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槃”与“说法”:四川安岳卧佛院大卧佛

2020年03月24日 11:19:00 来源:四川新闻网综合
作者 唐林 编辑:杜佳佳

  唐 林(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释迦临终说法图”后排一弟子作举哀状,

  寓意见佛入涅槃,悲痛欲绝①

  四川安岳卧佛院大卧佛,即四川安岳县卧佛院第3号窟释迦牟尼左侧卧造像,也叫释迦牟尼涅槃图,或安岳卧佛,此为涅槃变和释迦佛临终遗图。该龛雕刻于唐贞元年间,宽31米,深2米,全部造像共24尊,最为壮观。安岳“释迦涅槃像”是现存全国最大的左侧全身卧佛,比大足宝顶山卧佛镌刻的时间要早四百多年,被誉为“天下第一卧佛”。

  

四川省安岳卧佛院大卧佛

  该龛分为两部分,一是“释迦牟尼涅槃图”,一是“释迦临终说法图”。

  依据佛教经典《本生经》《阿含经》等记载,释迦牟尼最后的游化经历如下:由于长年累月跋山涉水、传道布法,佛陀心力交瘁,疲惫已极,当在弟子阿难的陪伴下到达南末罗国的波伐城(又译“婆瓦村”)一处芒果林中时,已无力前行,遂由阿难就地铺展行装,扶他左侧卧下。后来他们勉力继续上路,当行至离拘尸那迦城(今印度联合邦迦夏城)附近的希拉尼耶伐底(或译阿利罗跋提、阿恃多伐底)河边的娑(沙)罗树林(娑罗树,又称摩诃娑罗树、无忧树)时,为创教、传教耗尽一生心血的佛陀便在两棵娑罗树之间,右胁而卧,半夜入灭。此年佛陀八十岁,北传佛教以之为公元前486年,农历二月十五日。安岳卧佛院大卧佛展现的正是阿难扶佛陀左胁而卧的瞬间场景,是佛在进入涅槃境界之前的一种造像。

  涅槃,是梵语的音译,意译为“灭度”“圆寂”。释迦牟尼涅槃不是死亡,而是觉悟生、老、病、死的轮回苦道而后从此解脱,到达永远(常)的、充满安乐(乐)的、有真正自我(我)的和清净没有污染(净)的境界

  

四川省安岳卧佛院大卧佛(局部)⑩

  安岳释迦涅槃像雕刻在距地面7米高的崖壁上,全长22.8米,头长3.1米,身宽3米,身长与头长的比例约为8:1,符合中国古代绘画中卧式形象头长与身长的比例。造像背北面南,头东脚西,双手平伸,双目微闭,左侧而卧,头蓄高螺髻,戴绽花耳环,头垫荷花枕,身着袈裟,身体修长,嘴角微微上翘,略带微笑。这是一幅抛弃一切烦恼,静卧于极乐世界的写真照。卧佛身前有一位向壁而坐、只刻背景的大弟子阿难(温玉成先生认为不是阿难,而是佛母摩耶夫人),坐高3.40米,上穿短襦,下穿长裙,脸朝向释迦佛的头部,以右手中指和食指搭在卧佛左手手腕上,为佛切脉,生动地烘托了释迦牟尼刚进入涅槃的情景。这是一个创造性的场景,它将佛教严肃哀伤的丰题,化作世俗生活的图像,有力表明四川佛教艺术的世俗化、生话化。这就是涅槃经上所说的释迦牟尼佛圆寂时,以手拊贴身的大弟子阿难,以示永别的场景。

  

安岳“释迦涅槃图”中为佛切脉的大弟子阿难⑮

  全图雕刻精美,线条洗练,形象地展示出释迦牟尼“涅槃”时超脱一切的幻想境界,充分体现了盛唐造像艺术的独特风格。因此,有人如此评价:象安岳卧佛院这样刻在崖壁的大卧佛,一般不会精雕细琢,很难有精彩的作品,但此像却运用概括粗犷的手法,通过巧妙合理的布局和节奏感,显得自如传神。

