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玩转”古蜀文明?名人大讲堂傅小凡教授带你“入坑”

2020年05月19日 10:00:59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 杨帆 编辑:杜佳佳

傅小凡教授详解古蜀文明的精神世界。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杨帆 摄影 陈羽啸

  5月18日晚7点半,和大家阔别了近一年之久的“名人大讲堂”荣耀回归!当晚,《百家讲坛》主讲人傅小凡现身“名人大讲堂”,在四川省图书馆星光大厅,他如同时空穿梭机的“领航员”,带领观众穿越回到3000年前的蜀地,大家徜徉在时间的长河中,身边围绕着神秘的青铜立人像和绚丽的太阳神鸟,如梦似幻。傅小凡教授以三星堆和金沙文化为切入点,详解古蜀文明的精神世界。有现场观众感叹地说:如果把探索古蜀历史当成一款RPG游戏,那傅小凡就和我们分享了详尽无比的“游戏攻略”。

先聊各种“坑”
青铜立人的揭秘峰回路转

  “名人大讲堂”是由实施四川历史名人文化传承创新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主办、四川日报报业集团(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四川省图书馆承办的重要文化活动。首季一共12期的讲座,共有1300万人次在封面新闻的直播间进行观看;除此之外,还有2000人来到现场,与专家进行面对面的交流。
  在首季活动结束之后8个月,“名人大讲堂”带着全新的话题和新一批的专家阵容归来。新一期的大讲堂定位为普及性、大众化、浸入式的知识讲坛,而厦门大学教授傅小凡教授则成为在第二季“名人大讲堂”的首讲嘉宾。
  傅小凡教授主要担任中国哲学、伦理学、美学、中国文化等课程的教学工作。近年来出版《晚明自我观研究》《东方微笑》《神话溯源》《朱子与闽学》等专著,在国内外专业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50多篇。
  傅小凡教授曾经做客央视《百家讲坛》,讲述《国宝迷踪》时专门讲述了古蜀文明中的“三星堆青铜人像之谜”。而这次他在“名人大讲堂”依然是从三星堆的前世今生开聊,和观众一起感受古蜀文化之美。傅小凡教授的讲述角度新鲜有趣,一 开始他就带着大家“入坑”。“坑”是指考古学意义上的各种坑。
  “昨天来成都,听说三星堆又发现了3-8号坑,这个消息太让我振奋了。期待三四五六七八号坑的发掘,期待它们的出土文物,到时不是证实了我的观点,就是会推翻我观点,我不怕自己的观点被推翻,这说明学术在进步。”傅小凡教授说。
  1986年8月,在广汉市三星堆文化遗址的一、二号坑内,出土了许多青铜器,震惊世界。尤其是其中一尊青铜人像,在刚刚发现时候,它从腰部断成两截,后背裂成碎片,头部和底座完全变形。在文物专家的修复下,这尊青铜人像终于重新站立在人们的面前,恢复了它往日的神采。青铜立人像身高2米62,底座高0.8米,总重量180公斤。
  三星堆立人像巨大的双手握成空心拳在胸前环抱,整体形象拉长、变形,给人以怪诞和神秘的感觉,但它手里握的什么呢?傅小凡认为,首先肯定不是权杖,因为尺寸不合适。“有人说三星堆出土了很多象牙,所以青铜像手里握的是象牙,我觉得也不是,因为握的姿势不对。还有种说法是玉琮,这也不是,因为玉琮外形是方的,而人像手握成圆环状。”所以,他根据自己的理解和分析得出一个结论,三星堆立人像手中本来就是空的,什么都没握,只是一种单纯的肢体语言表达对权力的崇拜,五指封闭构成圆环就是“把握”,而双臂环抱就是“拥有”。
  傅小凡教授还用有力的论点,推翻了一、二号坑是祭祀坑的常规看法,“古蜀人用燔燎,就是火烧的方式祭祀。可是,殷商时期的燔燎,只焚烧用作牺牲品的动物,而三星堆一号坑内的所有器物都被火烧过,这很难用祭祀解释。”最后,傅小凡教授称,有人认为青铜立人像的地方是“埋藏坑”,埋藏的都是珍贵的国宝财富。“我完全赞同这个观点。为什么呢?因为三星堆一、二号坑出土的文物实在太集中、太丰富了,而且都非常珍贵。”

