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最古老的街道

2019年11月04日 15:09:50 来源:华西都市报
冯晖 编辑:周濛

老成都南门的城门外。

大桥上的绘画。

南大街新貌。

南门大桥。

成都老南门外的牌坊,已消失在历史的光影中。

  在成都,哪条街道最古老?

  公元前4世纪,古蜀国开明五世迁都赤里,建立庙宇,成都首次成为都城。

  赤里街,成都有史记载最古老的一条街道,也是当时官府所在地。《蜀都记》说:“成都之南街名赤里。”扬雄的《蜀王本纪》记载:“秦惠王遣张仪、司马错定蜀,因筑成都而县之。成都在赤里街,张若徙至少城内,始造府县寺舍,令与咸阳同制。”

  赤里街的位置大约就在现在的南大街,古称南街。这里紧靠南河,符合古人临水而居的习惯。南大街为何与“赤”有关呢?这应与中国传统的五行学说有关。以青、赤、黄、白、黑五色分别代表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赤色象征南方。《说文解字》里“赤”的意思是:“南方色也,从大火。”

  赤里街这个古老的街名一直延续了两千多年,明末战乱,张献忠败退成都时,一把大火烧毁了这条街。南大街是清朝重建成都城以后取的新街名。

  下南大街清早开卖羊肉汤

  南大街在红照壁与万里桥之间,被分为上、中、下三段,因下南大街口原有老成都南门的城门,所以又称其为南门大街。

  作为资格最老的街道,南大街的故事多得讲不完。街道西侧连接文庙前街和文庙后街;东侧过去与金字街、东桂街、纯化街相交。有不少专家认为,这三条街分别俗称为一巷子、二巷子、三巷子。但从光绪五年(1879年)和二十年(1894年)的街道地图可以清楚地看到,金字街、东桂街、纯化街的东段分别与一巷子、二巷子、三巷子相连,这是各不相同的6条街道。从1924年的《成都市市政规定道路宽度表》中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一巷子、二巷子、三巷子属外东正署直辖,道路宽度均为一丈二尺,而金字街、东桂街、纯化街属南正署直辖,道路宽度在一丈四尺到两丈之间。

  过去,在下南大街和文庙前街交会处有一家羊肉汤馆子,在南门一带很有名气。老板是外地口音,鼻头总是红通通的。每天一大早开卖,大铁锅中是香气四溢的鲜美羊肉汤,一只羊头在汤中时隐时现。

  如果要买回家吃,最好用一个大号的碗,因为不管买多少钱的羊肉,好心的老板都会将汤舀满。吃完羊肉,自己还可以往汤里加萝卜和其他蔬菜。

  上南大街与文庙后街交会处有一家小书店。一分钱可以看两本小人书,如果是新书,价格就是一分钱一本。孩子们非常聪明,常常几个人一起去,趁老板不注意,偷偷换书,这样一分钱可以多看好几本书,超值享受。回想起来,其实聪明的老板怎么可能不知道孩子们的鬼把戏,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谁会和爱看书的小孩子斤斤计较呢?

  中南大街东侧有家群济食堂,称得上是南大街最大的馆子了。厨师都是成都名厨,一般的学徒都要经过专业培训。这一带的老街坊没有人不知道群济食堂的大名。

  南门大桥曾有“水梭梭板”

  下南大街邮局旁边的谢鸭子店专卖油烫鸭。色泽棕红,皮酥肉嫩。炒锅上火,放入熟菜油烧热,将冰糖砸碎放入锅中,炒至糖完全熔化且呈棕红色,掺入开水搅匀制成糖色汁。卤好的鸭子在油锅里稍稍过一下,提起来抹一层糖色汁。

  大街尽头就是南门大桥。桥下河道中有一段斜坡,夏天里孩子们爱在这里玩“水梭梭板”。附近的河段水浅,是学游泳的好地方。那时候成都四中的游泳课都是在这里上的。平日里,胆子大的孩子们喜欢悄悄“拉长滩”,女孩子一般漂到新南门,而男孩子会一直游到望江楼边。那时游泳没有更衣间,只能在岸边换衣服。换下的衣服和鞋放在岸上,水里的孩子游几下,就会回头望望自己的衣服还在不在。

