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相声演员卢一鸣:打破行业壁垒 做成都本土相声

2019年08月29日 10:13:45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 荀超 黄陈睿 编辑:粟蓓

  卢一鸣(左)表演相声。

  卢一鸣

  “艺术做好了卖出去叫营销,艺术做不好卖出去叫诈骗!”这是卢一鸣的艺术价值观。在这位出生于1993年的导演、相声演员、文化产业运营者身上,有股年轻人的热血,又有一股不同于其他年轻人的稳重。

  自幼接受严格教育

  却执拗地选择艺术道路

  卢一鸣出生于哈尔滨,现在是一名定居成都的“蓉漂”。出身于军人和教师家庭的他,从小就接受了严格的教育。“我很早就接触各类书籍,4岁被‘逼着’背《将进酒》,后来被‘逼着’读各类中外文学艺术的相关书籍,如近代文学史、当代艺术、艺术概论等。”在卢一鸣卧室,一整面墙全是书。“家里藏书很多,小时候读的四大名著都比较古老,是线装的。”

  作为教师子女,被“关注”笼罩的卢一鸣从小参加了不少才艺比赛、演出活动,这让他越来越痴迷舞台,“可能我的探索欲比较强,除了痴迷演出,还痴迷做幕后安排的人。”也正是因为这种“痴迷”,卢一鸣变得“反叛”起来。他近乎执拗地选择了艺术这条路,并想方设法“偷学”。

  在12岁想拜师学相声的心愿被家人否定后,卢一鸣懂了“此路不通”。于是在14岁那年,他一个人揣着200元钱偷偷跑到北京。“当时从哈尔滨到北京的硬座是156元5角,我坐了24小时的绿皮车。”凭着“无知者无畏”的心态,卢一鸣这个愣头小子,跟人合租4平米的地下室,没有门,拉上帘子一人一床,8元钱一晚;馒头1元钱仨,一瓶矿泉水喝完就接直饮水,一天生活费10元。就这样,在北京“流浪”了一周,卢一鸣终于找到了自己觉得合适的艺术培训机构。“我联系家人,只要了学费,说生活费自己赚,并一直跟家人念叨自己一定会考个好大学。”

  放弃近百万年薪

  创业做成都本土相声

  自幼热爱舞台,在导演、相声、舞台剧等方面有极高热情的卢一鸣,在大学(北影导演系)不甘寂寞,组乐队、玩摇滚、做微电影、拍广告片、参与首届乌镇戏剧节等经历,都为他的简历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毕业后,他来到广州做演唱会效果导演,成功举办过各大明星的演唱会。几年后,他放弃近百万年薪的工作,只身来到成都,从零开始,成为2016年西南首届《网络红人先锋大会》的总导演。

  2017年,有着相声情怀的卢一鸣再次辞职,决定自己创业,做成都本土相声演出团。“成都没有北方那么好的相声土壤,很像是荒漠,我们更像是在开荒。”在他心里一直住有一段话:“相声是艺术,也是娱乐。一个时代有属于一个时代的幽默方式,但每个时代的人们都需要笑,需要幽默,需要讽刺,需要高级的语言和充满智慧的表达。从这个意义上讲,相声可以永生!”

  与传统的相声观念不同,市场运营经验较为丰富的卢一鸣,对文化产业、演出娱乐行业有着独到的见解和思考方式,他坚持用年轻人的方式去传播年轻人的相声。“我们要把握年轻人的流行区域,通过短视频、B站、微博等,在年轻人范围里提供高曝光度。如果年轻人不看到它,就永远没兴趣。”在节目创新上,他们会紧跟热点,用传统的相声形式讲时尚内容,备受90后观众认可。

  打破壁垒修建剧场

  为有梦想的人提供平台

  目前,卢一鸣正带领自己的相声团队“成都喜聚糖”在全国巡演。团队也表演了很多原创作品《成都style》《打胡乱唱》《mr big》《方言大观》等,团队表演风格幽默洒脱、特立独行,备受喜爱。“你想打破一个行业的壁垒,迎难而上,就需要付出更多的东西。”接下来,他会筹备《成都喜聚糖中秋专场》和“凤求凰剧场”开业事宜。

  “做剧场是我强烈的初衷。我做不了筑梦人,我只想给有艺术梦想的人提供一个起点,一个可以施展梦想的小平台。”26岁的卢一鸣想为相声行业做点事,“我们这群人里最开始说相声时,有的说一场才8元。演员演满30天,一个月的平均工资才400元。但我们好歹有观众,是观众撑了我们这么多年,撑到我们能有自己的剧场。”

  现在,卢一鸣白天负责管理运营,晚上还要继续学、演相声。“我很想当一个甩手老板,但我更像是集相声演员、导演、文化运营者等于一身的艺术疯子。对事情的热情和责任远比赚钱更重要,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坚持下去。”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