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担卖凉拌鸡花费百万救子 “王鸡肉”老板走红

2019年11月28日 15:00:50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胡挺 章玲 王欢 编辑:周濛

不少人前来购买鸡肉,儿子帮着爸爸维持秩序

  在抖音上火起来之后,每天慕名找王精明拍视频的人很多,有的人让他喊两嗓子,他忙不赢就说,“我是专业卖鸡肉的,不是专业打广告的!”

  “王鸡肉”火了?抖音上,与“王鸡肉”相关的视频达100多个,最高的一个视频点赞数达259.5万,评论数达2.4万。看着每天慕名而来的食客,“王鸡肉”说:“抖音才几年?我2013年就火了。”

  这次走红是因为他在儿子患白血病后,靠着双肩挑着担子卖拌鸡,“结清”100多万医疗费。“王鸡肉”说,“人贵自立,我凭双手可以撑起这个家!”

  食客慕名而来

  每天都像粉丝见面会

  “王鸡肉”本名王精明,因27年前挑扁担在成都温江售卖鸡肉,遂以“王鸡肉”自称。现在老温江人一听到吆喝声,就知道他来了。“王……鸡……肉……”刚到下午4点,站在成都温江区赞元街拐角,很远就能听到“王鸡肉”的叫卖声。

  他把当天现杀现宰的鸡肉切成小坨,淋上秘制高汤、红油海椒、花椒粉,从罐子里倒出的油酥花生米配上清香的葱段和芹菜段,再用勺子在烩瓢里快速翻转,就算是人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走过路边第四层的人也会探过头来,“啥子哦,好香!”

  “你好,我是在抖音上看了你的视频专门从德阳来买的,3点过就到了。”“我是从广州来的,1点过就到了呢!”近来,“王鸡肉”的摊前聚集了很多慕名而来的人,每天都像粉丝见面会一样。而他最多只是笑笑,手中翻转的勺子从来不停,并指挥一众围观“粉丝”,“排好队,排好队……”

  王精明说,他在温江卖拌鸡卖了27年,在这(赞元街)都已有10年了。作为温江非物质文化遗产、十大名小吃之一,这个“门面”,也是当地政府特地给他划定的。每天早上从9点到11点他会挑着担子出现在白马庙街,11点半到12点半,则在来凤路十字路口,到了下午4点,又会出现在赞元街街口。

  结婚、生子、买房

  从苦日子到好日子

  王精明今年46岁,个子不高,但担起两个箩筐走起路来依旧很“得力”。30多年来,他的扁担只有一根儿,已被磨得细小光滑,箩筐早已用烂两三副,右肩因为多年担挑子,也被磨起印子。有人专门称过他的箩筐,“有130多斤。”

  每天上午和下午,他的箩筐都是满满当当地出去,干干净净地回来。遇到熟人,他还会多摆上两句,“他们说我这箩筐里挑的不是鸡肉,而是对一家的责任……”谈起这些,王精明仿佛干起活来,也特别有劲儿了。

  王精明是都江堰石羊镇的一位农民,9岁失去父亲,从小跟着爷爷长大,家里不富裕,他家是村里最后一家安上电灯、吃上馍馍的人。过惯了苦日子,他15岁就开始独自奔波在青城山、都江堰售卖凉拌鸡,后经人介绍来到温江,专做红油拌鸡肉。虽然只有小学文化,但王精明说,从小家人就教导他:人穷志不穷、人贵自立。到了温江后,通过自食其力,他也娶妻、生子、买房子,日子越过越好。

  据王精明儿子王茂琪讲,一年到头,父亲休息的时间并不多,“就算过年也要卖到大年三十上午。”

  遭遇家庭变故

  一根扁担撑起一个家

  而在去年8月,几乎每天上岗的“王鸡肉”却突然消失了一个多月,再次出现时,头上的白发多了很多,吆喝声也不如之前洪亮。与王精明相识二十多年的谭育春,也是今年在女儿处才得知了王精明的家庭变故,“那个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娃娃,咋就得了白血病了?”背过王精明的鸡肉摊,谭育春开始抹眼泪。

