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啥跻身影视剧四大方言?四川话,安逸得板!

2019年08月09日 09:47:15 来源:四川日报
记者 郭静雯 编辑:粟蓓

 

  一口“川普”的太乙真人在《哪吒之魔童降世》里萌翻了。   光线影业供图

  从《让子弹飞》到《捉妖记》再到《哪吒》

  究竟是“拿抓”还是“拉渣”还是“罗渣”?近日,随着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下称《哪吒》)热映,“太乙真人一口川普”“四川人念不好哪吒”等话题接连登上微博热搜,单个话题阅读达到1.8亿。

  从最早《抓壮丁》《山城棒棒军》等,到近年的《捉妖记2》《无名之辈》《哪吒》,四川话,包括“川普”,在热门影视剧中频现,以方言营造氛围、刻画人物,担当“包袱”和“笑料”。为什么影视剧里的方言喜欢讲四川话?

  四川话跻身影视剧四大方言

  挺着大肚子、走着猫步,摆一个标准“S形”pose(姿势),电影《哪吒》一开始,太乙真人就以“挡不住我逼人的帅气”“不打脸要得不”几句川普,立起“搞笑”“憨萌”的形象。

  不少四川观众看完电影后,主动争当“自来水”,纷纷在朋友圈及各种平台推荐影片,却因为各地四川话有差异,衍生出“拿抓”“拉渣”“罗渣”等十几个版本,“四川人念不好哪吒”再次登上热搜。

  四川话出现在影视剧中,引发热议,《哪吒》并不是第一次。

  今年初,电影《熊出没·原始时代》四川方言版预告片就曾登上热搜。当熊大、熊二瞪大眼睛说“神奇哇”“啥子嘛”时,观众简直笑翻了。

  去年的《无名之辈》《火锅英雄》,2年前的《捉妖记2》以及《澳门风云2》《澳门风云3》等热门影视剧中也频现四川话。再往前追溯,《让子弹飞》《疯狂的石头》《十全九美》等等,都能找到四川话的身影。这些影视剧,有的是川籍团队参与创作,台词灵感源于生活,有的是角色需要,有的则完全是神来之笔。

  业内人士认为,四川话已经与东北话、上海话、粤语共同成为影视剧中应用最广的方言。

  四川方言诙谐幽默承包“笑点”

  为啥热门影视剧都爱说四川话?四川大学中文系教授王文虎、张一舟、周家筠在著作《四川方言词典》中早有研究,四川方言的诙谐幽默、感性直白、骂中含情、俗中见雅,是一种财富。特别是诙谐幽默的特质,常常在影视剧中发挥得淋漓尽致。

  在《捉妖记2》中,李宇春一改往日的帅气高冷,颠覆性出演一个“四川话八级”的土豪朱金真。见到心 上 人她 娇 羞地说:“来嘛,来耍一哈!”索债逼婚时霸气外漏:“爬开”“瓜娃子”“豁我嗦”。受骗上当之后在长街独自感慨“腻们卜咚乃”(你们不懂爱),承包了不少笑点。

  四川话为啥这么“好笑”?有网友总结了“三大法宝”。不论什么词,四川人都能用“叠词+儿化音”给它叫出一个软萌可爱的名字来,比如草不叫草,要叫草草。鱼不叫鱼,叫鱼摆摆。在外地人看来,这种与生俱来的萌感简直跟滚滚(熊猫)一样有“毒”。另外,四川话喜欢拖长音外加语气词,好像每一句话都在撒娇,比如“你好乖哦”。聪明可爱的四川人还创造出许多奇奇怪怪的形容词,比如形容鸡脚软糯,他们要说“耙溜溜”的。

  四川话之所以用到影视作品中,还在于易懂,流传相对比较广泛。“四川话是北方语系,接近普通话,尽管极具特色,但并不难懂,一般不会因为文化差异和语言表达不同造成隔阂。”成都大学影视与动画学院副教授刘彤说。因此在影视作品中,让适合的角色讲四川话,可以更加丰满人物的形象,带有强烈的地域风格。

  据了解,李宇春饰演的白富美最初的角色设定并不是四川话,许诚毅希望她很自然很放松地去演绎这个角色,李宇春觉得自己说四川话可能会比较放松。现场她与许诚毅、主演梁朝伟用四川话沟通也毫无障碍,便彻底打消了许诚毅担心观众听不懂四川话的顾虑,就连梁朝伟也点赞。

  “影视川军”为四川话代言

  “影视作品大量加入四川话元素的背后,是‘影视川军’的崛起。”刘彤认为。

  台前,有张国立、刘晓庆等一众实力派演员;幕后,有马识途、阿来这样的大作家、大编剧。作为六大国有电影集团之一,峨影集团培养了韩三平、张强、陆小雅,以及欧阳奋强、张丰毅、王冀邢等一大批电影艺术和管理人才。近年来,还出现李宇春、李易峰、戚薇等流量王,他们带着“四川口音”和“四川情节”活跃在中国乃至世界影坛。

  近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川籍资本和优秀的本土创作团队涌现,也让四川话在影视剧中大量出现。刚刚公布的中宣部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公示名单中,《十八洞村》等峨影出品、制作和参与的4部作品都入选优秀作品奖。今年大火的动画电影《哪吒》,从导演饺子到制作、配音、特效等主创团队,不少都来自四川或扎根四川。导演饺子说:“成都是一个适合创作的地方,这里丰富的文化底蕴极具特色,给了我许多创作灵感。”

  最近在B站大火的动漫作品《汉化日记》由成都动漫团队艾尔立方制作,里面的景物原型全部来自于成都高新区。创始人李姝洁是山西人,现在成都扎根。“有一次我在房间午睡,楼下一个收废品的大爷喊,收旧报纸、旧电视、旧冰箱、旧麻将牌喽!一下给我笑醒了。”李姝洁说,“收旧麻将牌,大概是只有四川才有的东西。”后来,她把这个细节用在了创作中,成为剧集的一个亮点。“你看,这座城市就是这么可爱。”

  四川话大IP“实力圈粉”

  截至8月7日上午10点半,电影《哪吒》总票房已经达到27.29亿元,其中,成都贡献票房1.02亿元,在北京、上海、深圳之后排名第四。从2011年至2018年,成都的年票房从131亿元飙升至607亿元,成为全国票房“第四城”,观影人次从3.25亿到17.18亿。

  作为劳动力输出大省,每年有大量务工人员外出,而据官方统计数据,80%的四川人平时都说四川话,是全国方言使用率最高的地方之一。“抓住了四川人就抓住了1亿人的票房。”刘彤认为,四川人消费能力的上涨也是电影制作方在影片中加入四川话等元素的动力。

  不仅影视剧,在短视频、图书等不少行业,四川话也自带流量,已经成为一个大IP。

  5年前,有网友在微博上晒20多年前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四川方言词典》内容片段,“有盐有味”的解释引发百万网友关注,出版社急忙将这本绝版奇书再版。这样一本工具书竟然引发购买热潮,不得不说四川话真是“实力圈粉”。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