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宝壁画之四川中江东汉《荆氏宴饮图》

2020年02月10日 10:46:49 来源:四川新闻网综合
作者 唐林 编辑:杜佳佳

  唐林(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四川中江县塔梁子三号墓壁画《荆氏宴饮图》一图①

  《荆氏宴饮图》,壁画,发现于2002年,现位于四川中江县民主乡塔梁子崖墓3号墓第三重墓室的左侧室内的石壁上,右壁和后壁的壁面呈“田”字形,在划分出的8个区域内共8幅壁画。高65—70、宽75—98厘米。壁画绘制在平涂的细泥地仗层上,以线描作基础,平涂敷彩,部分用色彩渲染。从线描的处理上可以看出画面具有民间年画的效果。画面可以直接图解,有主人、待从、文吏等。壁画所描绘的场景内容均为荆氏家族的宴饮图,连起来看便是一场盛大的宴会,故将其命名为《荆氏宴饮图》

  结合壁画近200字榜题(参见“书法”一章“墨书”)来看,这8幅壁画串连起东汉荆氏家族的脉络,为人们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荆氏西迁先祖荆文君(字子宾)官至大鸿胪一职,但因其担任黄门侍郎的儿子荆中因得罪皇亲国戚,荆文君一家获罪西迁入蜀。入蜀后的荆氏家族并未就此沉沦,荆文君依旧有持棒的侍从护卫,荆子元、荆子女也在郡、县任职,享受着无尽的荣华。

  

四川中江县塔梁子三号墓壁画《荆氏宴饮图》第一图(线描)

  《荆氏宴饮图》壁画应为用图画形式追溯其家世,犹如后世的连环,就像内蒙古和林格尔壁画墓用车马出行的形式叙述墓主人生前历任的官职一样

  壁画从进门左壁至后壁从上至下、从左至右成两排排列,即上一层为1、3、5、7,下一层为2、4、6、8,上层4幅基本保存完好,色彩鲜艳,下层4幅已脱落、模糊。

  现仅介绍四幅完好的壁画。

  第1幅壁画共绘4人,右边峨冠博带的荆文君与宾客2人跪坐于两个席上,面前各摆有盘,盘内置物,两盘中间置放有较大的似豆类器物,豆内置勺。右边第1人上方榜题10余字,此人背后绘1人,头部清楚,隐现上半身,似为奴仆之类。右边第2人上方有榜题数十余字。左边第1人站立,身着蓝色长袍,袖口、领口描成红色,左手执便面(汉代的扇子),右手捧棒,似为侍从。壁画空白处,一行行汉代隶书犹清晰可见。

  

四川中江县塔梁子三号墓壁画《荆氏宴饮图》第三图

  第3幅共绘3人,左边2人坐于席上,面前置案,其上置物,案两边摆有盘等。右边1人站立,右手执面。

  第5幅壁画,绘6人,中间两黑衣男子分坐于二席之上,中间置案,其上置物,另有较大的豆状器物内置勺,他们的左、右各站立两个毕恭毕敬的小吏。

  第7幅壁画共绘5人,左边2人坐于同一席上,面前放有案,案上置杯盘之类,左边第一人是墓主人荆子安,左边第2人墓主人夫人。右边绘3人,皆侍立,皆奴仆,3人皆双手作捧物状,从榜题看,墓主人子安这一代已无任何官职,是一般的封建地主。

  

四川中江县塔梁子三号墓壁画《荆氏宴饮图》第五图⑥

  另有4幅尚未复原的壁画,不一一介绍。

  绘画种类是人物画,共八幅。绘画题材全部为《宴饮图》。绘画手段是干壁画,即在粗泥、细泥、石灰浆处理后的干燥墙面上绘制,就此画来讲,壁画绘制在平涂的细泥地仗层上,以线描作基础,平涂敷彩,部分用色彩渲染。绘画形式是线描。线描有“钉头鼠尾描”、“游丝描”,其中黑袍被渲染过,有明显的明暗关系。从线描的处理上可以看出画面具有民间年画的效果。绘画色彩很丰富,主要颜色有:粉红、淡绿、淡青、深蓝、淡紫、土红、黑、白等颜色。这些画的人物笔法流畅,比例准确,有较高的水准。虽然这些壁画出自民间工匠之手,并不能代表汉代绘画的最高水平,但在技艺和绘画题材方面,展现了民间画师在绘画领域进行的探索和在绘画上的高度成就。

  

