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职业化 彩虹室内合唱团还要继续“玩”下去

2019年09月19日 16:06:28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任宏伟 编辑:周濛

  9月14日、15日,作为第25届“蓉城之秋”成都国际音乐季的重磅音乐会,“《我有一个装满星星的口袋》金承志与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音乐会”在ICON云端·天府音乐厅连演两场。“实在抱歉,的确没有办法。没想到成都这么厉害,(门票)一秒就没有了。”金承志笑着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32岁的金承志在大学时期和一群挚友于2010年成立了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他担任团长兼指挥。如今,彩虹室内合唱团已拥有大量的粉丝。巡演每到一座城市,都是爆满。在接受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专访时,金承志坦言虽然现在演出非常好,但他不会把合唱团“职业化”。“如果职业化,味道会变。我们大家是用自己的业余时间做兴趣爱好,所以特别美好。但是如果你每天都这样会很累”。

  点赞“蓉城之秋”: 是成都的文化品牌

  此次成都之行,对于金承志而言是“痛并快乐着”。因为来成都,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吃吃吃”。可是由于最近身体出现了问题,所以他这次来成都只能待在酒店吃素菜。“只有让我的团员们去吃吃吃,担任美食检察员。”

  在金承志看来,成都不仅气候适宜,人也和蔼可亲。“能够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温度”。“成都人民太热情了,如果在上海你出门都是车水马龙,让你压力很大。在成都就很安心,这是一座城市的气质,就是这种安心的气质让人愿意留在这里”。

  这次参加“蓉城之秋”,是彩虹室内合唱团首次在成都的音乐厅举行演出。

  “成都已经从非常具有发展潜力的城市,成为最具经济活力的城市。在文化配套上,就应该有很好的品牌。每个城市都应该拥有自己的文化品牌,‘蓉城之秋’正好就是属于成都的品牌。”金承志感慨道,“这么多音乐团体、艺术团体来到成都,这其实也是给到成都市民一笔很大的‘福利’。在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能够享受艺术所带来的刺激。我觉得成都人民很幸福”。

  金承志和他的彩虹室内合唱团所带来的作品,让越来越多的观众走进音乐厅,欣赏交响乐。“以交响乐为例,一个艺术门类在一座城市的发展水平,达到了很多人愿意去看,证明这座城市的经济发展水平已经很高了。因为大家有闲情雅致,去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也更愿意在文化上进行消费。”金承志坦言。

  团员来自五湖四海

  如今已有近70人

  “我们合唱团的成员来自五湖四海,四面八方。”作为社团性质的合唱团由此以“彩虹”命名。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成立于2010年,最初由上海音乐学院指挥系学生自发组织成立,成员仅4人,如今已壮大到近70人。歌剧演员、医学翻译、数据分析师、科学家、工科学生等,除金承志这个指挥外其他成员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

  合唱团这么多人,大家一起去一个城市开巡演,会不会比较难聚集?“以前因为演出没有那么多,比较难。现在好多了,虽然大家都有本职工作,但是团员们都会邀请自己的领导来看演出,加上我们基本上是在工作之余排练、演出,所以还好。”只不过让金承志头痛的是,大家凑在一起太闹了,感觉像是带着一群高中生春游。

  “每天都在吵,说不完的话。刚开始还有些腼腆,后来大家过分开朗,带来的坏处就是太吵了。”虽然如此,金承志更多的是享受,因为彼此的吵闹会碰撞出很多有意思的火花。“如果大家一成不变,就失去了做音乐的乐趣”。

  家人成了粉丝

  “爷爷听过我的《春节自救指南》”

  金承志前段时间创作的温州话歌曲《阿妹》,让很多人觉得温暖又治愈。在彩虹室内合唱团官方微博发布的《阿妹》现场版视频点击量已突破百万人次,点赞近万。其实不止《阿妹》,之前的《白马村游记》等作品,都是用温州话创作的。“温州话一直在我的创作框架里,毕竟我是温州人,那些作品有年代感,脑海中浮现出父母辈的感情表达,就用歌曲来展示。”

  “其实,我们合唱团有很多维度的作品,有欢乐向的,也有比较悲伤的,也有一些讲述各自心事的。这首《阿妹》是我自己特别喜欢的一首作品,之前我还独唱过。创作灵感很难讲,有一天下午,我坐在钢琴前突然就想起说,是不是可以写一首温州话的歌,所以就这么写了。”金承志说。

  金承志还表示,“只要是能拓展我们音乐宽度的活动,都愿意去尝试。毕竟,我们是喜欢多样化的音乐。”方言的魅力,特别吸引金承志。“中文是最神奇的语言,有语音语调。其实很多方言演唱,都是音乐配合语言走,特别有意思的”。

  当然,写了那么多关于亲情故乡的歌曲,家人也成了金承志的粉丝。“我爷爷听过我的《春节自救指南》”,父母则是金承志的忠实听众。“他们每场都要来听,听多了,就开始要点评我的作品。比如你今天这个混音不行,你们还可以唱得更好”。

  不会职业化

  “周末唱一唱是可以的”

  巡演几乎每场必爆,演出费也飞速上涨,不成名后的彩虹室内合唱团,会从“业余”迈向“职业”吗?对此,金承志斩钉截铁地答道,“不可能,因为养不起大家。说实话,我们的团员都有专职的工作,很多人在本行业都还是佼佼者,收入比我高得多。所以大家总说,周末唱一唱是可以的,但不可以放弃本职工作”。

  更重要的是,金承志担心职业化之后,合唱团会“变味”。“我想音乐对他们来说,就是对工作、生活上的不愉快的一种发泄。如果我们职业化,会失去音乐本来的味道和快乐。会很累,也会慢慢失去活力”。

  对于彩虹室内合唱团被大家津津乐道的“网感”,金承志也有自己的见解。“来源于生活,要有感而发,相信所表达的内容,才能感动别人。我的团员是第一批听众,如果作品感动不了他们,就不演。就像吃饭做菜一样,如果天天都吃火锅,肯定大家会厌倦,不能单调。”至于合唱团商演赚得的资金,金承志透露主要用于带着社团成员去获得更多的艺术体验。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任宏伟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