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网首页
四川 | 原创| 国内| 国际| 娱乐| 体育| 女性| 图片| 太阳鸟时评| 市州联播| 财经| 汽车| 房产| 旅游| 居家| 教育| 法制| 健康| 食品| 天府新区| 慢耍四川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频道  >  文化产业  >  文化遗产
新闻热线:028-85171608 QQ:2226834809

广安王氏家族 湖广填四川的人文化石

2019年01月24日 15:01:55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邱秋 编辑:金宣辰

 

王家祠堂是被毁后重建的,称之为王家新院子,也有数百年历史,但规模完全不可与当年最早所建同日而语

后龙山王氏家族古墓上的精美石雕

王家祠堂的房屋上还依稀可见当年的雕花

干洞湾的王氏家族古墓

残留的敦伦寨寨门

王家祠堂,现在的王家大院,已经没有当年的风光

同治三年(1864年)甲子岁,强盗抢掠王家湾几次,攻不下敦伦寨,便放火焚烧了王家湾,这是王家老院子的旗杆桅墩

  □邱秋文/图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父亲在华蓥山里一个叫作王家湾的村级小学教书,于是我也在这山清水秀的山湾里住过几年。学校附近有两座山寨,一座叫作敦伦寨,一座叫作青龙寨。两座山寨虽然离家很近,但因忙于上学当年竟然没上去过。最近才知道这敦伦寨是当地王氏家族的一座风水山。

  这次到桂兴镇采风,我又回到少年时代生活过的王家湾。一别四十余年,故地重游,眼前的山山水水是那样亲切熟悉。不过,除了重游故地,我更想从历史的角度对这里作一番考察,因为这里是桂兴屏山王氏家族入川后最早的落脚点。康熙三十九年(1700),这支王氏家族由王仁杰、王仁信从当时的楚北道来到四川,辗转到桂兴,卜兆白龙洞,族居白龙洞上湾、洞坪和干洞湾。因这几处地方皆群山如屏障环抱耸立,于是后来这支族人的高高祖王中纯便将这里取名屏山,而这支入川王氏也就被称为屏山王氏。白龙洞也因王氏家族的入住而渐渐改名王家湾。

  勤劳第三代 凿山石引塘湾以灌溉

  在桂兴《王氏族谱》中,有这样一段文字:“州沿东百里许,大山有白龙洞焉,其间居民唯王氏家盛。山形环抱,竹木丛茂。当春夏之交,山鸣谷应,风起水涌,山地而有河畔之声。四方来者但见一峰未平一峰又起,觉无路可入。而临其地,则四面开阔,村居稠密,鸡犬桑麻,相与往来,有桃源景,有隐士风。”这里所描写的地方就是数百年前的王家湾。但是这并非屏山王氏祖先刚来此地时的景象。王氏家族刚来这里时,此地环境相当荒凉,整个王家湾一带据说就只有一两户人家。白天林木遮天蔽日,夜晚山风呼啸令人胆寒。而更让人害怕的还是随处可见的野兽。

  从《王氏族谱》的记述中可以看到,王家湾发生的根本变化应在王氏入川的第三代。此时的王家三世祖王礼祥(1716—1788)是一个头脑精明、善于开拓的人。他在前辈开垦的基础上根据白龙洞山地多、田土少的实际情况,率族人在王家湾一带的山上广栽白夹竹,利用其为原材料,开纸厂,搞实业,以此兴旺家族。他和族人垒石挡土,挑泥造田,种植稻谷。山区气候阴晴变化大,干旱水涝时有发生。王礼祥发现当地五斗山下有一深潭,名塘湾,其水长年不断,尤到夏天,塘湾之水日涌数次。但因有山坳阻隔,潭水不能自流灌溉。加之山坳一带系石灰岩石,坚硬难凿,王礼祥便组织人力,挑来原煤堆砌于山坳石头上,以火燃烧数日,令山石炸裂疏松,然后再用钻子打凿成渠,引水下山。在他的带领下,王氏家族齐心协力,一改王家湾一带的荒凉之貌,使之成为桂兴山区的一片江南之地。于是便有了前面文字中所描写的情景。

