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学者孟宪实:还原一个真实的武则天

2019年08月20日 10:41:45 来源:四川日报
记者 边钰 编辑:粟蓓

  孟宪实在讲座中。

  8月19日晚,由实施四川历史名人文化传承创新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主办、四川日报报业集团(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承办的“名人大讲堂”在四川省图书馆开讲。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教授孟宪实以“武则天研究一千年”为题,解读武则天的经历,还原历史上一个真实的武则天。

  史上有种根深蒂固的观念认为,武则天残暴,为谋权位,不择手段。在孟宪实看来,这是被妖魔化的武则天。他解释,作为中国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唯一女皇,从某个层面来讲,武则天的胜利是一次平民式的逆袭。作为政治人物实力不逊,她上承“贞观之治”,下启“开元盛世”,有“贞观遗风”历史功绩。

  战胜王皇后,是一次贫民的逆袭

  武则天为荆州都督武士彟次女。14岁时入后宫,为唐太宗才人,获赐号“武媚”。唐高宗时封昭仪,后为皇后,尊号“天后”,与高宗并称“二圣”。唐高宗去世后,作为唐中宗、唐睿宗的皇太后临朝称制。天授元年,武则天自立为帝,宣布改唐为周,定洛阳为都,称“神都”,建立武周。

  武则天在唐太宗时期的后宫,日子并不好过。后来,在唐太宗病重期间,武则天和唐高宗李治暗生情愫,这也为她二进宫埋下伏笔。但关于武则天二进宫,除了和李治的爱情基础外,另一个作用也不能忽视,那就是王皇后。当时王皇后和萧淑妃争宠,为了对抗萧淑妃,王皇后将武则天接进宫,并把她当成礼品送给唐高宗李治。武则天成功地离间了萧淑妃与皇帝的关系,却给王皇后带来了一个更强大的敌人,以至于最后王皇后和萧淑妃都成为武则天的手下败将。

  王皇后是名门望族之后,她来自于一等大姓太原王氏。当时天下一等大姓为“崔卢李郑王”,和这五家联姻成为当时读书人的最高梦想,甚至其嫁女的吸引力超过皇室公主。再加上王皇后的家族长辈中有一位是唐高祖李渊同母妹同安公主,因此王皇后在宫中可谓春风得意,趾高气扬,在朝中宰相团队中也有着极大的影响力,可以说王皇后走的是“上层路线”。

  和王皇后相比,武则天家庭背景就显得普通。作为一名小人物,武则天能够联络的对象就是后宫低阶层的人,比如宦官、宫女等。在武则天刻意笼络下,后宫所有的人都喜欢她,不喜欢王皇后。此外,比起王皇后,武则天是一个小鸟依人的类型。虽然武则天当皇帝后表现出铁血的气质,但在早期,她的形象只能是小鸟依人,因为在后宫中她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唐高宗。孟宪实认为,武则天战胜王皇后,从这个层面讲,是一次平民的逆袭。

  受传统史学误解,武则天被过度妖魔化

  为什么历史上对于武则天的评价一直不好?孟宪实说,唐代有两个重大挫折,其中一个,就是武则天废除李唐,建立武周,所以唐朝的人难以心平气和地评价武则天。因而在整个唐朝的历史评价中,她就是一个负面形象。后面的宋朝等也是如此。如何去否定她?就是努力从道德的角度去否定武则天,控诉她为了权力,杀害儿女。

  为什么传统史学会如此对待武则天呢?孟宪实解释,中国从秦始皇开始,最高的政治领袖叫皇帝,整个古代中国大概有408名,有人统计,如果把夏商周的王加在一起,有800多名。这些王中,最特殊的是谁?“就是武则天,只有武则天是个女人。”近代以后,一些学者放弃了道德主义的立场,从更广阔的社会背景看待武则天。历史学家郭沫若强调从社会发展情况,去看待一个历史人物对那个时代是否有推进作用。武则天的时候是唐朝继续发展的一个时代,整个社会继续在上升,所以武则天的历史功绩是不容抹杀的,从这个角度武则天的评价就开始上升。

  再后来,出现了一种女性主义的观点,从女性主义立场高度评价武则天,认为武则天是那个时期女性的杰出代表,她是女性反抗男权的一个胜利者。“那么今天我们没有了传统史学的政治意义,我们评价武则天跟我们的政治立场没有关系。”孟宪实说,现在我们评价武则天,既不能放弃道德评价,更要客观地看待她对历史的贡献,“客观地去看待这样一个人,而不要戴上有色眼镜去妖魔化她。”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