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我和我的祖国》主创对谈:以平凡人倒影大时代

2019年09月23日 17:08:37 来源:人民网
编辑:周濛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都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由陈凯歌任总导演、黄建新任总制片人,导演陈凯歌、张一白、管虎、薛晓路、徐峥、宁浩、文牧野合力打造的国庆献礼片《我和我的祖国》,将于9月30日全国公映。影片讲述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7个经典历史瞬间下,普通百姓与共和国息息相关密不可分的动人故事,以小人物故事映射祖国大时代温情,感动而自豪。

  七位导演共同打造一部电影,《我和我的祖国》有什么不一样?最好笑又最好哭的献礼片,《我和我的祖国》又是怎么做到的?18日,影片总导演陈凯歌、总制片人黄建新、总出品人傅若清将与网友分享电影的创作初衷及幕后创作故事。

  主持人

  《我和我的祖国》在很多宣传小片上已经让大家耳目一新,很多动情的时候都让大家记忆非常深刻。这部影片有一个特别之处,是七个小故事串联了整部影片,当时拍摄这部影片的初衷是什么呢?

  陈凯歌

  这个事得话说从头。从去年六七月份开始,在我们电影局的领导主持之下就开始讨论怎么样向建国70周年献礼。当时只有我和建新导演两个人,后来我说得把队伍稍微扩大点,于是就请了张一白导演组成了三人小组,后来局里确定华夏担任本片的制作出品方,傅总也就自然地就进入了我们团队。我们这些人首先进行了反复讨论。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问题是拍什么和怎么拍,因为决定了要7个导演拍,究竟是拍祖国70年来的变化,以事件为主呢,还是一部电影7个导演一人拍一段呢?这个问题其实是开始时候相当困扰的。

  陈凯歌

  但是后来经过讨论,讨论的过程也挺长的,也就是出现了我们最终决定的这12字方针,叫做历史瞬间、全民记忆、迎头相撞。以我个人的理解,这12个字出现以后,我们就找到了方向。历史瞬间指的是什么呢?我觉得真是一个瞬间是非常短促的,在历史上。可是在1949年10月1日下午三点整,这个瞬间,其实中国的土地就变成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瞬间特别厉害。紧接着如果说1997年7月1日零时零分零秒,被英国统治154年的香港回归祖国,在这个瞬间,就是毛主席说的,叫换了人间了。

  主持人

  我们注意到片子中有一句话,我们等这一刻等了154年。戳中心中的一个点。

  陈凯歌

  没错。找到这个以后就是全民记忆,有些事情是永远会被中国人记住的,永垂青史。迎头相撞指的是什么呢?谁和这个事件迎头相撞?其实就是人民。我们确定了一个方针,就是大事件小人物,迎头相撞。我们就看到,大事件就好象一道闪电,一下子把我们的生活给照亮了。人的精神面貌、情感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以这个片子,我们这些人在这儿讨论,有了这么一个基本的方向,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有这样一个初衷,想拍这样一部电影,原因就是表达一下我们作为电影人向祖国70华诞献上一份礼物的心情。

  主持人

  看到这样的初衷,我们站在这个原点上也不难感受到当时像您说的用普通人见证大时代的一种细腻的感情。真正要用电影元素表达这种感情的时候其实也是一个很大的难题,尤其在这次影片当中用7个风格迥异的导演体现在一部影片当中,这会有挑战,又是怎样来想的呢?

  陈凯歌

  挺大的挑战,我和建新导演首先考虑的事情是,我们是拍一部电影,七个人一人拍一段还是七个独立的小故事最后串联起来。我们想风格迥异是一件好事情,这个好事情就表现在每个导演都有自己的风格,都有自己在拍片方面的取向。其中我们有一点是一致的,就是并不是只有异没有同,我觉得是有异有同。这个同是什么呢?就是活跃在我们电影中间的中国人,由人把这个电影给串联起来。我觉得这次也算是一种尝试吧,在这样一部影片中间,向国庆献礼的影片中间,能出现活生生的人物,而不是单纯的写事件,不是纪录片那样的去说我们拍了这样一个片子歌颂祖国70年来取得的成就,见物不见人,不是。我们看到了大事件,也看到了我们中国人怎么样在70年的过程中间,所有的成就背后其实都是中国人民的艰苦努力。这是特别重要。所以见物也见人。

  主持人

  这点很难,大家说这么长的一个时间跨越,在一部片子当中把它体现出来,尤其我们要以普通人的一个视角见证一个大时代,是不是这几个比较挑战或者突发点集中在一起的表现呢?