  偶尔运气不好,衣服被偷,男孩子们穿一条湿漉漉的裤衩,垂头丧气地赤脚走在夕阳西下的回家路上。

  南门大桥边的枕江楼名气大,李劼人在小说《大波》里有详细的描述。桥下河堤上一排瓦顶平房和一间圆形草亭,第二孔石拱桥洞恰似它的门洞。无论何时,好像总有一股凉风拂来。在天热时,这地方的确是乘凉饮酒的好地方。河边有个卖鱼虾的小码头,客人可以亲自买些活鱼活虾,让枕江楼的厨师精心加工,味道非常鲜美。我的父亲记得这里最好吃的是醉虾,而且饭前饭后还可以喝茶。

  现在,这一带都变了样子,老巷子大多消失了,许多老住户也搬迁到较远的九如村一带。不过东桂巷还在,出租车司机都知道有条隐秘的捷径,从锦江宾馆后面穿东桂巷进入南大街。

  蜀王府经过多次历史演变

  说到南大街,自然要提及相邻的红照壁街。蜀王府是明代藩王府中最富丽的一座,始建于1385年,大约在现在的四川科技馆、天府广场一带。北起东西御河,南到红照壁,东至东华门,西达西华门,建筑群气势巍峨,老百姓称之为“皇城”。

  成都明代皇城有城墙,墙外御河环绕。皇城正南门御河上有金水桥。桥前的空地,是文武百官到皇城朝拜藩王的停轿驻马之处,俗称“皇城坝”,坝南原有赭红色照壁,街道因此得名。红照壁在1925年以银圆一万元被军阀出卖,拆得一干二净,唯有街名保留至今。1949年后,红照壁街的南侧修建了省政协礼堂,北侧则是四川人民艺术剧院的所在地。

  父亲过去常常从五世同堂街到孟家巷二姑家玩,顺路会在红照壁与南大街交会处的利宾筵买卤肉,偶尔,还会在四川剧场看一场演出。

  省政协礼堂过去又叫红照壁礼堂,这个地方1949年前是四川省咨议局,旧时的大门开在纯化街上,1949年后改在红照壁街。省人民艺术剧院的位置在1949年前是成都女子师范学校附属小学。人民南路边上的四川剧场属于省人艺,省人艺出了个名人张国立。我家亲戚中有一位长辈范裕伦是著名的歌唱家,1955年在波兰世界青年联欢节上演唱《嘉陵江号子》获得金奖,多次到国外表演,并受到周总理接见。

  他曾经在四川剧场领唱无伴奏男声合唱《嘉陵江号子》,给许多老成都人留下了深刻印象。我去过他在省歌舞团的家多次,见他依旧每天坚持练声。有一次亲戚团年,我们在二楼包间关着门听他唱歌,一楼大厅的客人居然都能听见歌声,纷纷跑上楼来观看。

  现在,站在红照壁街与南大街交会处的人行天桥上,看着大街上的小车一辆接一辆飞快驶过,潇洒地转弯;红照壁街的北侧,那曾经发生多少故事的老屋与小巷变成了一片建筑工地,塔吊身材修长,张开臂膀,轻轻地扭动腰身;工人在脚手架上忙碌着,白色安全帽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而几十年前的天灯巷已改名为南灯巷。一辆辆小车从巷旁金盾路隧道口进进出出,忙忙碌碌的样子,有点像出入蚁穴不停辛劳觅食的工蚁。老成都过去还有两条天灯巷,一条在鼓楼北一街,另一条在三槐树街和玉皇观街之间,现在都没了踪影。

  往南看,南大街用高架桥遮住了自己的半张脸,流动的南河蛇行东去,对岸的那艘“巨轮”静静停靠在岸边,不知何时再航万里。南大街,这座城市最老的街道,现在变得如此低调,这位古城的长者心里藏着这城市所有的秘密,但却守口如瓶,一言不发。

  冯晖 文/图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