  2017年,王精明唯一的儿子因发烧、呕吐久治不愈,被确诊为急性T淋巴细胞白血病。突如其来的变故并没有打倒王精明,他一边挑着担子上街叫卖,一边用自食其力挣来的辛苦钱为儿治病。面对巨额医疗费,王精明坦言,他哭过。但哭过之后,他又重新鼓励起儿子,“你要有信心,就算老汉儿只有一根扁担两把切刀,砸锅卖铁都要给你治。”

  给儿子治病,前前后后花了100多万,除花光自己的积蓄外,还差点卖了房。最后向亲戚借了二三十万,才保住了房子。大家最开始也不理解,现在通过各种筹款平台都可以筹钱,他为何那么“固执”?

  王精明坦言,儿子生病后,确实有很多筹款平台问他需不需要帮助,包括当地政府,但他不愿接受,“再苦的日子都过来了,这算什么?”王精明说,“我有能力救儿子,我凭双手可以撑起这个家。”

  儿子说

  爸爸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他的手艺我应该传承

  如今儿子骨髓移植成功,虽然还要熬过2-5年的复发期,但他觉得,只要儿子健康,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虽然后续每个疗程都还有6000多元的费用,但他表示,靠自己可以解决。

  在王精明儿子的眼中,父亲也是给了他第二次生命的人。除了凑齐巨额医疗费,当时在骨髓移植后出现严重的排异反应时,也是父亲一直在身边鼓励。儿子王茂琪说:“之前觉得年轻人应该出去闯一下,但现在觉得,爸爸一辈子的手艺我应该传承。”

  起初王精明并没有打算把儿子生病这个事情公之于众,还是儿子的病友把这事儿发上抖音,大家才知道的。在抖音上火起来之后,每天慕名找他拍视频的人很多,有的人让他喊两嗓子,他忙不赢就说,“我是专业卖鸡肉的,不是专业打广告的!”

  有人调侃“王鸡肉,你火了哦!”他也端起烩瓢,不紧不慢地说,“早在2013年我就火了。”接着,他慢慢细数,“四川电视台、成都电视台、温江电视台、成都全搜索……都报道过我,抖音才火好久?我靠的是我的鸡肉吃饭,不靠网红!”

  父亲说

  有人想花30万学手艺被拒

  不收徒弟只传儿子

  以前,不愿在父亲身边跟着跑的王茂琪,一周前,也开始跟在父亲身边帮忙,也开始学习父亲的拌鸡手艺。由于身体还在恢复期,他只能做些“牵口袋”的轻巧活儿。但儿子比父亲健谈,对每个买了鸡肉的人都不忘说声“谢谢”,把每个食客都照顾得很周到。

  儿子也给父亲建了微信群,在群里通知父亲的“出工”情况,有来自新疆的顾客说,愿意花30万来学习“王鸡肉”的手艺,但王精明不肯,“就那么大个摊摊儿,以后品质保证不了,别个不会说我拌菜难吃,而是说王鸡肉难吃。”虽然王精明不收徒弟,但还是会把技术传给儿子。对于之后会不会开店?“我是不会开,要挑起卖一辈子。”他转头看了眼儿子,“这要看他。”

  今年刚20岁的儿子也早有他的打算,现在先跟着父亲好好学技术,“名片都印好了,等病好了,就准备着手开店。”王茂琪笑着说,“先学着吧,你别看着简单,其实可难了,都学了一周了,还是有点‘抠脑壳’”。

  下午5点半左右,王精明卖完鸡肉准备收摊了,看着还陆续有人来问“就卖完了吗?”他只能赔笑说,“哎,对不住,你明天早点来嘛!”他现在有点烦恼,外地来买鸡肉的人越来越多,本地的老买主却“照顾不到了”,他担着担子往前走,心里却有点内疚……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胡挺 章玲 摄影记者 王欢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