  黄建新

  新年开始,凯歌导演和我最早介入这个事,到10月初定下来这件事,还是我们俩去。就像刚才凯歌导演说的我们到底做一部什么样的电影,它可以是一部完整的2小时,7个导演来掌握分段,也可以。

  黄建新

  后来我们商量了以后,就觉得70年这个时间线上有特别重要的事情发生。我们在策划会的时候,凯歌导演说1964年,他说他从学校放学了,满大街站着人,就是原子弹爆炸,张一白导演拍的,他当时也不懂原子弹爆炸是什么,他就看所有人脸上都放着光彩,每个人都有那种自豪感,就觉得我们不害怕帝国主义的威胁了。小时候就记住这个。他那一段特别启发我们,我也就想到我在当助手的时候正好赶上女排在美国打冠军,我们为了看上球,两天干了三天的活,那天看球,全组都醉了,把人小镇子的啤酒都喝光了,高兴。每个人都讲了这个,就突然说这是一个好方法呀,那个时候有那么浓烈的情感出现。这是全民记忆的事情。还有奥运会开幕,那天凯歌导演一拍脑袋,咱们就这样吧,70年咱们拍7个故事,基本上10年一个,那天就是这样定的。也把想法和主管部门沟通,非常的得到支持,那天一说,好,好想法,就按照这个来。

  主持人

  就马上敲定下来了。

  黄建新

  就一致了。下来就说怎么办呢?第二次去开会,傅总就去了,就指定华夏是主出品方。这个时候华夏有一个小彭副总,他是原来中影策划部的主任,我们开始找一个策划小组去找70年来都有多少个能让全民记忆的东西,找了30多个。比如说我们有航空母舰这件事,有各种各样的时刻。但是大家又筛选,哪些能拍,哪些更接近于电影,就一点点筛选,等筛选到十几个的时候,就说现在该缺导演了,就开始选导演。也有很多的导演在候选的名单里,但是由于时间的问题,种种的问题,还有年龄排序的问题,平均的问题,大家最后就落到现在的7个导演身上,就形成了大家说我们叫7和70,就是7个导演拍70年的事。我们的群就叫“7和70”。

  主持人

  这是无意当中碰上了,还是真的当时有一个隐约的意识来对照一下7和70。

  黄建新

  因为70年是准的,70是存在的,那天凯歌导演一拍脑子,那事就成了7个事了,就成了7个导演,这就成了7和70。

  主持人

  能把7个故事串起来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事。

  陈凯歌

  我们做了一个排序,在这70年中间,哪个历史阶段是适合拍比较多的内容。

  陈凯歌

  比如1949年开国大典一定要拍,一个国家的诞生。这就是管虎导演拍的《前夜》,确实是在60年代最振奋人心的事件就是中国第一颗核弹爆炸。就是我非常小,刚才建新导演提到,欢喜欲狂,当时10岁,小学四年级。小孩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那时候北京200多万人,几乎是倾城而出,欢庆,这个场面我至今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就感觉到,就像刚才建新导演说的,帝国主义不能再欺侮我们了,当时就是这个想法。

  紧接着是女排,当然中间这一段时间,我们是比较慎重。紧接着就是80年代女排对全国人民整个在精神上的鼓舞,非常重大的。

  紧接着就是九七回归。特别是我觉得我们的片子在这一部分有意义,薛晓路导演拍的《回归》,我们用的英文名字“going home”,回家的香港,特别在今天这种情况之下,我觉得通过这部电影表达了我们对香港这块土地回到祖国的态度,在20多年以后,这是我们的态度,有这么一个片子。

  紧接着就是我们又奥运会,2008年的奥运会,很振奋人心的,大家都是过来人,当时是什么情形。

  主持人

  都经历了点点滴滴,很难忘。陈导帮我们回忆了这7个故事在他印象当中的深刻和分量。傅总作为总出品人又如何看待这7个历史性的经典瞬间。

  陈凯歌

  得先说一句,太支持我们了。

  傅若清

  确实70年,从1949年到现在,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的生活,无论是物质生活还是文化生活都丰富了很多。一是作为一个电影人,在这样一个关键的70华诞的时候,要给祖国做一个献礼,这也是发自电影人内心的,包括艺术家们。另外,用小人物,凯歌导演那次开会,我记得特别的清楚,就是12字影片方针出来以后,大家觉得特别好,从小见大,从大反映小,而且作为华夏以发行为主的公司,其实发这样的主旋律影片,它贴合市场、贴合观众的角度就更好,所以我觉得用7个小的段落,而且用小人物来反映大事件背后里的事情,同时用大事件来表现出小人物的家国情怀,我觉得特别贴切,我相信这个片子上映以后票房不会差,最重要的就是比较能够深入人心。

