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国的卡夫卡”残雪

2019年10月12日 17:44:23 来源:新华网
记者 柳王敏 袁汝婷 编辑:周濛

  人物专访

  ——专访残雪

  据新华社北京10月11日电(记者柳王敏袁汝婷)此前,在海外博彩公司公开的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赔率榜上,湖南籍女作家残雪赫然在列,且排名一度超过日本作家村上春树。

  有“写作女巫”之称的残雪,本名邓小华,1953年生于长沙,祖籍湖南耒阳,著有《五香街》《吕芳诗小姐》《赤脚医生》等作品,累计700万余字。残雪在国内的知名度并不算高,她的很多作品都较为难懂,有人说当她的书迷“有门槛”。但在海外,残雪颇有名气,是作品被译介到海外最多的中国作家之一。瑞典汉学家、诺贝尔文学奖评委马悦然曾称赞残雪是“中国的卡夫卡”“一位很特别的作家”。

  近些年,残雪住在云南西双版纳,极少公开露面。66岁的她生活简单宁静,作息规律,每天花一小时写作,热爱哲学,坚持跑步,不喜社交……在诺奖公布前,《新华每日电讯》记者电话采访了残雪。

  成诺奖热门人选“有点意外”

  记者:成为诺奖热门人选,您有什么感受?

  残雪:有一点意外,我估计得不到,但这也说明这届诺奖评委比以前开放,水平高(笑),重视高层次的纯文学。获诺奖的作品需要有读者基础,虽有些专家和研究者特别推崇我的作品,但读者群还不够,广泛的影响还不够,还要等好长时间。

  我最崇敬的两位作家,博尔赫斯和卡尔维诺,都没有获得诺奖,因为他们的作品开始时比较小众,但他们的影响比有些得奖的作家要大得多。

  记者:这些年来,您的创作灵感主要来自哪里?

  残雪:主要来自日常生活,对日常生活的敏感日积月累,从深处爆发出来。我不需要特定的灵感,我每天都有灵感,每天规定自己写一个小时,也不太需要构思。现在写作时间有时候缩短了一点,四五十分钟,年轻的时候每天写一个小时,写得很快乐,也不构思,大概八九百字到一千字。

  写作得有一种节奏,不能天天打电话、接受采访,这样会有干扰。我现在住在西双版纳,没有干扰,也不怎么接电话,每天白天看哲学书、写哲学,晚上就写一个小时小说。

  作品中有来自家乡的灵感

  记者:您是在长沙长大的,在您的作品里也会有长沙的影子。您觉得家乡对您的创作有潜在的影响吗?

  残雪:我的作品中有家乡的灵感,生活在哪个地方,扎根在哪个地方,都会受到影响。我在长沙生活的时间最长,受的影响也最深。我有一本书叫做《趋光运动》,里面好多都是以小时候生活的地方为背景的。我是长沙人,关于长沙的记忆,那是魂牵梦萦的,改不了的。

  作品是指向未来的理想主义

  记者:您曾说过,您的作品是写给未来的,写给青年人的,怎么理解这句话?

  残雪:我写的是寓言式的作品,是一种扎根在现实日常生活中间,指向未来的理想主义。老了,可能就看不到那种理想了,但是年轻人还是有可能看到的。

  记者:从您的成长经历和写作经历来看,您认为,文学对青年人的精神世界起到怎样的作用?

  残雪:文学能够改造人格,不光是精神世界,还有肉体世界,也就是日常生活,如果读我的小说,真的看进去了,我觉得都能有改善。我的作品的一个特点,就是必须要研究才能叫做“看”,非得要研究,才能叫读我的作品。

  记者:很多人说,您的小说不容易读懂,但读懂了就会非常喜欢。您对读者抱有怎样的期待?

  残雪:我的很多读者是热爱生活、有理想追求、读过很多文学和哲学作品的读者。可能暂时没读过哲学,也可以,但一定要是读过很多文学作品的,才有比较,才能看得出高低。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