  该造像不仅是目前国内最大的一尊唐代卧佛,而且也改变了“首北右侧枕手累足而卧”的佛教造像仪轨,采用了头东脚西两手平伸左侧卧的造型,是对宗教文化的推陈出新。从旁边其刻经题记考察,卧佛建造年代不会晚于唐开元十二年(724),称得上是我国唐代石窟寺中最大的石刻“涅槃变”。构思新奇,工程宏伟,与自然环境融为一体,体现了盛唐时期佛教艺术的兴盛和国力的强大,也是劳动人民集体智慧的结晶。从艺术风格来看,安岳卧佛体现了唐王朝开拓创新的精神。

  这里要特别提到此佛像的微笑。巨佛身体扁平,疏朗的衣纹线汇集趋势牵引视线,突出光润的脸部,身躯僵直平板,没有扭转动势,塑造显得羸弱,却反衬出方圆的脸庞和唇边微笑的盎然生机。微笑,这一微小的动势,像一颗石子,激起一排排号围绕道它的衣褶弧线,涟猗般荡漾开来,搅动全场。

  

安岳大卧佛足处密迹金刚力士悲痛欲绝的面部表情㉓

  另外,在卧佛的足踵部立着一金刚力士,高约3.5米,头戴花冠,上身全裸,筋肉暴起,充满动力,左手五个指头张开,护着佛的小腿,右手紧握拳头,举与肩齐,下着短裙及围腰,左步侧出,右足直立,威严有力,是典型盛唐力士形象。他与卧佛头前的那尊金刚遥相互应,造型均不是通常那种呈怒目圆睁的姿态,而是蹙眉悲目,嘴唇紧闭下弯,显现出极度悲伤的感情。

  关于释迦临终说法,据早期译本《佛般泥洹经》、《佛说方等泥洹经》记载,释迦在临进入涅槃前对那时社会各等级人们说法,他要涅槃,并不是“死”了,而是在精神上进入另一种超越“生、灭”更高级的境界。如何才能达到这个境界,释迦从八正道、戒律、因果等诸方面作了教诲。

  

安岳大卧佛上方释迦临终说法图

  右侧弟子、天龙八部像㉗

  “释迦临终说法图”雕刻于大卧佛前半身上方。占壁高240厘米,宽1500厘米,深200厘米。共有21尊造像,其中:释迦佛像1尊、弟子像9尊、菩萨像2尊、天龙八部神像8尊和金刚力士像1尊。它表现的是佛祖临终前为弟子们说法,其左右分前后两排刻有弟子和天龙八部护法神像

  释迦牟尼说法像,位于中间。释迦结跏趺坐,坐高210厘米。佛头上的发式为螺髻,头顶部有高肉髻,双耳佩环珰,项后有宝珠形背光,身着大U字形领的袈裟,内着僧衹支,内衣绅带垂在外面,右手施说法印,左手抚膝。

  9位弟子像为比丘形象,均高190厘米。弟子像姿态各异,作沉痛哀悼状,特别是释迦右边的那尊老年比丘像,双眉睛下垂,嘴角下弯,脸庞干瘦,其情态在这些形象中再生动不过了。

  2位菩萨像,也是高190厘米,头上戴花蔓,头发向后梳拢成螺髻形的髙髻,双耳佩环珰,身着半臂服饰,内着短襦,在胸部结带,项下有半圆形的短璎珞装饰,肩上有披帛垂下。

  

安岳大卧佛上方释迦临终说法图天龙八部之摩喉罗伽像,

  呈忿怒相,形象夸张,双手紧握缠颈的大蟒蛇㉙

  8尊天龙八部神像,雕刻于正壁上,从“说法图”左端(卧佛头部)往右可以确定身份的有第3尊摩喉罗伽、第5尊阿修罗、第7尊夜叉、第8尊紧那罗(即舞蹈神),体态各异,形象生动。他们为释迦说法时护法。