  主持人

  像邻居街坊家身边的事,我们共同感同身受。

  陈凯歌

  普通老百姓,每一个人都可以是电影中的人物。

  黄建新

  还有一个特点,我们看得比较早,每一个导演都用他独特的视角和独特的艺术手法表现出特别浓烈的情感,不管这个情感是激情、温情、爱情,各种情,它都能够让观众心里头最柔软的那块地方被波动。很多人说,我看预告片就哭。很好哭,很好笑,很好看。

  主持人

  大家都说看导演的电影,流自己的泪。在电影当中找到了和自己去同频共振的景象。陈导第一次执导这样的献礼片,和您以前执导的电影有什么不同,这中间有什么碰撞和挑战呢?

  陈凯歌

  拍这样一部片子,确定拍什么和怎么拍,真是一个颇费周章的过程。同时我自己也感觉到我们做了一次非常有意义的尝试。这7位导演,我觉得在接到要拍这样一部戏的电话的时候,我觉得就像得到了真招式的,都觉得这件事情很光荣,都马上响应,而且我觉得他们都是用了120分的心力去发挥他们自身的才能,把自己心中所思所想,对这个国家非常朴素的情感都在这部片子中间表达出来。

  确实是,虽然我是这里面的创作人员,我是这里面的总导演,但是我第一次合成看的时候,我还是特别激动。没办法,我们说艺术是有力量的,它真的震撼了你。我觉得这对我来说是,我过去拍过像大阅兵这样的影片,我至今都还记得这样的台词,一个即将离队的连长,做了15年连长的老兵,本来有机会参加1984年的35周年的阅兵,但是他最后把这份荣誉让给了别人,他在临别的时候做了一番讲话,他就说我们在这儿,往东30米洗手间,往西30米食堂,往正面30米、50米是训练场,我们就在几百个活人在这样的空间里生活了几个月,9993公里的正步,等于从国家的最南头到最北头走了一个来回。他说,可是我们在天安门前是多长时间呢?96步,不到1分钟,1万公里和1分钟就这样的比例关系,还用说吗?

  所以,这也让我们在拍摄的过程中间想到,那是35年,70年,又是一倍的时间过去了。其实最后文牧野导演所拍摄的《护航》,我们看到阅兵的场面,也挺集中。

  陈凯歌

  对我而言,我觉得最主要的挑战是怎么样把这样一部电影能够拍得温情、深情、感动,这是特别难的。因为一般的说,都比较容易拍的是事件,会拍得比较宏大,但是也许就不是那么饱满,当成一件任务,我觉得这回导演拍,就没当个任务来做,真的真情实感就来了,所以这个东西挺了不得。

  再有,建新导演,其实本来他也应该拍一个的,但是他说我担任总制片人,要协调的事可太多了,他凡是哪个组遇到难处,他就第一时间去了,不管那个组在哪,帮助解决所有的困难和矛盾。像我拍这个,《白昼流星》这个段落,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我们在2016年11月18日神舟十一号返回舱着陆的这个,确实也遇到很多拍摄上的困难。比如我们哪去弄这些军用车辆,而且都是特种军用车辆。完全是现场,我们最后请了景海鹏、陈冬两位神十一的航天员到了现场,他们两位说我怎么觉得就是这儿了,落地是不是就在这儿落的地。

  主持人

  之前选地点的时候还是经过考证的?

  黄建新

  其实不是,他们是在内蒙,我们选择在甘肃。

  陈凯歌

  为了能够接近我们得到车辆的地区,所以我们选在敦煌,是敦煌,真是大漠戈壁那种气象,真的有意思。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拍摄了18天,但是这18天里头,每天都挺兴奋的。

  主持人

  什么支撑让您兴奋?

