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宅之秘 张家山上寻“西康”

2019年09月05日 16:00:32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 汪文智 编辑:粟蓓

  雨城区张家山公园内的西康博物馆。李依凡摄

年轻时的刘文辉。

 西康博物馆大门。李依凡摄

西康博物馆侧景。资料图

1939年,西康省银行伍圆纸币。

  □汪文智文/图

  壹 傅崇秋的奏折 首提成立“西康省”

  西康省只存在了短短16年,但建省本身的博弈却前后持续半个多世纪。

  上世纪初,已经占领了印度的英国人开始觊觎西藏这片土地,并且同西藏的一些上层人物沆瀣一气,不断地给清政府制造麻烦。

  接续的冲突令四川总督锡良大伤脑筋。随他一道来到四川的爱将赵尔丰担任建昌道,负责着康区事务。赵尔丰感受到日益严峻的现实,他在1904年向锡良提出了治理这一区域的《平康三策》:一、整顿治理康地与川滇腹地边境野番地区;二、改土归流,建行省、设郡县,以丹达(昌都边坝县丹达山)为界,扩充疆宇,以保西陲。三、开发西康,联川、康、藏为一体,建西三省。

  这是一个较为系统的经营西康的计划,核心是(保)卫(四)川、(巩)固(西)藏、(抵)御英(国)。令人意外的是,计划中破天荒地提出了以巴安(如今甘孜州的巴塘)作为掌管川康藏的政治中心。

  1905年,巴塘土司与丁林寺喇嘛叛乱,烧毁了法国天主教堂,杀死了法国传教士和清政府驻藏帮办大臣凤全,史称“巴塘之乱”。面对反叛,清政府派军队镇压,其中参与平叛的建昌道赵尔丰留任炉边(就是今天的康定)善后。清政府开始认真治理川边地区,赵尔丰被任命为川滇防务大臣,后任驻藏大臣和四川总督。以巴塘为开端,赵尔丰执行“改土归流”(指改土司制为流官制)政策,逐步撤销土司。

  西康,在新的河道里流动起来了。

  赵尔丰调任四川总督后,继任者傅崇秋恪尽职守,继续执行治康计划。“西康”作为地名,最早见于傅崇秋于1911年6月报告建议成立西康省的奏折:“查边境乃古康地,其地在西,拟名西康省。其地理范围东自打箭炉、德格,西至丹达山。”傅崇秋的奏折没有太大意义,当时的清朝廷已是风雨飘摇,辛亥革命接踵而至。紧接着,进入军阀混战时期,西康建省一事似乎是泡汤了。

  贰 雅安与康定 成为两个政治中心

  自1918年后的十几年间,中央政府对四川鞭长莫及,这里形成了军阀“防区制”,实际上就是军阀割据。1925年,大邑人刘成勋打败川边镇守使陈遐龄后,被段祺瑞任命为西康屯垦使。仅过了两年,1927年,其老乡刘文辉又赶走他,成了新的西康王。这时的刘文辉意气风发,川南、川西及西康都成了他的天下。

  1935年,日本侵略迫在眉睫,建立抗战大后方成为国家选项,西康建省委员会宣告成立。奇怪的是,委员会竟然设在并不属于西康的雅安。原因,或许是当上了委员会主任的刘文辉就住在雅安,也或许是这时国民政府已经有意要将雅安划归西康。但第二年,委员会还是迁往了康定,直到1939年西康省正式成立,省会也设在康定。

  然而,康定地处偏僻,连通汽车的公路都没有。主政者要去外面,只能坐滑竿,到雅安都得8天。于是,24军军部和川康边防总指挥部都设在雅安,刘文辉一年中就两三个月待在康定,其余时间都在雅安,省政府的日常事务由代主席张为炯管理。为了方便,刘文辉的私印有两方,大小、字体都一样,不一样的是,张为炯管的一方为铜质阳文,刘文辉掌的一方则是水晶阴文。在当时有这样的说法:西康有两个省主席外加两个省会,康定是政治的中心,雅安是政治的重心。