  1尊金刚力士,位于释迦头部一侧,面容悲戚,与位于足部的另一金刚力士相响应。

  释迦临终说法图全图既烘托出他们恭听佛法的肃穆情景,又展现出其拱卫佛法的威严场面

  安岳卧佛院大卧佛收录于《中国美术名作鉴赏辞典》等书籍。

  2020年3月22日写毕于成都

  唐林,美术史家,四川省社会科学院艺术研究中心主任,四川历史研究院学术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个人独著《四川美术史》上册、中册,为北大、清华等众多著名大学和省市的图书馆馆藏。翻译作品《为我唱首歌吧》列入小学语文同步阅读教材。

————————————

 

  ①图片引自刘长久主编:《安岳石窟艺术》,四川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第23页。

  ②胡文和、李官智:《试论安岳卧佛沟唐代涅槃变相图》,《四川文物》1984年4期;胡文和:《四川安岳卧佛沟唐代石刻造像和佛经》,《文博》1992年2期:李巳生主编:《中国美术全集 雕塑编 12 四川石窟雕塑 图版说明》,第34页。

  ③胡文和:《四川道教佛教石窟艺术》,第62页。

  ④罗哲文等著:《中国名窟 石窟寺 摩崖石刻与造像》,百花文艺出版社2005年版,第92页。

  ⑤马大勇:《中国雕塑的故事》,山东画报出版社2008年版,第163页。

  ⑥赖永海主编:《中国佛教通史 第1卷》,江苏人民出版社2010版,第13页。

  ⑦潘耀昌主编:《中国美术名作鉴赏辞典》,第259页。

  ⑧辰闻:《宗教与艺术的殿堂 古代佛教石窟寺》,辽宁师范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第192页。

  ⑨田村、段国强主编:《盛世佛光•经典中国佛教造像艺术 佛经故事》,山东美术出版社2014年版,第182页。

  ⑩图片引自刘长久主编:《安岳石窟艺术》,第20页。

  ⑪胡文和:《安岳大足佛雕》,文物出版社2008年版,第9页。

  ⑫温玉成:《中国石窟与文化艺术》,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93年版,第370页。

  ⑬胡文和:《四川道教佛教石窟艺术》,第356页。

  ⑭王达军:《安岳石窟》,第15页。

  ⑮图片引自刘长久主编:《安岳石窟艺术》,第18页。

  ⑯安岳文物保管所编:《安岳石刻》,四川省社会科学出版社1984年版,第7页。

  ⑰《中国佛像,东方最美的微笑》,https://www.sohu.com/a/252325350_222526。

  ⑱林品强、周正勇:《卧佛与涅槃》,《中华文化论坛》1997年4期。

  ⑲胡文和:《四川道教佛教石窟艺术》,256页。

  ⑳邹文主编:《中国雕塑经典》,24页。

  ㉑鲍训庸:《刻石为神 长江流域的石刻与石窟》,96页。

  ㉒《中国佛像,东方最美的微笑》,https://www.sohu.com/a/252325350_222526。

  ㉓图片引自刘长久主编:《安岳石窟艺术》,第26页。

  ㉔温玉成:《中国石窟与文化艺术》,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93年版,第370页。

  ㉕八正道是佛教的伦理规定。(1)正见,指正确理解世间的苦之本质;(2)正思(一心要实践佛教);(3)正语(不撒谎、不用语言伤害他人);(4)正业(正确的行为,即不非法淫、不做残害之事);(5)正命(不从事不道德的不合适的职业);(6)正精进(在内心培养安宁和平与善良);(7)正念(念念不懈的自我警醒);(8)正定(正确的禅观默想)。引自:《什么是四正谛与八正道?》,《佛教文化》2003年2期。

  ㉖参见《大正藏》第12卷,第1015页。

  ㉗图片引自王达军:《安岳石窟》,第21页。

  ㉘刘长久主编:《安岳石窟艺术》,第21页。

  ㉙图片引自刘长久主编:《安岳石窟艺术》,第24页。

  ㉚参见胡文和、胡文成:《巴蜀佛教雕刻艺术史 下》,巴蜀书社,2015年版,第167—第169页。

  ㉛安岳文物保管所编:《安岳石刻》,四川省社会科学出版社1984年版,第7页。

  ㉜潘耀昌主编:《中国美术名作鉴赏辞典》,第259页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