  陈凯歌

  天空、土地、人,我突然理解了一个词叫无土无民,真的没有这个土地,你就没有了这个人民,人民和土地是联系在一起的。而且有好多的真的贫困地区的人民离开了自己的家乡,然后在电影中间,在《白昼流星》中间我们又讲两个少年回到了家乡,之所以受到了这种感动、激昂起来,原因就是他们认定两个航天员也是回乡的人。

  主持人

  田壮壮老师说了一句话,我们要等一个像你们两个一样的回家的人,这话说得一下子就牵动了心里的情感。

  陈凯歌

  所以我觉得请两位真的航天员参加拍摄挺不容易的,但最后实现的时候,他们俩一握手,说终于安全回家,我就感觉我看见的就是那一幕,真的挺激动。

  主持人

  一开始是两个叛逆的青年为影片的切入点,这是什么样的一种考虑呢?

  陈凯歌

  我自己想,我是把两个不同的主题联系在一起。第一个主题,我觉得十八大以来最为强调的就是脱贫这件事情,扶贫、脱贫。

  黄建新

  而且好象还有一个词叫精神脱贫。

  陈凯歌

  这两个孩子就是精神脱贫,我觉得摆脱贫困这件事情,我认为都不是在中国,是世界近代史上最伟大的工程,使得十几亿人口的国家能够使一般的老百姓摆脱贫困,这是太难做到的事情。但是,我自己老是感觉到,扶贫、扶贫,不光是物质的扶贫,你还得有精神上的帮扶。当这两个少年看到航天员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我觉得这两个人融化了,我们就变了,心都变成河里的春水了,是这样的话外音。

  我把这两件事情,我们年轻的航天事业和扶贫能够结合起来,可能你就是这一瞬间,人就经受心灵洗礼,就变为另外一个人了。我们感觉到,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瞬间可以改变你的命运和人生。见着航天员,这两个年轻人简直就觉得走进了一个宏大的历史场景,被感动了。

  主持人

  有温情的地方,有感动的地方,汇聚成让观众一个说又好哭又好笑的影片,在国庆上献礼的影片还有其他几部影片,如果让黄导和傅导推荐一下,我们这部片子的关注点是在哪里?

  黄建新

  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这里面的7个故事,多多少少跟你都有关系,你都有所经历,你都经过这段历史的那个阶段。这里的人物都在你的身边,你会很亲近。它是故事片,又好象是生活,又好象是一个心灵的历史,就是中国这70年普通人的心灵的历史。这一段心灵的历史用情感书写出来,它是非常强大的力量。

  刚才你问到这个片子怎么连的,就是靠情感连的,找到了一个最简洁的方法。那天谁跟我说看了这个片子,说我有一个特别奇怪的感受,这部电影从开始的几分钟我就一直想哭,一直到完,就是我说的内心的东西被拨动了,那个东西我们持之以恒的在每个段落里都被延续。

  主持人

  但是我们往往说电影有那么几刻一下拨动人心的那个泪点就很不容易,能让他持续下去是怎样达到呢?

  陈凯歌

  我自己觉得,中华民族有一个不一定人人都能够感知、但事实上深藏心里的,我们说中国心也好,或者说情感的源泉也好。这个源泉你不能碰它,你一旦碰了这个,我觉得就会产生很大的能量,就会把你的情感宣泄出来。我觉得这个东西和历史文化都有关系。可能在其他国家,我觉得不一定是这样的情况,它无所谓。但是对中国人来说,好象这个情感,对于自己国家、自身民族的那个情感,可以像某种资源一样特别深的埋藏,你一旦触动了它,真的可以喷发出来。我也有这种感觉,看全片的时候,是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积累到最后,你真的一发不可收拾。你说是情感上得到满足了,还是情感被发泄出来了?你说不清楚。我刚才讲了,我自己都觉得这是一次尝试,我们怎么样写事情更写人,我们在这个片子里出现的所有人物,说老实话,都是普通老百姓。我们没有直接说,我们这个电影就是写了不起的人,没有。

  主持人

  傅总,您觉得整部片子最打动人的地方,虽然像陈导、黄导说打动点一直持续着,伴随整个片子,您来推介的话会怎么说?

