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元制就的铜器 一錾一刻间 都是人情世俗

2019年07月16日 15:13:23 来源:人民网
编辑:粟蓓
  

                                                                                                                    刘元

  
                                                                                                                    《凤凰塔》
  

                                                                                                                《郭子仪拜寿 屏》
  

                                                                                                                   《西湖渔筏》
  
  博物馆寻珍录
  
  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似乎每个人都能动动手指就了然天下事。但如果你在搜索引擎的搜索框中输入“潮州铜錾刻”这几个字,却会略感惊奇地发现,资料真少!
  
  铜錾刻是一种古老的工艺,是传统文化的瑰宝。在广东工艺美术的宝库——广东民间工艺(陈家祠)展柜里,记者偶然发现了几件极为精美的潮州铜錾刻小景。它们是潮州湘桥著名的老艺人刘元的作品。这些作品,长期收藏在文物库房中,极少露面,甚至一些资深的传统工艺美术玩家,也不太明了它们的详细情况。在它们的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名景名作 相得益彰
  
  “西湖渔筏”是潮州八景之一。位于潮州城西郊的西湖,是古城区一片碧绿的园林肺叶,山倚湖苍翠,湖傍山青黛。有人把西湖的简史概括为“始于唐、著于宋、毁于元、盛于明、芜于清,于今湖绿波平”。以此为名的立体摆件《西湖渔筏》则是一件让人一看就爱上的作品。它长27厘米、宽21厘米、高34厘米,以铜薄板材为原料,采用锻錾技艺及组合方法等,塑造了山水、竹筏、庵寺、人物等物象,将西湖峰峦叠嶂、岩石嶙峋、山洞幽雅、树木婆娑、楼台亭榭、庵寺错落等景观浓缩在有限天地中,仿若一幅微型立体风景画。
  
  作品右下方平静的湖面上波光粼粼,渔筏(竹排)上渔翁一个撑竿控筏,一个抛网捕鱼;近旁的湖岸上绿草如茵,几块大石和草木点缀其间。筏尾所指的岸上,缓坡通向用砖头砌筑的墙壁;壁开一小门,据熟悉情况的当地研究者言,这就是“紫竹门”,穿过此门就是精致的、由潮州明代乡贤唐伯元创建的“紫竹庵”,庵门内站着之人正在向路过此处的登山者打招呼;行人或手撑着竹伞、或头戴竹笠、或手提竹篮,姿态不一,有前有后。
  
  过了吊着大红灯笼的门楼,只见浓郁苍劲大树掩映一座小阁楼,下面墙壁上书写“壶天香界”四个大字,右侧和正面的楼上透过敞开的门窗可见里头的雕像;左面围墙里的几间房屋,大门上的牌匾书写“南岩”两个大字,两个人站在门外寒暄,围墙旁的一条石板小径绕过大石向山上延伸。右面的石牌坊正背面刻“太阳光”三个字,走进里面可见一座飞檐翘角、雕梁画栋的大殿,一位撑伞的年轻人用手扶着老者走下台阶,另一人正踏级而上。继而,观者的视线随着两条蜿蜒的石径继续登高。方寸天地间,安排了精巧的山石、树木,门楼、小亭、阁楼错落有致。山顶岩石嶙峋,一大石上刻有“玄武洞”三个字;一间掩映在树荫中的凉亭嵌在石丛之中,幽深淡远。
  
  以我深情 赋我精工
  
  作品整体不大,所以当亲眼所见这件作品时,不得不惊叹于它的精工细作。十来个人物, 不过花生粒般大小,却各有各姿态,各有各场景,安排得自然浑成,充分体现了作者精湛的技艺水平。
  
  馆方的专家介绍,这件作品采用的锻錾技艺和组合方法,几乎已经失传。刘元大师根据不同的构件采用不同的技法。人物的衣裤、地坡、湖水、石头、墙壁、围栏、台阶、佛像、牌匾、屋顶、树叶,都是用一片片的铜薄板按照不同形状锻制。这种工艺简单说就是将铜薄板加温“退火”使其变软,并在敲制过程中重复烧软这个工序。
  
