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门巨匠圆悟克勤:“日本国宝”中的成都书法家

2020年01月06日 13:40:36 来源:四川新闻网综合
作者 唐林 编辑:杜佳佳

  (北宋)圆悟克勤(今成都郫都区唐昌镇人)

  圆悟克勤(1063-1135)俗姓骆,字无着。崇宁县(今四川省成都市郫县唐昌镇附近,北宋末年属彭州)人。宋代高僧。法名克勤。先后弘法于四川、湖北等地,晚年住持成都昭觉寺。声名卓著,皇帝多次召其问法,并赐紫衣和“佛果禅师”之号,后又赐号“圆悟”,去世后谥号“真觉禅师”。他是北宋晚期禅林的领袖人物,誉满天下,宋代中期禅门宗师,禅门巨匠,被誉为“僧中管仲”,他所著《碧岩录》是日本禅僧奉为必读圣典,是我国文字禅的代表人物。

  圆悟克勤是四川历史上一位了不起的书法家,但因其佛教地位,以前的各种中国、四川的史书对他的书法是过于忽略了。圆悟克勤善书,其书不属于宋代正宗书法体系,但因广泛吸取了六朝以来,特别是唐代写经文字的营养,体现了浓郁的僧书之风。

  圆悟克勤书法作品均留存于日本,其中1件书法作品《与虎丘绍隆印可状》列为“日本国宝”,被称为“禅僧书法之首”。另外几件书法作品,如《与密印禅师法语》、《圜悟墨迹》(传)等,在日本也享有崇高地位。

  日本国宝 圆悟克勤《与虎丘绍隆印可状》

  现藏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

  那么,什么作品才能列入日本国宝哩?

  美术工艺品中绘画、雕刻、工艺品、典籍、古文本、考古资料、历史资料等,重要者指定为重要文化财;从世界文化的角度看,具有很高价值、无可替代的国民的珍宝可以指定为国宝。 日本国宝有多少,查无具体的数量,不过,以东京国立博物馆为例可知,数量很少,东京国立博物馆是日本最大的博物馆(相当于北京故宫),在超过10万件收藏品中,只有191件日本国宝(也有一说是87件)。“日本国宝”的指定与解除工作直接由文部大臣来决定。

  日本国宝 圆悟克勤《与虎丘绍隆印可状》(局部一)

  现就圆悟克勤列入”日本国宝“的书法作品《与虎丘绍隆印可状》介绍如下:

  《与虎丘绍隆印可状》(茶道中称为“漂来的圆悟”),又叫《圆悟克勤墨迹印可状》,纸本,行书,全长52.4厘米,高43.9厘米。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所藏。书于北宋末的徽宗宣和6年(1124)12月,为圆悟禅师62岁时住在天宁寺时期所写。现存部分为整幅的前半部的19行,后半部分37行约350字今己散佚。

  它是圆悟克勤最重要的遗墨之一,是他送给弟子虎丘绍隆的“印可状”之前半部,也是现存最古的禅僧书迹(印可状指禅宗认可修行者的参悟并允其嗣法的证明),是禅林墨迹中堪称最古的第一遗墨。内容述及禅由印度传入中国并至宋代分为各派的经过,且说明了禅的精神。无论从书法的角度出发,还是站在禅宗历史文献的立场而言,都有着极其珍贵的价值,它对日本茶道界的影响远远超出了作品的本身。

  日本国宝 圆悟克勤《与虎丘绍隆印可状》(局部二)

  这件作品经历坎坷。此物原存日本祥云寺,后辗转于大德寺大仙院、祥云寺、云州松平家。由松平直亮捐赠东京国立博物馆。昭和二十六年(1951)六月九日,由日本国家文化财审议委员会确认为“日本国宝”,被列为最高品位的禅僧墨迹,是在日本最珍贵的墨迹,也是现存临济宗杨岐派系统的最古的墨迹。

  《印可状》书体以楷入行,乍看章法整齐,富于条理,细看则烂漫随意,写得轻松自如,清冷枯淡,用笔从容不迫,起伏平缓,笔势重心偏向右下,厚重中显灵动。结构茂密而雄强,字之大小随意布置,一任自然。行距之间疏密得宜,跌宕有致且气脉相连,富有抒情性的韵律感。深得初唐虞世南、褚遂良两家遗韵,也兼得同时代米芾行书之雅致。字里行间,挥洒自如端秀中内藏刚毅之气,实有绵里裹针之妙,堪称宋高僧中一件风格高峻、出类拔群的名迹。

  日本国宝 圆悟克勤《与虎丘绍隆印可状》(局部三)

  这幅墨迹在日本被称为“漂来的圆悟”。在日本,禅僧的书法被称之为“墨迹”,素有被世人尊重的风习。相传此件墨宝在桐木盒中随海浪漂到了日本九州南端鹿儿岛县的坊之津海岸上,而被人发现。由于圆悟在宗门享有的崇高威望和高尚的人格魅力,因此,他的墨迹历来为茶家所重,在高僧墨迹中视为第一品。这件墨迹,漂洋过海,最终辗转到一休宗纯的手中。据日本茶书《山上宗二记》里记述:日本茶道开山祖师珠光(1423-1502 ),随京都大德寺的一休宗纯(1394-1481)参禅,大悟之后,一休将圆悟克勤的墨迹作为印可的信物传授,珠光将之悬挂在茶席中瞻礼。这一墨迹成为后来茶与禅结合的最初标志,成为茶道界最高的宝物。珠光的茶道,为武野绍鸥(1502-55 )的门人千利休(1522-91)所继承,并得以发扬光大。

  日本国宝 圆悟克勤《与虎丘绍隆印可状》(局部四)

  圆悟克勤对后世的书法颇有影响。出自他的法嗣及再传法嗣人物中,有多位在书画艺术上有较高造诣。比如大慧宗杲,再传佛照德光,三代法嗣四川人北磵居简、密庵咸杰,四代法嗣四川人痴绝道冲,均有书迹传世。尤其是大慧宗杲(字昙晦,号妙喜,约1089—约1163),作为圆悟克勤之法嗣,无论在禅学还是书学上,都后出转精,隆兴元年(1163)八月,御制赞颂赐释宗杲。宗杲的传世墨迹,为日本国公私所藏者就至少有8种之多,如行书墨迹《与无相居士札》等。

  需要说明的是,禅宗高僧的字,其精熟要超出书家,显然是不可能的事。但禅宗高僧的字外功夫,即精神修炼所洋溢的清奇出俗、没有束缚的风采,恐怕也非文人士大夫所能涉足的境界。日本中世(1192—1603年)以来,受宋元禅宗文化的影响很大,在他们眼中,象圆悟、大慧、无准、虚堂等的墨迹,绝非任何一个书法家所能与之在同一层次上相提并论。因此,圆悟克勤的墨迹是神圣的,并不是其书法本身的问题,而是其人的操行和道德,使日本人俯首仰慕。

  2019年9月2日修改于成都百花潭

  作者简介:唐林,美术史家,四川省社会科学院艺术研究中心主任,四川历史研究院学术委员,四川省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协会专家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美术史》作者。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