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地标何以塑造城市的“精气神”

2019年11月06日 12:54:06 来源:成都日报
胡一峰 编辑:周濛

  文化地标是城市文化和城市精神的载体,同时又参与着城市文化的塑造。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感觉:一座城市的文化是弥漫在城市生活中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独特“味道”,很难用几个词或一句话去概括,只有浸染其中的人才能捕捉到它给予的心灵慰藉;而文化地标是带领人们领略城市文化的一幅导览图。文化地标最集中、最鲜明地体现着城市文化的某一个侧面,通过对文化地标的欣赏和玩味,我们往往能最直接感受到城市文化的魅力。近年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文化生活需求的质和量两个方面都在增长。休闲、旅游已经成为很多人日常生活的“刚需”,文化地标则是人们休闲旅游的“打卡”之地。从这个意义上说,文化地标建设状况直接决定了城市文化的建设效果,影响着城市精神的辐射范围和深度,因而也就具有塑造城市之魂的功能和使命。

  这些年,随着城市化进程不断推进,各地城市规划和建设越来越注重文化内涵,打造文化地标的活动也十分兴盛。有的地方致力于激活城市历史文化资源,比如上海修复了不少石库门的老房子,以及“洋气”的近代建筑群,涌现出一批文化地标;有的地方借力于网络传播的威力,推出了一批“网红”地标,在网上成为“爆款”;有的地方未雨绸缪,把打造地标的理念贯彻到城市公共建筑规划建设之中。这些做法都值得全面总结。美国建筑师伊罗沙里宁曾经说过,“让我看看你的城市,就能说出这个城市的居民在文化上追求的是什么。”我们看看文化地标,也能感受到城市的文化之脉和精神之魂。着眼于塑造城市之魂,弘扬城市精神,文化地标建设应注重以下三个方面:

  弘扬正大气象,传递正能量

  人们关注文化地标,本质上是表达对美好城市生活的渴望,希望从城市建筑、景观中感受到美的熏陶。所以,那些受到大众认可和喜爱的文化地标,必然符合城市文化建设的主流和趋向,传递积极、健康、阳光的审美趣味。这就要求文化地标具有正大气象。在这方面,既有成功的经验,也有失败的教训。今年夏天,笔者前往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旅游。对于成都而言,这片繁育“滚滚”的小山林无疑具有文化地标的意义。走进基地,从林区开发到场馆设计,以及各种景观、装饰,都充分发掘了国宝熊猫的文化内涵,宣扬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念。这些精神元素不但是满满的正能量,而且能唤起人们在熊猫这一物种上寄托的家国情怀,以及理解现代社会发展为何迫切需要环保生态理念。

  相反,在前几年“经营城市”的浪潮中,有些地方出现了不少“奇奇怪怪”的建筑,有的还试图将其打造为新的文化地标。最终,不但没有被当地民众接受,而且被冠以各种“外号”,沦为了城市建设的“反面教员”。究其原因,就是过于追求外观的夸张“夺目”,在所谓“先进”“现代”甚至“超前”的设计理念主导下,以丑为美,以“怪”制胜,违背了国人关于什么是美的基本共识,无法承载当代中国发展的美学要求。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都说明,新时代的文化地标建设应充分表征城市正面形象,体现城市生活中最动人的文化篇章。

  突出地域特色,增强辨识度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实际上,水土与人之间还有个“中介”,这就是文化。水土孕育了文化,文化滋养了人。中国是一个历史文化悠久的国度,每座城市都蕴藏着丰富的文化密码。解开这些密码,就能获得一次心灵的洗礼。有生命力的文化地标,必然是内在于其所在城市的文脉传承,并与这座城市的当代生活节奏合拍。尤其是在全球化、网络化迅猛发展的今天,世界正在变得扁平,文化的地域差异逐渐缩小。也正因为如此,那些具有地域特色的建筑、景观更容易受到青睐,千篇一律、抄袭雷同则会遭到鄙弃。这是因为前者更有辨识度。

  值得注意的是,文化地标并非孤零零的存在,只有当它与周围的环境形成共同的意境时,才能展现出作为地标的魅力。这些年城市建设高歌猛进,在改善人们生活质量的同时,也令城市的面貌变得相似。我们不管走到哪里,似乎都是一片钢筋水泥的丛林。那些曾经触动古人心灵柔软之处的景致,或镌刻着历史足印的古迹,虽然得到保存,但因为丧失了周围环境的衬托而变得无力与冰冷。因此,文化地标建设必须与城市开发大局整体统筹和规划,才能彰显其文化涵育的功能。

  融入日常生活,提升影响力

  生活是文化的土壤。有生活感的文化更让人觉得舒适、安全和宁静。任何有活力的文化必然是源于生活,又与生活交融在一起。文化地标,也只有落地才能成“标”。而所谓“落地”,简单说就是要融入城市当下的火热生活。

  纵观这几年引人注目的文化地标,都充满了浓郁的生活感。坐落在北京前门地区的“北京坊”,既像商业区,又像文保区,建筑风格中西合璧,既有书店文创,也有办公楼,还有旅店餐馆,人们来到这里可以满足生活需要,同时又得到文化的享受。上海的“思南公馆”汇聚了花园式洋房建筑,集历史与现实、时尚与人文于一体,给人的文化感受也与“北京坊”相似。再如成都的文殊院,走进寺庙,感受到的是纯正的佛教文化,在院外的小吃店来一碗甜水面,或坐在竹椅子上喝起盖碗茶,又会被充满烟火气的成都世俗生活所感动。笔者曾在上述地方游览观察,深感其对城市精神和文脉的精准洞察和展现。实事求是地讲,这种舒适、快意的感受是人头攒动、喧嚣无比的地方所无法比拟的,而它所寄托的文化格调,也更加高明。而这一切,很大程度上或许都得益于其与生活融为一体的姿态和格调。其实,所谓城市,不过是文明生活滋长和汇聚的地方。文化地标建设也只有从生活中汲取营养,提炼精神内涵,才能捕捉到城市精神的真谛,才能让城市变得更美好。

  (作者:《中国文艺评论》副主编、编辑部主任 胡一峰)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