  傅若清

  刚才凯歌导演说的也把我撩拨了一下,确确实实。从电影市场的影片状态也可以看到,其实最高票房的,包括《战狼2》《红海行动》,确实把中国人对国家的、对民族的这种爱和那种含蓄的东西给它激发出来了。我觉得十一档期里头,这一点我倒没有看其他的影片,我觉得我们是以一个普通人的视角做的影片,可能更能和观众产生共鸣,这是我们一个最大的优势。

  还有一个,就是两位导演没有说到的,我们集结了7个中国最优秀的导演,我们有7个最优秀的摄影师,7个以上的最优秀的编剧、美工和40多个非常出色的明星和戏骨们,还有金牌的监制和制片人,所以这样打造的一个,我们说它是产品嘛,怎么可能不出色、不优秀呢。而且确实每个段落的拍摄,结果出来的时候,和串起来的时候,我们看了不下百八十次了,每次都非常激动。

  黄建新

  还有7个导演怎样发挥他们的艺术个性很重要。最初,我和凯歌导演商量,其实他是有两个做法,从制片上。如果好管,就是成立两个组制片团队,只换导演,不换摄影师、美术师,但是我和凯歌单独商量了好久,觉得这对导演发挥独立性会有影响。后来我们商量完了以后,和傅总商量完以后我们决定,7个组,每个导演成立一个组。

  黄建新

  我们的工作量翻了多少倍。

  陈凯歌

  不光这个,我们拉字幕,最后校对字幕,没有办法,如果正常拉的话,15分钟都拉不完。

  黄建新

  我们把英文全部拿掉了。

  傅若清

  一年的合同都没有这一部影片的合同多。

  黄建新

  但是有一个特别好处,我们定下来以后,导演来组织他认为对他的想法最能表现的编剧、摄影师、美术师。现在我们看到的真的是风格迥异,但是就光彩夺人,这是我们最想看到的东西。原来想成立两个组,可能也很顺利地拍完,也会不差,但是个性色彩就没有这么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一次决定,工作量真的是翻倍,一下两个组变为七个组。

  主持人

  最忙的时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景象?

  陈凯歌

  建新导演应该是最忙的,因为他对每个组的进度、完成度,因为我们所有7部片子里头,不光是实拍,你还有电脑特效的工作。管虎导演这个,天安门广场,这些东西都是要做特效,都不是那么容易做的。

  黄建新

  刚才我们进棚之前还在定,有几个名字要调整,你还要批一下,我还在那看,还没完,还在继续。但是是一个很好的过程,从来没有过的经历,也从来没有过的兴奋。我们几个人,那天说他们干了几十年了,看完电影互相握手,跟真的似的。几十年了,他们四个人一起握手。

  主持人

  这个画面突然出现在日常工作当中,那种心劲和感情是自然而然迸发出来。我忽然想到陈导刚才说,这么宏大的主题没有当成一个任务,把它拍得很温情,这可能也刷新了我们对于主旋律影片的一种新的认识。刚才傅总也说近些年《战狼》饱受大家的好评,主旋律和能更好占领市场空间的努力,我们还有哪些空间是可做的呢?

  陈凯歌

  我自己觉得电影作为一种艺术形式也好,或者是商业产品也好,它其实都离不开对人的描写,如果你在一部电影中间能成功的塑造人物的话,我觉得还是有空间可以供我们发挥。这一次我觉得我们做的努力也好,尝试也好,最重要的就是希望在电影中能看到人,看到普通的中国百姓,我觉得就是在我们的成就背后,真的你看到有强有力的人,在推动着这个事情的发展、进步、改变。

  说实在的,我们这些做电影的人,其实从我们最初开始创作的时候,就对人民有不断深入的认识。什么是人民?谁是人民?后来真的融化在我们自身创作当中,我们对这两个字有了更多的感性的认识、认知。真的是感谢人民,感谢人民逐渐富裕起来的这样一个时代,我觉得是非常由衷的。

  主持人

  就像三位说的,我们每一个人,在影片当中都能找到自己的影子、自己的感受点。在回顾7个历史经典瞬间的时候,三位当时是在做什么,在那样的历史瞬间的时间节点下,是有什么样难忘的场景和片段呢?

