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原创舞剧《努力餐》开票 讲述成都百年餐厅的革命故事

2020年07月23日 10:19:25 来源:成都日报
记者 李雪艳 编辑:杜佳佳

《努力餐》排练照

成都祠堂街有一家特别的餐厅,透过巨大的玻璃窗,可以看到整洁质朴的仿古建筑,正门黑漆匾额上,是3个烫金大字——“努力餐”。80余年前,这里曾是中国四川省委的秘密党组织联络点。这家百年餐厅,如今依然迎来送往,宾客满门……

昨日下午,大型原创舞剧《努力餐》媒体见面会暨开票仪式上,主办方正式公布了舞剧《努力餐》2020年9月4日、5日、6日在成都城市音乐厅(歌剧厅)的试演场次安排以及门票、售票渠道等消息,公众可以通过在大麦网搜索“舞剧《努力餐》”等关键词购票,同时主办方还将举办公益专场,邀请在疫情期间奋战在抗疫一线的英雄们观看演出。

明年正式首演

献礼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大型原创舞剧《努力餐》在中共四川省委宣传部、四川省文化和旅游厅指导下,由中共成都市委宣传部、成都市文化广电旅游局、中共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出品,成都艺术剧院有限责任公司制作演出,是成都市向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献礼的重点舞台剧目,由中国舞蹈界新锐青年编导王思思和钱鑫共同创作。项目集结了国内一流的主创团队,编剧潘乃奇、作曲王喆、舞美设计刘科栋、灯光设计邢辛、多媒体设计胡天骥,主要演员黄琛迪、李香宇、高德瑞、祁野等都是业内的佼佼者。

该剧以努力餐楼为切入点,以在努力餐楼进行革命活动的诸多先驱者的感人故事为原型进行创作,讲述了一代共产党人如何在餐楼的掩护下开展革命工作、捍卫信仰的生死暗战。在历经1年多的构思策划、剧本打磨、编舞创排,剧目将于2020年9月4日至6日试演与观众见面。试演后再广泛征求修改意见,进一步打磨提高,将于2021年正式首演以最高艺术水准的呈现向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献礼。

融合天府文化

告诉你“努力餐”多努力

舞剧《努力餐》将众多革命者波澜起伏的人生经历浓缩至两小时内,在他们身上注入了一代四川共产党人的人文气质。同时,塑造了“车老板”“黄三妹”“亮嗓子”“冷处长”等主要人物,讲述了独属于四川这片土地的革命故事。观众通过舞台作品,在了解四川优秀共产党员的革命历程的同时,亦能记住很多独属于四川、独属于成都的文化特征。编剧潘乃奇介绍,整个剧本,主创人员磨合了一年多,剧本改了20稿。导演钱鑫接受采访时表示:“随着时代的更替,努力餐已经被赋予了丰厚而深远的内涵。希望更多人在看完这部舞剧之后,能够明白‘努力餐’三字所承载的精神力量。”

小餐馆,大社会,如何将浓浓的四川文化气息注入到革命的氛围和革命者的生活中,也是创作过程中的重点。经历了多次实地考察和采风,主创团队最终选定了三组天府文化的精粹亮点,融入戏剧表达,开创了三组四川文化与舞剧融合的“第一次”。

据介绍,这是第一部将“吃川菜”搬上舞台的舞剧,一切隐秘的战争,都化在吃喝中。餐楼避不开“吃”,四川成都的饮食文化原本也极富盛名;因而“吃”也成为了舞剧中的主体表达之一。四幕戏中,每一幕都有一次吃:从川菜、担担面到串串、火锅。每一场“吃”都会紧跟剧情发展、体现人物成长与冲突、承载剧情表达,将如此生活化的片段做艺术加工、搬上舞台,这在传统以抒情为主的舞剧中极为罕见。

《努力餐》首次融入四川典型器乐和川剧特点,作曲王喆将川剧锣鼓配乐的虚实相生、遗形写意的美学特色融汇其中。剧中,主要人物“亮嗓子”是一名在餐楼内表演川剧的变脸演员,同时也是一名中共地下党情报员。川剧元素将在他身上得到淋漓尽致地体现。

在舞剧结尾段落的设计上,《努力餐》则破天荒地加入了说唱。导演钱鑫在采访中表示:“在成都博物馆,我们发现,3000年前的说唱俑就是在成都发掘的,而说唱一直到今天仍受到大众喜爱。说唱的形式,恰恰表达了四川人包容、乐观、不拘的生活状态。”作词者、《努力餐》编剧潘乃奇在创作过程中,参考了大量说唱作品,来寻找创作风格。在这个过程中,她将二十世纪的革命气质与现代人的精神力量相打通。“在动荡战乱的年代,努力努力,血战到底,这种精神如今仍然存在,不断向上、自我奉献的精神,不会随着时代流转而改变,这首说唱,也是献给所有时代,所有的英雄。”

观众司空见惯的形式

都要推翻重做

舞剧《努力餐》由大型民族舞剧《醒·狮》原班制作团队倾力打造。《醒·狮》曾以极具创造力的形式,将传统非遗文化与现代舞台艺术相结合,在年轻观众中轰动一时,被誉为“年度最燃舞剧”。如今在《努力餐》上,创作团队也在寻找本剧与现有革命题材舞剧之间的差异性,不断站在观众视角审视、推翻原有台本。导演王思思说:“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在故事、结构和表现形式上作出突破,观众司空见惯的、似乎看见过的形式,我们都要推翻重做。”

在舞美表现上,剧中最重要的空间“努力餐楼”没有被具象复原,而是选择用竹质建筑风格解构重组的方式,来构建富有象征意味的餐楼场景,并且融入了与“车老板”生平相关的种种文化符号。白天,这里摆放着竹桌木椅,清凉巴适,富有韧性。夜里,这里又化作《大声报》的秘密刊印基地。从《大声报》的意象出发,舞美上使用纱幕和垂吊的画笔,既构成餐楼梁柱,又像是字与纸的《大声报》。随着舞台结构的位移、组合,空间在大小之间变换自如:时而是餐楼大堂、时而是后厨,时而又变幻为瓦片、包厢……多媒体的运用,更是为整体视觉锦上添花,在抽象中注入具象表达。街道上的行进、转动的密码墙、注音符号和麻将牌等,让虚拟空间和舞台之间产生了巧妙的呼应。舞美设计刘科栋表示:“我喜欢透过事物的表象深入其中,抓住它的灵魂,再注入创作者的解读。这个舞剧的风格应该带有强烈的当代视觉符号、中国文化的美学感受和深刻隐喻的空间构成。我希望能够通过舞美,带出戏本身既神秘冷峻,又有些诙谐,在热火朝天中感受着死亡逼近的寒意,还应具有爆燃全场的情感转换。”

成都日报记者 李雪艳 图片来自成都艺术剧院 

特色栏目