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渚遗址考古向世界实证中华文明五千年

2019年08月20日 10:44:00 来源:新华社
编辑:粟蓓

  良渚古城外围水利工程——老虎岭水坝遗址

  位于杭州市的良渚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观众参观良渚文化遗址出土的玉璧

  良渚,展示了中国五千年文明

  ■2019年7月6日,中国申报的良渚古城遗址成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世界遗产委员会评价说,它代表了中国在5000多年前伟大史前稻作文明的成就

  “良渚遗址是实证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的圣地,是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我们必须把它保护好。”

  说起新中国的考古成就,良渚遗址大发现是其中耀眼夺目的一颗明珠。如今,良渚已成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从杭州市中心出发,往西北方向驱车约一小时,就可以到达位于杭州市余杭区的良渚。“良渚”意即“美丽的水中之洲”,在5000多年前,这里曾经有一座规模巨大的城市,成就了灿烂的文明。1959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夏鼐,首次公开提出了“良渚文化”的命名。

  2019年7月6日,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第43届会议上,中国申报的良渚古城遗址成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世界遗产委员会评价说,它代表了中国在5000多年前伟大史前稻作文明的成就,是杰出的城市文明代表。

  “中华第一城”

  大型水利+炭化稻米

  良渚遗址实证中华文明五千年

  在中国新石器时代晚期,长江下游环太湖流域曾经存在过一个以稻作农业为经济支撑的,出现明显社会分化和具有统一信仰的区域性早期国家。

  距今4300年至5300年前的良渚古城遗址,是它的权力与信仰中心,为实证中华五千多年文明提供了重要的实物依据:

  2007年发现的良渚古城,城分三重,占地630多公顷,被誉为“中华第一城”。

  2015年发现的良渚古城外围水利工程,是中国最古老的大型水利工程遗址。

  出土的诸多精美玉器,是中国玉文化史前高峰的遗产,也见证了阶层分化。

  埋藏地下、储量可观的炭化稻米,印证了兴旺的稻作农业,和手工业遗存共同成为社会分工复杂化的写照。

  40多年前,原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苏秉琦就判断这里是“最古老的杭州”。20多年前,原故宫博物院院长张忠培就论证,良渚文化所属的社会发展程度已经进入文明阶段。

  北京大学副教授秦岭博士指出,良渚代表了中国南方地区尤其是长江下游湿地稻作农业文明的发端,这与中原及世界大部分地区以旱作农业为主的经济模式下产生的文明有着鲜明区别。

  而国际考古学泰斗、英国剑桥大学教授科林·伦福儒则表示,良渚早在5000年前,就已是“一个组织度极高的社会或国家形态。”“对我个人来说,它是研究人类文明的头等重要之地。”

  “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意味着它所代表的中华五千多年文明在国际上得到了广泛认可,意义重大。”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说。

  对比金字塔

  人工筑城+临水而居

  良渚遗址体现先人的力量与智慧

  良渚古城遗址内外分布着许多山:莫角山、乌龟山、卞家山、狮子山、塘山,许多其实是人工堆筑而成。

  据测算,良渚古城遗址和外围水利工程所需的土石方量共计1005万立方米,而古埃及吉萨金字塔群所需土石方量则为504万立方米。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专家们计算发现:在良渚时代的早期,先民们需要短时间堆筑起917万立方米土石方。即便1万人全年无休,每3人一天完成1立方米的量,也需要7.5年时间才能完成。这需要巨大的社会动员能力。

  良渚古城是在一片湿地上兴建的。当时,人们先在湿地上堆起墩台,再在上面修建房屋和宫殿。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王宁远研究员说,这一建设思路非常合理,至今,江南水乡的人们仍然临水而居。

  良渚古城外围水利工程可以拦蓄13平方公里的水面,总库容量约4600万立方米,分别是杭州西湖的1.5倍和4倍,具有防洪、灌溉、运输等多种功能。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刘斌研究员说,这说明当时的先民就已经有了宽广的规划视野、高超的技术水平。

  玉琮、玉璧、玉钺……来自全国17家文博单位的260件(组)良渚文物正在故宫博物院武英殿展出。良渚玉器系统的影响一直延续到殷商,乃至《周礼》中“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的规定。中国人爱玉、佩玉之风可谓源远流长。

  新华时评

  让国家公园成为公园国家的试验田

  19日,在第一届国家公园论坛开幕之际,习近平总书记发来贺信指出,中国实行国家公园体制,目的是保持自然生态系统的原真性和完整性,保护生物多样性,保护生态安全屏障,给子孙后代留下珍贵的自然资产。

  我们要建设国家公园,也要建设公园国家——国家公园体制建设饱含着人民群众对美丽中国、美好生活的向往。

  目前我国已建立数量众多、类型丰富、功能多样的各级各类自然保护地,在保护生物多样性、保存自然遗产、改善生态环境质量和维护国家生态安全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仍然存在重叠设置、多头管理、边界不清、权责不明、保护与发展矛盾突出等问题。青蛙在水里游就归渔业部门管,跳到岸上归林业部门管,被抓了由公安部门管,卖了归工商税务部门查,彻底改变“七八个部门管不好一只蛙跳”的局面,就要充分借助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气势如虹、势如破竹的良好局面,改革以部门设置、以资源分类、以行政区划分设的旧体制,整合优化现有各类自然保护地,构建新型分类体系,实施自然保护地统一设置,分级管理、分区管控,实现依法有效保护。

  山水林田湖草是一个生命共同体,人不能自外于这一自然共同体。国家公园强调生态体系的整体性保护,而人是保护行动的主体和承担者。国家公园不是把人类与自然进行简单化地物理隔离。要按中央要求,创新管理模式,引导社会力量特别是当地居民参与。国家公园是人民之福,也是人民之事,公众参与共建水平,事关国家公园建设得失成败,也是建设美丽中国、公园国家的内在要求。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既属于当代人,又属于未来人。自然保护地是生态建设的核心载体、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美丽中国的重要象征,国家公园具有全民性、公益性、共享性,全民共享理所当然包括属于后代子孙的代际共享。我们要有传之万世的意识,在重视生态保育、确保子孙后代永续利用的大局观、未来观之下,合理地科学研究、普及教育、体验分享,让世世代代炎黄子孙都能在美丽中国幸福生活。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