  陈凯歌

  在70年的时间里头,真是发生过一些让你特别激动的事情,有些没有包括在我们7个影片中。譬如说中国的,我们所说的改革开放的开端,它的发轫,在领导人对于国家未来发展的想象中,中国应该走什么样的道路,应该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其实我自己挺感慨的,我的感慨在于,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们就读毛主席的书,毛主席说什么?说我们必须得面对这个现实,我们是一个一穷二白的国家。从一穷二白到今天的初步繁荣昌盛,这个过程实在是一个,而且你所用的时间不是几百年,是几十年的时间,你实现了这样一个目标。不管在这个过程中间,我们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但是它确实是一个有目共睹的事实。这个让我特别的感慨,我记得改革开放之初那样的一种情形。

  另外,我还记得我小的时候,每年的国庆,我父母都会带着我去住在离天安门不远的西郊民巷一个导演家里过国庆。到了这一天真是过节的感受,那时候北京的城墙都还在,我们能够看到参加广场狂欢的大学生、中学生、一般市民,列队走过的时候,你会有一种不由自主的兴奋的感觉,叫毫无疑问的那个自豪感,那个时候是这样子的。所以,我的印象也是特别的强烈,每年都去。

  黄建新

  很多很多,比如说恢复高考,很多事情,我们开始都列了,但是我们还是要从电影的角度哪个能表现得更好。我记得我那时候当导演了,申请奥运两次不成,第三次那一年,2000年我正在北京准备一个戏,那时候还在西安电影制片厂,正在酒店谈呢,《新闻联播》播了,说2008年申办权,萨马兰奇宣布的。我们在吃饭,我记得特别清楚,所有人不吃饭,掉头就走,服务员也不喊说你还没有交钱,明儿交,行,明儿交。我后来还好奇,因为我住那酒店,第二天我问他们把钱送回来了吗?全送回来了。全上街了,我也上街了。我们一堆人当时是从二环走,从二环走到经纶门口,经纶门口高低不平还有一个酒店,往贵友走,走到建国饭店,走到建国饭店,全部走不动了,大家都在喊,突然从贵友楼顶上泼下来一盆水,都湿了,抬头一看,那哥们还拿水泼呢,一看,大家喊,泼水节,好呀,每个人都是忘乎所以,那种兴奋。

  黄建新

  就是凯歌导演讲的,中国南宋以后,后来清朝,已经到了晚清以后,整个中国就不行。其实民族的心里一直有一种东西被压抑着,等我们壮大到能承办这样的瞬间就是爆发,没有人组织你,《新闻联播》萨马兰奇一宣布,当时还是邓亚萍在底下坐着,一喊,所有人把饭一扔,都不吃了,就上了街,就是点燃了你说的那个东西,我印象太深了,泼湿了特高兴,还特来劲,一句怨言都没有。

  主持人

  现在讲起来都非常有现场感,那个画面,可以想象这个感情有多么的浓烈。

  黄建新

  有一次机会表达的时候,我比凯歌小一点点,但是我们俩是几十年的朋友,因为凯歌导演的父亲对我特别好,我每次到他们家里吃饭,认识很多年,我们俩在一起开完会还会坐在那聊一会儿。这部戏我们有应付的感觉吗?因为我们看到我们俩接这个戏,网络是有评论的,说这些导演,没人敢不接,其实他拍出来就是那样,是这样的一种评论。我说我们俩有这样的吗?没有呀,讨论完了以后觉得挺想拍的感觉。后来我们拍完了以后,一个一个预告片扔出去以后,这个观点全部改了,很多人说看完预告片我就流泪了,完全不是我们原来猜的那种电影,完全是站在我们每个老百姓的角度看中国的发展,在点燃我们内心的那点烈火,开始变了。整个过程我记得特别清楚,我还拿给你看,人家现在是这么评论我们的。

  傅若清

  能够记忆比较清晰的还是2008年奥运,2008年对我们的记忆特别的深,从汶川地震,包括到后来的奥运会的举办,因为我家在奥运鸟巢附近。那时候完全觉得这几天都不是过节,是属于狂欢的感觉。在楼上看到那些烟火,那一天,整个一家人非常激动。其实你说它是对我们生活有多大,它是从国家和民族的角度,它的这种昌盛和富强,带给我们的自豪感和冲击力特别大。

  女排的时候,包括第一次夺冠,那都是疯了的时候,是学生的时候,都疯了。每一次国家这样一个大的事件以后,像凯歌导演说原子弹,我们核工业的崛起以后带来的是中国50年或者更长时间的一个稳定发展、和平发展。只有体会了这些,中国强大了,我们的民族强盛了,我们才能真正的过上好日子。

  黄建新

  我记得我买第一辆汽车的时候,是很便宜的汽车,是北京2020吉普。我姥姥看着那个车,她岁数很大了,跟我说,我做梦都没有想到你能买辆车,怎么能想,完全想不出来,无法想象。我就把她扶到车上,拉着她跑了一圈,特别高兴,把老太太颠的,但高兴。你可以想,这是完全不敢想的一件事,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实现了,那就是自豪。