  屋顶的筒瓦、瓦当、滴水以及门窗、栏杆的锻造则是将锻制成型后的铜薄板放在松香上加热软化,用锤子和錾子在正反两面反复打出大的凸凹起伏;再把各部位或沉或浮的线条、字样錾出来。柱子、竹排、树干、树枝以及人物的“骨架”、屋檐、屋脊、垂带等是用大小不一的铜条加热以后塑形。
  
  所有构件做成后再进行表层清洗、电镀、涂装着色。最后安装先是内部自下而上垫木料;铜薄板构件用钉加固;铜条构件用焊接结合;人物造型先用铜条做姿态,后罩上铜箔,配上饰件,再焊接在底板上。
  
  专家介绍,作为濒临失传的潮州传统手工艺,铜錾刻又称为铜雕刻、镌刻、镂刻等。它是利用铜板的柔软和延展肌理特征,把铜板放在松香上加热变软,然后用錾刀代笔在其表面錾刻,使物象突出,呈现浮雕状,再进行细部刻画。这种工艺在审美处理手法上有独到之处,非常复杂,当代蚀刻、激光烧刻、机械制作等通用的方式,都无法完全取代它。也正因此,用这种工艺制作的许多作品都是“孤品”,具有很高的艺术和收藏价值。
  
  古老技艺 代代传承
  
  錾刻是利用金、银、铜等金属材料的延展性兴起来的汉族传统手工技艺。作为汉族传统手工艺百花园中的一枝奇葩,它是随玉石器、骨角器等加工技术演化而来。从出土的商周青铜器、金银器上的一些錾刻文、镶嵌和金银错等文物标本可知,这种技术至今已有数千年的发展历史。
  
  记者查阅资料得知,老艺人刘元,生于1886年,出身于潮州城区(今湘桥区)西门外陈厝池后巷5号打金錾银一家庭,可谓工匠世家。他从小随父学艺,18岁,曾制作一件浮雕着花鸟虫鱼、边长30厘米的金银饰盆景,被陈列于兆祥金铺橱窗,观者赞不绝口。后被文物部门收购。从此,刘元在潮州的金银饰业中开始有了名气。
  
  刘元尤喜创作花木盆景,常购花木和盆景石于家中种植、摆弄,并别出心裁地用金、银、铜等不同颜色的材料錾刻出山石花木,组成盆景。
  
  论者言,潮州金银饰品向来以平錾、浮雕的立体摆件著称。刘元更为出类拔萃。由其制作的手环、吊牌、烟盒等小品,在图案的创设及技法的运用上,都有独到之处。如由其錾刻的圆形松鹤装饰盒,盒形别致,四面开窗,窗面浮雕千姿百态的群鹤,底地则平錾出丰富多样的纹饰,画面主题突出,沉浮凹凸分明,富有精致而明快的艺术效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刘元专事精品制作。20世纪50年代初,与许锡奎合作,制作出铜质的潮州湘子桥全景摆件,该作品后为广东省博物馆收藏。后期制作的金银饰人物,更体现出高超的技艺和独特的风格。现收藏于潮州市博物馆的《屈原》《麻姑献寿》和《八仙过海》等人物作品,皆为其后期所作。他从艺60多年,不仅对自身技艺精益求精,还严以治学,悉心培徒,造就出一批金银饰高手,成为潮州工艺行业中受人尊敬的老前辈。1961年,汕头地委统战部授予他“二级艺人”称号。
  
  有业内人士言,在錾刻工艺发展的数千年中,錾刻工艺有过兴盛也有过衰微,幸得一代代手艺人通过自身不懈的努力,方将錾刻工艺传承下来,然而由于錾刻工艺本身操作过程复杂,技术难度大,所以要求操作者要具备良好的综合素质,既要有绘画、雕塑的基础,又要掌握钳工、锻工、板金、铸造、焊接等多种技术,对传统文化还要有一定的理解和鉴赏能力,可以说这种种的硬性要求导致现代錾刻艺人的减少与学艺人的减少。而刘元先生的《西湖渔筏》《凤凰塔》等名作的传世,无疑为后人传承接续这一古老文化,提供了珍贵、高水平的样本。在当下传统文化复归、中国式审美兴起的大环境中,这类工艺精品的价值,将会为越来越多的人所认识吧。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