四川中江县塔梁子三号墓壁画《荆氏宴饮图》第七图⑧

  《荆氏宴饮图》表现的荆氏家族曾是京城豪门,他们将中原上层官吏流行的壁画风俗带入蜀地,藉此显示家庭曾经的显赫与辉煌。在古代,家族的迁徙、民族的融合往往也充当着文明的使者,正是这次阴差阳错的迁徙,造就了中江县塔梁子这个中国南方最早的壁画墓。这八幅壁画的发现可以作为有东汉中后期中原官吏及族人迁徙边疆地区并将中原文化进行传播的例证来考察,尤其是其中多幅墓主图像的问题,也可能对辽东地区的研究提供启示

  《荆氏宴饮图》上还有墨书榜题,汉隶,150余字,内容为介绍墓主人身份、官职及家世等,这种汉代书法墨迹在四川是首次发现,在整个西南地区也是唯一的发现。图像与文字的相互呼应及补充作用将人物形象塑造得更加真实、立体

  

《荆氏宴饮图》上的汉隶书法(部分)

  中江《荆氏宴饮图》是四川现存的最古老、最完整的绘画书法墨迹,是中国目前发现的、唯一的长字数墨书榜题的崖墓壁画。敦煌壁画、内蒙古和林格尔汉墓壁画还有更长字数的墨书榜题,但敦煌壁画属于石窟壁画,内蒙古和林格尔汉墓壁画属于砖墓壁画,而非崖墓壁画。中国崖墓壁画墨书榜题字数最多的是中江这幅《荆氏宴饮图》壁画。从这点讲,四川中江《荆氏宴饮图》壁画在全国是独一无二的。加之,《荆氏宴饮图》壁画是长江流域及其以南地区发现的最早的墓室壁画,而其发现的崖墓是我国发现的第一座彩绘壁画崖墓,从两个意义上讲,《荆氏宴饮图》在中国绘画史、书法史、人员交流史、文化传播史等方面具有独特的价值,称为国宝名符其实。

  就四川来讲,传世绘画作品多宋元以后的作品,过去主要靠文献记述和一部分宋以后摹本,而中江《荆氏宴饮图》的发现为我们了解四川汉代绘画艺术的发展提供了珍贵的文献,弥补了四川早期绘画作品的缺失,为我们继承遗产、发展现代艺术,提供了有益的经验。

  《荆氏宴饮图》收录入《国宝 壁画》一书

  2020年1月23日写毕于成都江心岛

  《四川美术史》上册修订补充条目

  唐林,美术史家,四川省社会科学院艺术研究中心主任,四川历史研究院学术委员,四川省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四川省非物质文化保护协会专家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个人独著《四川美术史》上册、中册,为北大、清华、复旦、上图、首图等许多著名大学和省市图书馆馆藏。翻译作品《为我唱首歌吧》列入小学语文同步阅读教材。

————————————

  ①范小平:《四川崖墓艺术》,118页, 巴蜀书社2006年版。

  ②刘婕、李小旋等:《,中国古代物质文化史 绘画 墓室壁画(汉)》,144页,开明出版社2017年版。

  ③注:该图一般称呼为四川中江塔梁子崖墓壁画。

  ④王子今、高大伦:《四川中江县塔梁子榜题考论》,《文物》2004年9期。

  ⑤宋治民:《四川中江县塔梁子M3部分壁画考释》,《考古与文物》2005年5期。

  ⑥范小平:《四川崖墓艺术》,118页, 巴蜀书社2006年版。

  ⑦刘炜、段国强主编:《国宝 壁画》,30页,山东美术出版社2012年版。

  ⑧范小平:《四川崖墓艺术》,118页, 巴蜀书社2006年版。

  ⑨肖易:《塔梁子崖墓-—中国南方最早的壁画墓》,《中国国家地理》2013年4期。

  ⑩李林:《石室丹青——辽东汉魏墓室壁画研究》,88—89页,中央美术学院博士论文2011年。

  ⑪宋镇豪:《四川中江塔梁子东汉崖墓壁画题记》,《中国法书全集》(先秦秦汉卷),文物出版社2009年版。

  ⑫唐建:《汉画文化意蕴及艺术表现研究》,136页。

  ⑬唐林:《四川最古老绘画书法墨迹:中江县塔梁子崖墓壁画及墨书榜题》,载《中江历史文化研究文集》中江历史文化研究院编印2018年。

  ⑭刘章泽; 李昭和:《四川中江塔梁子崖墓发掘简报》,《文物》2004年9期;国家文物局编:《2002中国重要考古发现》,文物出版社2003年版。

  ⑮段渝:《巴蜀文化史》,103页。

  ⑯刘炜、段国强主编:《国宝 壁画》,30页。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