古蜀人的“拜金传说”
黄金代表着天上的太阳

  傅小凡说自己祖籍是东北,出生在甘肃,可是他通过对三星堆和金沙的研究,深深地爱上了古蜀文明。“如果不是现代考古学的发掘,古蜀文明就埋在历史尘埃中,之前谁都没想到它竟然这么灿烂和辉煌。古蜀文明和西方文明不一样,和中原文化也迥然而异,这说明中华文化是多元的,古蜀文化是中华文化的源头之一。我的结论是,三星堆和金沙所代表的古蜀文化就源自巴蜀大地。”
  傅小凡教授认为,从三星堆到金沙,两处遗址都是古蜀文明的代表,都出土了青铜器,而且也有不少用黄金制作的礼器。讲到这里,他最先提到了金沙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太阳神鸟,“太阳神鸟整个金箔呈圆形,直径12.5厘米,厚度仅有0.02厘米,重20克。金箔由镂空图案构成,线条极其简练流畅,富有韵律感和强烈的动感。”
  “太阳神鸟”承载着古蜀人对于自然的无穷想象及丰富的文化内涵,也是古蜀先民远古太阳崇拜文化的缩影。傅小凡教授称,黄金崇拜是全世界范围内的精神现象。全世界的先民都有黄金崇拜的先例,古代人们的“拜金传说”与太阳息息相关。
  在世界各种传说和神话之中,太阳和黄金都是被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古希腊神话之中的太阳神阿波罗,驾着一辆黄金打造的马车,就连拉车的马也都是浑身散发着金光。在古埃及人的眼中,黄金是“可以触摸的太阳”,是太阳神的象征。
  在傅小凡看来,金沙古蜀人用黄金打造太阳神鸟,就是因为黄金能够发出金色耀眼的光芒。人们之所以喜欢金色,就是因为它让人想起天上的太阳。黄金是一种稀有金属,获取它非常艰难,拥有黄金的人,具有超凡能力,掌握社会公权力。因此,黄金成了权力的象征。所以说不管是三星堆用金箔包裹的权杖,还是古埃及法老脸上佩戴的面具,也都是权力的象征。

古蜀历史的演变
金沙文明代表着人文精神的崛起

  学界普遍认为,金沙文化正是三星堆文化的延续。在商周之际产生的战乱中,古蜀国被消灭,他们埋葬掉大量象征权力的金器青铜,形成了现在的三星堆遗址。但蜀人未亡,古蜀文明又在同一片土地上盛开,有了后来的金沙文化。三星堆文化大约消失在商周之际,金沙文化消失于战国时期,前后相差约600年。
  傅小凡教授说:“金沙文化遗址中还发现一大一小两件金面具;三星堆遗址中也出土了六个金面具。显然,古蜀国人,有用黄金打造面具的传统。”金沙遗址出土的金面具与三星堆出土的金面具极为相似,都显得棱角分明,带有一定夸张意味,这说明金沙遗址与三星堆遗址之间,有着紧密的承袭关系。傅小凡教授称,这两个地方出土的黄金面具,用途应该是一样的。
  可是金沙遗址中还出土了一枚小号的黄金面具,仅有三四厘米见方,根本遮不住人的脸。那么,这枚小面具是干什么用的呢?傅小凡教授说:“这个小面具不到巴掌大,适合把玩。此外,金沙和三星堆之间的区别,不仅金面具比较小,三星堆出土了大量青铜器,规制巨大,金沙遗址只有少量青铜器出土,而且规制很小。”傅小凡教授称,古蜀文明的艺术家,在做青铜器和黄金面具造型的时候,已经不是写实,而是重点再现精神层面的东西,我们称之为写意。傅小凡教授说三星堆遗址出土的文物过于沉重,宗教氛围很重,而金沙文明的代表文物显然轻松很多。
  通过一系列的比对和分析,傅小凡教授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金沙文化表现出宗教性降低,人的地位上升,人文氛围浓郁的特征。这与中原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思想解放的人文主义思潮有着一致性。”而古蜀历史中人文主义的发展,这也成为傅小凡教授本期大讲堂阐发的核心观点。
  傅小凡教授说:“公元前316年,蜀国被秦国打败,成为秦国的蜀郡。但是古蜀文明并没有消失,她成为中华文化的重要源头之一延续至今。我们在四川人民身上依然能够感受到古蜀文明的不屈不挠、坚忍不拔、乐观开朗、热情奔放的精神和情怀。这一点在抗日战争中得到充分地体现。”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