  王礼祥不但人很精明,吃苦耐劳,“事亲至孝,尝割股啖亲治病。”即便告别这个世界也很坦然自如,《王氏族谱》如此记载:“乾隆五十三年(1788)三月二十二日,公沐浴,衣冠,集家人于堂,叮咛告诫,谈笑而终,享年七十三岁。里党相传为美谈。”

  霸气第四代 财力富裕实力雄厚

  至王氏入川第四代,家族人丁兴旺,田业广置,竹山绿浪翻滚,纸厂生意兴隆,堪称家大业大,成为桂兴乃至渠江以东的一个名门望族。其家族分布也逐渐扩展,形成了三大区域:一是最早落脚的王家湾,称为上湾;二是今天的云霄洞一带,称为下湾;另有干洞湾,即今五里坡一带。王氏后代曾给我讲过一个有趣的故事:当年广安有三大场镇,代市第一,花桥次之,观阁第三,人称“一代二花三观阁”。每逢场期,四面八方的人都会去这些地方赶集交易。而代市离桂兴最近,因此去代市赶场交易成为王氏家族的习惯。王氏祖先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王家去赶代市,不要去踩别人的田埂,要走在自己家的土地上。话语中之自信与霸气令人惊叹。果然,王家后来大力扩张土地,其地界渐渐由桂兴山上延伸到山下,一直达到今天前锋区的得胜乡凤米垭一带。足见其财力之富裕,实力之雄厚,势力之显赫。

  到王氏家族第五世祖王育忠(1776—1841),为缅怀祖宗功德,他重修了当年先辈所凿王家湾双水井。称其双水井,是因该井同一水源,两孔井口。王育忠在井边勒石刻碑,碑文曰:“吉地发祥远,醴泉吐秀长。康熙三十九载庚辰年,高祖王公讳仁信先君自楚来川,蒙息安插斯土,地名白龙洞,上湾古屋基立宅居住,宅后左角石厚土深,亘古未出之水,今有王育忠重修。道光十四年甲午岁四月初六日良辰吉旦立。”至今,两口已有数百年历史的水井人们还在使用。

  卓异第六代 建敦伦寨避匪患

  这里,特别要提到王氏入川第六世祖王中纯(1803—?),此人颇值大书特书。王中纯,字定矩,号心一,太学生。饱读诗书,腹有韬略,大展三槐遗风,在王氏家族的发展上倾注了一生心血,为王氏家族完成了三件大事:一是咸丰二年(1852年)建筑敦伦寨。敦伦寨是王家湾中一座地势独特的山峰,山峰与周围的山岭完全脱离,于山坳之中拔地而起,傲然独立。昔有李南滨《敦伦参天》诗曰:

  祠比嵯峨万古传,敦伦高耸接遥天。

  家人探手星能摘,稚子携床月伴眠。

  绕砌香兰烘日角,横窗丹桂拂云巅。

  此间搔首频相问,君到广寒曾几年。

  诗前有一小序:“祠比尖峰,挺然独立,蔚然深秀,群山罗列如儿孙之绕膝,因以敦伦名焉。甃石为寨,灯火辉煌,直接星月,势若参天,动人仰止之思。”

  当年修建敦伦寨时,许多族人不很理解,甚至反对,认为深山之中建此山寨实无必要。王中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但他力排众议,坚持完成了这座山寨的建造。就在这个山寨完成后的同治三年(1864),王家湾遭遇了一场自王氏家族进山以来的空前匪乱,一伙盗匪先后数次抢掠王家湾。最后一次,盗匪猖獗至极,欲血洗王家湾。面对匪乱,王中纯不计当年有人反对修寨的过节,冷静沉着,组织转移全湾百姓于敦伦寨上,躲避屠戮。盗匪见状,数番强攻敦伦寨,然而因其地势险要,寨墙坚固,最终未能克复。气急败坏之下,盗匪放火焚烧了王家湾几代人修建起来的房屋院落。这是王氏家族自入川定居王家湾以来,这里遭受的一次空前劫难。但因有了敦伦寨,乡里百姓得以免遭涂炭,敦伦寨也成为王家湾百姓的救命寨。当初人们对王中纯坚持修筑此寨的非议至此平息,乡人无不赞其远见卓识,王中纯也因此备受人们尊崇。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