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在墨色间开辟高原雪山艺术新语境

2019年08月30日 10:23:47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粟蓓

  李兵作品。 受访者供图

  管苠棢《阿坝风情》。

  以自然为诗

  皑皑雪光中,云烟奔腾流动;壁立千仞中,雪山威严屹立……8月22日,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大国脊梁 圣境峰光”高原雪山画派作品展在四川美术馆拉开帷幕,展出了李兵、管苠棢、李小可、朱常棣、臧跃军、王七章等近40位画家精心创作的国画作品100余幅。作品以多角度、宽视野、深层次、多手法表现高原雪山人文自然风貌。

  值得一提的是,以李兵等为代表的四川画家,突破画法束缚,创造了“块斧劈皴”等画法,把西部高原雪山的磅礴圣洁之美,展现在方寸宣纸之上。□本报记者 边钰

  一

  以“高原雪山”为主题作画

  《雪漫四姑娘山》《冰清玉洁》……在四川美术馆展厅,满目墨色间,雄壮的雪山或静默严肃,或霞染金顶,或在冷涩中透露出一股不屈的生命力。美术爱好者李晨宇被眼前笔墨中涌动的雪山气势所震撼,观看过不少画展的他表示:“这还是第一次看见专门以高原雪山为主题的画展。”

  “西部高原大美的自然地貌、丰富的人文资源、厚重的历史积淀,吸引了全世界无数文学艺术家的目光。但西部高原雪山主题类画作真正大规模走进观众视线是近几年。”省美协主席梁时民介绍,在中国历代绘画中,有王维、赵松雪、黄公望、沈周等以江南山水为题材而作的雪景图;有荆浩、关仝等以中原太行山水为题材而作的雪景图;有范宽等以秦岭终南山山水为题材而作的雪景图,却鲜见以西部高原雪山为主题创作的中国画雪景图。“究其原因,交通不便使画家难以亲临此地是重要原因。”

  到了近现代,虽然一些画家开始以高原雪山为主题进行创作,比如张大千、吴作人、吴冠中、常书鸿等,但都数量小,影响不大。直到当代,尼玛泽仁、于志学、李兵、李小可、李金远、邱笑秋、朵尔基、周裕国等画家开始大量以高原雪山为题材作画。在画展上,尼玛泽仁的《贡嘎涌祥云》、管苠棢的《阿坝风情》、李兵的《蜀山之王 贡嘎神山》、朵尔基的《雪霄图》、李小可的《波密雨后》、周裕国的《古尔雪峰》等作品,把高原雪山的特质用中国水墨画的表现手法呈现在观众面前。

  

  独创高原雪山“块斧劈皴”法

  此次展出的高原雪山画中,李兵的作品格外引人注目。他笔下的雪山以庄严、神圣的立意,创造出雄伟、崇高的雪山意形;以壮美、苍劲的笔意,展示出光芒灿烂、气势磅礴的意境。纵观他的画作,贡嘎雪山是他最常描绘的主题。

  “最开始决定要探索高原雪山的画法,就和贡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李兵回忆,1983年,在前往甘孜工作的途中,第一次看见雪山,霞光照耀,云彩涌动,圣洁山头威严屹立,让他产生了强烈的创作欲望。“当时就想找这类题材的画作,来学习一下画法。”然而,在查阅资料时,他惊奇地发现,高原雪山题材竟鲜有画家涉及,创作暂时搁浅。不久后,他在报纸上看见贡嘎雪山的图片。“这是我第一次知道贡嘎雪山被称为‘蜀山之王’。”李兵觉得,这么壮美的东西不能被艺术界给忽略了,于是开始了探索高原雪山皴法的创新路。

  为了更好地观察贡嘎雪山,李兵从贡嘎雪山的东、南、西坡出发,攀登到海拔4000到5000米处,近距离观察贡嘎雪山的山形结构、纹理气质,观察它朝霞映照和雪后初霁的不同模样。李兵思忖:用什么样的笔墨语言,才能把高原雪山的雄伟、坚定和充满梦幻的美淋漓尽致地展现?他先后试过喷绘、用酒调制墨汁等,但最终决定回归水墨画,从皴法突破。

  经过10年探索,李兵以一种温情脉脉的山水情怀,用传统的诗意勾勒着心中的那片圣洁之地。在创作技法上,他独辟蹊径,不但从当代山水画中吸收新的表现技法,而且借鉴了西画的表现方法,在两者基础上,形成自己独特的笔墨风格,并独创“块斧劈皴”法以及“挤白”“衬白”染雪法,填补了中国水墨高原雪山画法的空白。

  

  “荒寒”特质是亮点也是难点

  和李兵一样,高原雪山也是管苠棢画作中的“常客”。少年时代在大巴山深处生活过的经验,让管苠棢对巴蜀山水有一份解不开的痴爱。高原雪山作为巴蜀山水的一块璞玉,自然也赢得了管苠棢的关注。他常常去甘孜、阿坝等地,身临其境感受这份风韵。花上数天去聆听峭壁峻山的风声,去感受山涧潺潺流水的韵律,去观察高原雪山的形态、天性,然后用笔墨将自然运化之气幻化为《阿坝风情》一类高原雪山画作。

  在《巴蜀揽胜》中,他以贡嘎为主题,画笔从贡嘎一直画到长江三峡,将近、中、远景囊括于画面,形成博大、悠远之势,表现出他心目中玉骨冰肌的雪山形象和雪域高原特有的气象。

  画高原雪山的难点在哪里?“西部高原雪山的山形结构和东北雪山不一样。比如长白山,植物茂盛,山形起伏缓。而西部高原雪山,地势起伏落差大,满目皆是陡崖峭壁。”管苠棢说,高原雪山具有一种荒寒的体貌特征。和一般表现生机勃勃的意境不同,在恶劣自然环境下,这种荒寒更体现出一种韵律、一种搏斗和一种悲壮的圣洁。“高原雪山的这种特征,既是难点,也是亮点。”

  为了展现出这种特质,管苠棢注重笔中用墨,他喜欢运用一笔定浓淡的方式,来展现高原雪山的意境。绘画中,一笔下去,随着笔墨用力不同,墨汁颜色逐渐由浓变淡。山顶的淡墨色,契合着雪山顶部晶莹剔透的圣洁特质。在管苠棢笔下,他用中国水墨的力量,将“雪山巅峰”人格化,闪烁着一种荒寒背后的强韧生命力以及圣洁的情怀。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