  从1939年西康建省到1950年解放,在西康,各种暗流激烈涌动,而刘文辉就是矗立在这些政治力量间的屏风。

  1950年4月,人民解放军进入西康,在康定设立了由廖志高为主席的新的西康省政府。1951年,省政府迁到雅安,雅安成了西康省的省会。

  1955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决议撤销西康省,原西康省所属区分别并入四川省和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今西藏自治区),金沙江以东并入四川省,金沙江以西的昌都地区并入西藏。

  叁 兵败如山倒 茶叶成为一大财源

  后来,西康省消失,却有诸多文化留存,比如茶叶与袍哥。

  雅安是茶叶的最早种植地,西汉时就有茶叶西运的记载。据说,在这路途迢迢的贩运过程中,茶叶遭到雨淋自然发酵,颜色由绿变黑,味道也由清香转为醇厚,这种歪打正着的故事成就了很多地方食品的传奇,而在这里,它却连接起了汉藏两个民族经久不衰的交往历史,产生了“边茶”和“茶马古道”的名称及传奇。

  1941年3月,《西康国民日报》的创建者段公爽从雅安到康定,写下了他沿途的经历:

  “我这次入康,所见的洋洋大观,除了这山望见那山高的层峦叠嶂外,还有两种,一种是大相岭上的马队,另一就是由汉源到宜东这一天所见的茶叶包,从早至暮,几乎无处不看见他们。远远望去,茶叶包层层叠叠地紮在他们的背上,好像江上的帆蓬,片片西去。

  他们手持拐杖,休息时,将拐棍置于地上,把茶叶包支托起来,恰好和两只脚配成一个三脚架,虽名之曰休息,其实不过喘息一下,换一换气而已。这些背子,因所负过重,行程甚缓,每日最多走四十里,故由雅入康需时至少半月,在生活的鞭子下,他们比起大都市的黄包车夫来,恐又将兴望尘莫及之感了。”

  茶叶为康省对藏贸易的唯一输出品,计每年运藏茶叶,政府规定共十一万引,每引配茶五包,每包十六斤至二十斤不等,平均每包以十八斤计算,则康省茶叶对藏输出,每年可达一千万斤。每斤价值平均以三元五角计算,则康省对藏茶叶的贸易额可年达法币三千五百万元,这不能不说是康人一笔巨大的收入。

  1933年,刘文辉被比自己大8岁的侄儿刘湘打败,失去了川南、川西大片的膏腴之地,退守到了几近于蛮荒的西康边区,其经济境况可想而知。接手西康后,他立马成立了“康藏茶叶股份有限公司”,要求所有茶商的经营一律统一到该公司旗下,不允许私自卖茶入藏。官商一体,茶叶成了刘氏政府的一大财源。

  肆 袍哥的力量 雅州为哥老会策源地

  袍哥,四川哥老会成员。其意有两种解释,一说是取《诗经·秦风·无衣》:“与子同袍”之义,表示是同一袍色之哥弟;另一说是袍与胞谐音,表示有如同胞之哥弟。

  西康史学者任乃强先生1946年在《新西康月刊》上发过一篇文章:《哥老会之策源地——雅州》,认为活动于川、康、滇、黔、陕、甘一带的袍哥同江、浙、闽、广一带的天地会、洪门等同出一源,就是明末清初的哥老会,其创始人,郑成功也。

  文章说,雅州的袍哥组织分排建立,大爷庙在今雨城南郊平石上坝一个山沟里,二爷庙离城近点,在龙洞庵对面,三爷庙在雨城北郊桐子林路旁,五爷庙在芦山城南6里处,这些地方他都去过;而六、八、九、幺爷庙他没去过,据说是在雨城草坝、沙坪一带。袍哥是没有四排和七排的,原因:有人查出,他们的头当了叛徒。

  任乃强先生还曾亲眼见过袍哥仪式:

