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戏台》成都开演 主创陈佩斯携主演受访

2019年11月06日 10:54:47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任宏伟 编辑:周濛

陈佩斯、杨立新、毓钺(左至右)

陈佩斯

  从1973年进入八一电影制片厂算起,陈佩斯在舞台上已经有46个年头,演出时他还会紧张吗?“紧张,以前是从头湿到脚,头冒汗,脚心冒汗,袜子都是湿的,演出时还要给我准备2瓶盐水……”陈佩斯的回答让人有些意外,身旁的杨立新还不忘挤兑他,“你就是过去被春晚吓到的!”只不过,随着这些年出演《戏台》这出戏,让陈佩斯的表演越来越松弛。“自己的表演也是一年比一年有提升,你说我都60多岁了还有成长,特别享受,特别美妙。”陈佩斯说。

  11月5-6日,由著名编剧毓钺创作,陈佩斯担当导演并携手杨立新等共同主演的年代喜剧《戏台》,将在四川大剧院上演。演出前,3人接受了成都商报-红星新闻的采访,分享了演出背后的故事。对于时代气息浓重、国粹精神饱满的结构喜剧,陈佩斯直言这是他生命中必须要等待的一出戏。“它的确很迷人,每天面对它,都很兴奋,那种跃跃欲试的挑战感,让我上台就很高兴。”

  常演常新/

  巡演五年的《戏台》

  最有意思就是一直在变化

  《戏台》讲的是一个戏园子后台发生的故事。军阀混战时期,一个大戏班子五庆班要进京演出3天,五庆班台柱子金啸天坐镇。因为是名角儿,票早卖光了,大家都要一睹金啸天的风采。刚刚进驻京城的军阀洪大帅也听说了此事,下令包场看演出。这可愁坏了侯班主和戏院吴经理,大帅得罪不起,买了票的这么多观众更是得罪不起。更要命的是,金啸天每天抽大麻,已经抽得上不了台了。这时后台混进了一个送包子的伙计,指手画脚头头是道的。这戏该如何开演?故事从这里开始。

  2014年,陈佩斯推出了自导自演的话剧《戏台》,找来北京人艺老戏骨杨立新,加上编剧毓钺,组成了这部剧的“铁三角”。直到今年,已经是《戏台》的第5年了。5年,对于一部舞台上的经典话剧来说,并不算长。陈佩斯说每一场演出都在不断调整,“开场上我们做了一些调整,然后一些表演的细节也进行了重新处理。”其实,每一次演出都有调整的部分,因此对于一个处在不断变化中的作品,没有“之前的版本”这样的说法。“这个戏最有意思的就是这一点,它一直在变化。”陈佩斯对于这种不断的变化显得非常兴奋,在他看来一部好戏只有不断雕琢才能不断进步,并且这条道路是没有终点的。现在再去看,和第一场看就完全不一样。谈到此次《戏台》新一轮的上演,陈佩斯说新调整的细节太多了,“所以有的观众来看9遍,我们也不担心,因为知道他每一遍都能看到新鲜的东西。”

  所有,演员面对这部剧时,也不会担心没有新鲜感。“演出是动态的,每座巡演城市的不同,剧场的不同,观众的不同,都有新的收获。”杨立新坦言道,常演常新,才是他们的常态。“我是喜欢新鲜的,因为我好动,好变化。今天这么改一点,明天这么改一点。”陈佩斯从来不担心会演烦,因为他每一场要做到的,就是给观众快乐。“我不是要教化谁,我就是要把快乐输出给观众。我是服务观众,不是高台教化。”

  据说,包子铺伙计大嗓的角色,本来是陈佩斯留给自己的,机缘巧合,这个角色最终“落”在杨立新身上。“这是命中注定”,杨立新笑言,“这次的角色有一定难度,需要一定京剧基础,同时还需要懂点评剧。老北京有句话叫‘学的曲,唱不得;教的拳,练不得’,当我看到这剧本的时候,就想着我来吧,天作之合。”

  表演状态/

  以前演出前从头湿到脚

  现在陈佩斯学会松弛下来

  陈佩斯给大家留下过太多印象深刻的角色,在常人眼中早已是身经百战的大神级演员,谁曾想到“紧张”竟然与他形影不离。“从最初开始,到现在,经历了很多的变化,这当中我的表演也变得更成熟。过去杨立新老说我,‘你就是过去被中央电视台的春节晚会吓到的’。演出前高度紧张,就像杨立新说的那样,奥运会百米赛跑,四年为一枪。劝我要松弛下来,不要太紧张了。”

  以前,陈佩斯说自己不敢松下来,上场前不把自己调节到一个相当兴奋的状态,他就不敢上台。“以前是从头湿到脚,头冒汗,脚心冒汗,袜子都是湿的。最近,演出结束后我把衬衣脱下来,公司同事说‘陈老师,衬衣没那么沉了’。我出汗出的少了,以前演出时旁边给我备着两瓶盐水,慢慢变成一瓶,到今年下半年开始第二轮巡演,到半瓶了。”陈佩斯承认,过去表演小品时高度紧张的状态,成习惯后非常吃力。“以前演小品,10分钟,一开始就要不停丢包袱,我们演出过程是很激烈的。演多了后,非常吃力,演的也累,对人伤害挺大的。”在陈佩斯看来,面对像《戏台》这样的好剧本,他慢慢在找松弛的表演状态。随着戏的走向,一点点进入。“自己的表演也是一年比一年有提升,你说我都60多岁了还有成长,特别享受,特别美妙。”陈佩斯瞄了一眼身旁的杨立新,“我就是比他强,我越演越美妙。”杨立新也不忘挤兑他,“水平低,增长就快!”两人一唱一和,仿佛就在对戏。

  那现在重新回过头演小品,还会紧张吗?面对记者的提问,陈佩斯直言:“没有时间去演小品,现在戏剧占据了我所有的时间。”此时,杨立新补充了一句,“应该不紧张了。”陈佩斯才笑着说了一声,“谁知道呢!”

  65岁的陈佩斯对舞台永远保持着新鲜感、饥饿感,年龄并不能阻碍他继续给观众带来欢乐。“别的我也不会,也没学过。我的艺术道路,从一开始的电影,到后来的短剧,都是喜剧。这是我的长项,比别人认识多一点,实践多一些。在这里头,是我最佳的生存空间,我不敢离开。”陈佩斯笑着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往后在台上的挣扎的日子也不多了,“现在改也来不及了吧,就这么着吧。”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任宏伟 摄影记者 王效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