  另外,我记得还有联大开会,邓小平到联大开会,乔冠华在联大发言,全民都围在电视机前看,觉得中国终于站在联合国开始讲我们的事情,那时一直没有恢复我们的席位,有无数多的瞬间对我们记忆特别强烈。凯歌讲改革开放是我们了不起的事情,这是我们亲身经历了从原点到40年完全经历这个过程。我以前从西安到北京出差,要先到粮店换全国粮票,不然到北京没饭吃。换全国粮票,还不全换给你,那时候还有杂粮搭配,一个月供你30斤粮食,18斤半是细粮,11斤半还是12斤半是粗粮,换全国粮票只能换细粮,你到了北京吃完了回家下个月全是粗粮,没面没米,那时候是这样的。现在超市里头,全世界好的米都摆在那。

  我们内心还是挺珍惜那个东西,这部电影里,其实是有每一份导演珍惜的感觉,我觉得这挺重要的。

  傅若清

  我还想说一个,这部片子,真的7位导演,包括建新导演和这些主创,他们真正的是把这样一个情怀的东西,他们个人的情怀和带动的主创的情怀和把未来观众的情怀全激活了,是他们这种既有个人情怀,家国情怀这样一个大的状态下创作出来这样一个好的影片。

  黄建新

  片名也特贴切,就是《我和我的祖国》。

  主持人

  再过十几天,我们就要迎来70华诞,在这里几位有什么样的祝福和愿景跟我们分享一下。

  陈凯歌

  首先,我觉得我们在期待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80周年、90周年、100年,我相信再过二三十年的时间,中国的面貌还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在这条道路上,我觉得中国应该会越走越好。这是我们由衷的愿望,我们也相信我们的国家一定会在繁荣昌盛的道路上,可以说是奔走,这么一个感觉是存在的。我们也深深的,特别是我和建新导演,我们所有的一切全拜时代所赐,我们所做的事情就是从这样一个可以说是了不起的时代中间得到的,要回馈给这个时代,这就是《我和我的祖国》这部电影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我们想做事情的一部分。

  黄建新

  那天看到华为在说,他们已经向欧洲出售5G的技术,说6G的技术八年以后就可以使用,我就很高兴。为什么高兴呢?中国解决了温饱问题,中国解决了基本的发展、小康的水准,中国开始担负了全人类的更多的责任,我们中国人能做更多的事,推动全人类的发展。这是我自豪的地方。因为这都是和改革开放,和国家的发展连在一起的,你能看到的一点一滴都连在一起。

  那天我们正好有一个7城5G直播,用5G的技术在直播,我旁边的节目主持人说,以前直播,他等到对方说完话,他要等一下,几秒钟延时,他才回答,大家说看春节晚会有这样的问题,老是断的,特别是在北美,时间更长。5G就完全和现场是一样的,我们就感觉到现代技术对中国将来的蓬勃发展是一个巨大的翅膀,中国已经越来越多的掌握了这个东西。

  电影工业其实是跟技术完全连在一起的,我们有幸最早的接触到最先进的东西,所以我们又是跟着这个时代,我们所有的成绩都来源于时代的赋予,我们的责任就是拍更好的东西,我们也希望我们的国家越来越好,越来越强大。

  傅若清

  肯定是最期待祖国能够繁荣昌盛,因为只有在这样一个大的环境里头,作为我们从一个懵懂少年到现在成为一个还可以做一些不管搞文化还是搞产品的,还可以做一些事情的人,跟着时代的发展、跟着国家的富强,才能体现个人的创造力和个人的价值。所以,我想随着整个80年、90年、100年的到来,我们在这个过程中,我个人希望能够协助、帮助更多的优秀导演拍出更多的、使得观众能够满意的作品,做出更多的好电影。

  主持人

  非常感谢几位带来的分享,同时也感谢几位和你们的团队为我们带来一部走心的电影,谢谢你们。在这里我们也祝愿伟大的祖国繁荣昌盛,越来越好。今天节目就是这样的,感谢您的收看,再见!

  访谈嘉宾

  陈凯歌

  中国内地导演,《我和我的祖国》总导演

  黄建新

  中国内地导演、编剧、制片人,《我和我的祖国》总制片人

  傅若清

  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我和我的祖国》总出品人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