  “余幼时,曾亲见袍哥开山仪式,威严整肃,至今不忘。堂内灯烛辉煌,各排首领,依次就位,其下立者数百人,有缙绅、农夫、商人、胥吏、差役、舆台、优戏,各色人物,问答进退,庄敬肃穆,若演剧然。堂外,刀仗巡逻,彻夜未懈,为防官府逮捕,放哨远达十余里,皆由会员义务担任;堂中清出非真袍哥一人,被指为官府奸细,立遭群殴几毙,弃诸垣外。雅安袍哥最豪气的当数罗子洲了。当听说成都诸子因争路权被督府逮捕,立即发挥义侠美德,揭竿而起,围攻成都,苦战逾年,牺牲人数不下十万。让人感慨的是,功成后,他们不自居功,大多自行返回乡间。”

  刘文辉也看上了袍哥的力量。在西康,特别是在雅属,经常依靠着袍哥行事。1934年,他让五哥刘文彩到西康组织袍哥,而24军的副官陈耀伦就是西康最大袍哥组织“荥宾合”的总社长。

  在四川有一种说法:十男九袍。是啊,人在江湖混,总得有个依靠,加入袍哥组织,似乎是男人们的一项生活选择。于是在西康,不仅山野村民嗨袍哥,各行各业的人都入袍哥,我父亲——作为一名教师也入了袍哥。

  更有甚者,在24军的队伍中,有的整团整营的官兵都是袍哥。这好似一潭泥塘,将情义与历史搅得浑浊一团。

  伍 风云变幻中 “带砺河山”的精神意向

  西康家宅的意象,来自于雨城彩虹桥南端崖壁上的题记:带砺河山。

  在中国文化中,河与山有特定的指代,那就是黄河与泰山。题记中,将黄河视作身上的腰带,把泰山比作家里的磨刀石,这样的气度,算得是豪杰所为。

  刘文辉从13岁虚报年龄进入成都陆军小学,然后西安陆军中学、北京陆军第一中学,直至1916年,21岁的他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一路顺风顺水,美丽的人生风景助长了他的精神自信。

  刘文辉依托着川系老资格刘湘,联络起新的保定校友,仅10年,就由一名上尉参谋升到了24军的军长,拥有了足够的军力。这时,川南、川西都成了他的势力范围。在迅速完成了实力膨胀后,刘文辉踌躇满志,立志要统一四川、控制西南,进而问鼎中原。他积极扶持王家烈打回贵州,当上了贵州省长;鼓动胡若愚回云南与龙云抢夺地盘,并由此建立起他们的西南联盟……这一欲念在他1928年当上四川省主席后变得愈发强烈。

  然而,刘文辉宏大的志向在1933年触礁沉没了,在与侄儿刘湘8个多月的鏖战中败下阵来。中原变得遥远,甚至是依赖其夫人向刘湘喊话“你要把你幺爸整死嗦”,才获得家族亲情,在边远的西康存活下来。

  从山巅掉落深渊,刘文辉心气不再那么高昂,他开始了新的选择,思考起治康前辈赵尔丰、傅崇秋等的未竟事业。

  刘文辉提出了治理西康的“一二三四五六七”纲领。首先是“一个目标”,就是要化边地为腹地,使西康的政治、经济、文教、交通、生产、生活同步发展,力争赶上内地各省市。

  这谈何容易。不断变幻的历史在改变着刘文辉,铿锵豪情的他逐渐成为了“多宝道人”。他“茶烟经济”的收入始终没忘记向中央政府部门进贡;他皈依佛法,在府中设立经堂;他利用当地袍哥作为“准军队”抵消军统特务的渗透与骚扰;他甚至同中国共产党建立联系,将中国共产党的电台安在了苍坪山下自己军队一个旅的司令部里……

  1949年12月9日,刘文辉率部起义,1955年被授予一级解放勋章。历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四川省政协副主席,国家林业部部长。1976年病故。

  百年风云弹指,当刘文辉举起手臂,宣布起义的那一刻,他也走向了历史的必然。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