慰明朝殉节诸臣,州官苏琼、罗于萃、黄谏卿、王万春以下110人通谥忠烈,入节孝忠烈祠春秋永祀。“苏公祠”在西门外忠山。清·周蔼联《重建苏公祠堂记》载入州典史乘,有神弦曲歌云:

  公擢任兮景州,公授命兮泸州。人莫不有死,熟知公重山丘。泸城面江兮形则椭,施神器法火。屯义勇兮忠山,贼震兮不敢。板调兵兮阁部,杨启门兮察使。黄贼如毛兮闯入,公巷战兮身被缚。大骂贼兮慨以慷,拼抉舌兮刳肠。血繙兮膏野草,浩气兮翔天阊。夫人暨仆婢一家八人,从公抗节兮为公。

  忠臣从容兮就死,碧血斑斑兮照青史。赐谥兮忠烈,崇庙貌兮高耸。公之来兮惚恍,有牲有醑肸餐。公之去兮风马云车,谷我士女兮黍稌。

  清诗人李天英诗云:

  我来访遗踪,漫洒几行泪。

  豪杰无本奇,先立坚忍志。

  临时一腔血,亘为日星气。

  所以尸祝者,各有专祠祭。

  州人感节烈,规买十弓地。

  为公整衣冠,与媪饰霞帔。

  仆婢名环列,一一姓名记。

  岁时走顽艳,俎豆蔫椒荔。

  英灵江上来,云车想联辔。

  泸州人为纪明崇祯十三年十二月,张献忠攻陷泸州,州官苏琼一门忠烈,将白塔寺下街改名“苏公路”,成为北城最经典的地名。其为国尽忠、壮怀激烈的故事一直流传下来。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